内容

真相最重要

                                     垣山

 

ICIJ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121在美国发表《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披露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家/亲属及其它精英,在海外避税天堂维京群岛和库克群岛等地存有巨额财富达数千亿美元。榜上在列的包括,今上习近平、前上邓小平和胡锦涛,以及李鹏温家宝叶剑英王震彭真粟裕戴相龙等一大批中共权贵。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习惯性地避称不了解实情,但却对ICIJ 报告的动机大加质疑。

 

动机怎么了,ICIJ 报告有其自己的动机又咋地,关键是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ICIJ当然不会为中共唱赞歌,可中共欲以质疑报告的动机而回避或抹杀报告披露的情事,显得中共当局是多么的虚弱。ICIJ的报告是一份资讯文件,显然有据可考,有账可查。如果中共的内心是踏实的,大可提出反报告,并对ICIJ报告的失实处提起告诉。可能么?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因为议了几十年,中共连官员财产公示这个全球137国家和地区通行的做法都不敢实行,大批裸官执掌要津,怎么会触动这个敏感的禁区呢。中共的对策无非就是加强资讯封锁,不让内地民众了解真相,同时严厉打压异议人士。上周在北京,当局判处要求公示公务员财产和公平教育权利的新公民运动创始人许志永律师,入狱4年。这就是习新政的真面目。国人逐渐意识到,在没有官员财产公示的前提下,任何的改革高调和反腐壮举只能是个更大的谎言,抑或掩盖着对国家财富更猖獗的窃取。

 

不敢向人民公布官员的财产,原因之一恐怕是当今大量官员的财产与其合法收入不相符。权贵和利益集团不会允许财产公示的发生。说今上的改革愿望受利益集团的阻挠也不成立,因为习不仅是当今统治集团的代表,还欲继承前三十年毛泽东的资产。几十年来国家在统治集团手里,先剥夺人民私有财产变转为公有制,继又变公有制为私有制及带有私有色彩的权贵官僚制,整个洗牌过程全由统治集团自身操控,当今权贵们的财富来源应该已不是秘密了,只是财富的量和度令人费猜。当国家都几乎成了统治集团窃取的私产,草民们欲求官员公布财产真相,其可能性实在不大。

 

不敢向人民公布官员财产的原因之二,是怕当局的统治基础和其各色社会主义理论谎言倾刻瓦解。人民会惊奇地发现,原来百年来中国仍然是个专制社会,只是从皇族专制转变为集团专制而已。第一代的权贵通过政治行政经济等手段,将福泽延及其儿孙辈,甚至重孙辈。一种新的世袭罔替正在中国形成,而制度、教育及缺失传统贵族精神的权贵土豪们,又使得底层阶级向上流动的可能几乎为零。这种非稳定状态,与百年前的满清末年有些相似。要说当今国家不存在满清时代的外来压力,由于在海外的财产和利益,官员们被套牢,已某种程度地成了外国势力的人质或代理,这是另类的外来压力。真不知中国梦会做成何种情景。

 

理论上说,国家领导人和官员的子女亲属当然也有做生意发财致富的权利,问题是法治国家应相应具备完备的利益冲突防治法。如今连公务员财产公示法都没有,利益冲突法更是遥不可及。但在中国,即便有了这些法又怎样,当局者不遵法执法,并用高压剥夺人民的监督权,一切还是归零。所以法治须有民主来垫底。恕笔者悲观,民主法治和宪政似乎离中国还有相当距离。当局反腐也好,打虎也罢,人们好像在看戏台上的权斗剧。当冷眼观戏的情绪亦失却时,便是当局的信用彻底破产日。习近平为端稳盘子欲承接毛泽东的遗产,但毛泽东的真谛岂是容易学的。不管人们对毛如何评价,也不管国人如何对毛是喜或憎,在中国这种社会,文革的社会基础依然存在,另类毛泽东的出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左右的,很可能为时势所造就。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