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草根平民指望不上的两份政府预算

The federal and Ontario budgets were released last week. YuanXiang writes that both budgets disappoints the middle class and benefit the rich more than the poor.

 

上周,本国最大的两个政府的财政预算相继出笼。如果说联邦保守党政府的预算,是为今年的联邦大选度身订造的话,那安省自由党政府的预算则更像是场雄心勃勃博弈的计划。如果说保守党延续了一贯的倾斜高端阶层的话,那安省自由党同样也忽略了草根平民的利益。在这样的两份预算下,日子依旧按原来的惯性走,很多人感觉不到有多大的新意。

 

说联邦保守党政府的预算为今年的大选度身订造,首先是哈帕保守党政府止住了连年的财政赤字,第一次做出了一份平衡预算。仅管经历了长久而众多的紧缩,也有批评卖家产(21亿GM股票)作添补/粉饰,但在石油价格暴跌的情形下,以及在中东空袭和国内加大反恐的额外支出下,联邦保守党政府能做到预算平衡尚属不易,也算是对选民的一个交待。从年度免税存款额由五千五百提高到一万,明显对富人及部分中产阶级有利,根本无关占人口大多数的平民们什么事,至于对伤残者的某些补贴仅点缀而已;而对日趋严重的昂贵的城市平民住房问题,无论联邦保守党政府还是安省自由党政府的预算,都惊人相似地予以省略。面对全国日益迫切的交通基建,哈帕政府相当技巧地把该基金设在2017-2018,起动为7亿5千万元,以后年投放10亿,既避免联邦的即刻支出,又向选民传递信息:唯联邦保守党执政此事方成。

 

与联邦政府的那份小心翼翼算计精良的预算相比,安省自由党政府的这份预算可谓气魄宏大,1013百亿基建计划、近5百亿的交通基金投资大手笔,真把个联邦比得相形见拙;可1319亿的年度支出中,有85亿约整个预算的6%是赤字,省府的负债将达约3千亿(光付年利息就达168亿),负债摊到每个省民的头上是21642元。期待于2017-2018平衡预算,平头老百姓敢跟韦恩上这么高注的大台面么?众多的交通线,本地的客源本来就有限,任何一条的失当,埋单的当然还是省民。

 

如同联邦政府,其实韦恩政府同样生财乏术,省府的操作费用除了日后编花样增税,也只能卖家当,这次就欲出售一电力公司60%的股份约得40亿。如果说此款用于交通项目倒还算师出有名,但变卖学校资产、减低医疗资金增长率,砍5.5%的教育、司法、儿童及青年服务,又算那门子路数。城市平民廉价屋事项,同样在韦恩的预算中隐去不现。

 

联邦保守党对高端阶层的倾斜是毋庸置疑的,仅管给小企业降2%的税,但本国大公司的税率仅是美国的约1/21/3。仅本国的四大银行年盈利达三百多亿,为联邦或安省通常年度赤字的三倍。理论上联邦不规管最低工资,但韦恩的安省政府为什么无视最近美国及本国关于15元最低工资的强烈社会诉求呢,区区两毛五分钱的提升不算是调侃罢。草根阶层的改善或富裕,是增加政府税收、减轻社会负担、促进生产和繁荣经济的最基本要素。自由党口口声声要做中产阶级的代言人,但如今的中产阶级概念在变化,除了警察多伦多昔日的中产阶级在流失,没有稳固的低端阶层之抬升,中产阶级的来源日竭,照顾及平衡不了全民的利益,最后终将遮不住为大资本效劳的面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