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密技术和隐私保护法令警方难以破案
Added search warrant prevents police from catching criminals on time

加密技术和隐私保护法令执法机关越来越难以收集证据和追捕包括娈童者、恋童癖者和毒贩在内的各类罪犯。据《多伦多星报》的调查报道称,尽管警方调查的案件数量越来越多,但他们所能解救出儿童人数却减少了一半。

Encryption and privacy protection laws have made it increasingly difficult for law enforcement to collect evidence and to track down offenders – including child molesters, pedophiles and drug traffickers. According to the Star investigation, despite a growing number of investigations, the number of children rescued by the police has reduced to half.

 

(大中泊然报道)多伦多警方儿童性剥削高级调查员克拉奇克(Paul Krawczyk)假扮恋童癖混入一个网上论坛,在那里有一些匿名网民经常相互分享让人匪夷所思的想法,包括如何引诱儿童进行性行为和让他们服用迷奸药等。

 

据拉奇克称,他混入的论坛名为“男孩之爱”,其中有许多人都热衷于和3岁至9岁的男孩发生性关系。同时这些人也会在网上分享如何躲避警方追捕的技术技巧,比如使用特定的加密聊天程序。

 

《多伦多星报》和Scripps News共同进行的调查详细呈现了娈童者、毒贩和有组织犯罪成员是如何利用斯诺登事件后的隐私保护措施,包括极其先进的加密技术以及更加严格的搜查证申请要求躲避警方的追捕。

 

虽然更加严密的隐私保护措施可以化解人们的隐私外泄担忧,但警方却指出这些措施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那就是由于警方越来越难以收集证据,犯罪分子可能会因此逃脱法律制裁。

 

与此同时,这也突显出数字时代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我们应该如何平衡个人隐私保护与警方的犯罪调查能力。

 

一方面警方警告称,由于他们被耗时耗力的司法官僚制或牢不可破的加密技术束缚手脚,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在另一方面,隐私倡权者则称更加严密的隐私保护措施可以让人们得到更好的保护,从而可令他们免于从专制政府到狡猾罪犯带来的犯罪威胁。

 

安省省警副专员托德(Scott Tod)指出,微软、谷歌和亚马逊等数码巨头虽然已经开始带头进行有关隐私保护的讨论,但有关安全方面的讨论却未有出现。

 

据托德称,由于现代加密技术牢不可破,安省省警目前只能凭搜查证查看约20%的数字通信内容。因此,警方也越来越难以破解一些包含至关重要证据的加密设备。

 

《星报》调查记者在数名警员的陪同下得以一窥位于奥里利亚市安省省警总部的“证据库”,在那里存放着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凭搜查证查获的大约1000件电子设备,其中包括手机、电脑硬盘、平板电脑和存储卡。

 

据警方介绍,目前一宗典型案件通常需要分析三或四个电子设备,有些重大案件甚至可能需要分析多达50个电子设备。

 

虽然安省省警刚刚开始追踪有多少电子设备是无法解密,但据调查人员称,使用牢不可破的加密技术的电子设备已经越来越多,这已经成为一种迅速发展的趋势。

 

克拉奇克最近对一宗儿童性剥削案进行调查时就查获了一个手机,据他称,这部手机几乎和砖机无异,警方很难查看其中信息,因此也更加难以藉此追查罪犯。

 

加密后门不可能实现

和安省省警一样,加密和隐私保护法也令美国执法机关越来越难以收集证据。据纽约曼哈顿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称,在过去不到12月的时间里,警方查获了近111部无法解密的iphone手机。

 

加拿大警方和美国警方都提供了因为警方无法获取证据,而导致调查工作陷入停滞的案例,其中包括多伦多警方曾查获一个电脑硬盘,警方相信其中包含大量儿童色情作品,因此可以提供证据并有助于解救受害者;美国警方在一宗谋杀案调查中查获一个加密手机,其中的通信内容有可能帮助警方破案;还有一些案件则是因为警方无法获得搜查证而未能及时介入调查。

 

皇家骑警也引用一个案例称,他们曾试图拦截高层毒贩间的加密电子邮件。据皇家骑警警官普夫莱德雷尔(Harold Pfleiderer)称,在获得司法授权后,皇家骑警花费了数千小时的努力,但最终仍因为各种技术问题和司法挑战而以失败告终。

 

但是包括美国科技巨头在内的隐私倡权者曾在公开声明中明确表示,放松隐私保护以协助警方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警方呼吁当局开放“后门”,以允许警方进入加密设备的要求之所以被驳回,是因为有技术专家称这有可能导致黑客、有组织犯罪分子和敌对的外国政府利用“后门”行事。

 

隐私倡权组织电子边界基金(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的代表律师卡多佐(Nate Cardozo)称,警方凭理由充分的搜查证查看娈童者的短信无可厚非,但是想要开放一个只让执法者进入的后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大部分执法机关内部人员都承认斯诺登爆出的美国国土安全局的秘密监听项目造成巨大损害,但许多人亦认同隐私关注合理合法,为警方开放加密后门可能会带来大问题。

 

执法机关内部人员亦承认,他们未有向公众说明相关问题。由于隐私保护措施越来越严格,美国警方和加拿大警方越来越难以获取电子设备内的实际数据。除了安省省警,其他一些执法机构都表示他们已经开始记录相关问题。

 

斯宾塞案裁决

据多伦多警方警队探长戈丝( Kim Gross)称,尽管自去年以来多伦多警方调查的儿童性剥削案件数量越来越多,但警方解救出的儿童人数却减少了一半,同时警方逮捕和指控的嫌犯数量也有所下降。

 

戈丝称,这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去年的斯宾塞(Spencer)案裁决中称,加拿大人对涉及基本注册信息的网络隐私权抱有合理期望,其中包括他们的姓名、地址和IP地址。最高法院同时告知警方,今后警方在要求互联网服务商提供可以确定用户身份的基本信息前,必需先向法院申请搜查证。

 

因此,警方现在在获取嫌犯的基本信息前,都必需先向法院申请搜查证,而这一过程通常都需要耗费一个月时间,而在过去警方在数小时内就可以从互联网服务商处获取相关信息。

 

戈丝表示,斯宾塞案裁决加上加密技术无疑是一个致命的组合,使得警方的调查工作变得愈发艰难。

 

除了多伦多警方,加国其他执法机构也都感受到斯宾塞案裁决带来的影响。据安省省警儿童性剥削调查组负责人泰勒(Lisa Taylor)称,自从斯宾塞案作出裁决后,安省省警儿童性剥削调查员提交的调查案件数量增加了一倍,但被指控的嫌犯却减少了一半。

 

在安省省警警员看来,警方在要求互联网服务商提供可以确定用户身份的基本信息前必需先向法院申请搜查证,就好比警方在公路上拦截违规驾车者之前必需先提交正式的司法申请,然后再花费数周等待法院批准,而此时违规驾车者早已无影无踪,相关证据也全都消失。

 

在今年8月,加拿大警察总长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Chiefs of Police)通过一项决议,其中明确指出斯宾塞案裁决导致包括性剥削和性虐待、欺诈以及“涉嫌极端主义”在内的一些刑事罪案调查半途而废。该协会呼吁联邦政府创建合理法规,并提供了以下三种选择:

选择1:建立一个管理协议(无需搜查证),以便警方从电信公司获取用户基本信息;

选择2:创建涉及获取用户基本信息的司法命令程序;

选择3:对隐私期望较高的用户信息走司法命令程序,不太敏感的用户数据则走非司法的行政程序。

 

牢不可破的苹果iPhone

最新的苹果iPhone手机亦给现代警察带来深深的挫败感。对于警方来说,苹果自诩拥有牢不可破的加密技术的新操作系统也意味着他们查获的手机将会变成一块昂贵的板砖。

 

甚至连苹果公司都表示,其无法解密加密的iPhone手机,而这也意味着警方辛苦申请到的要求苹果公司给予援助的搜查证也将会变成废纸一张。

 

在今年4月,29岁的孕妇米尔斯(Brittney Mills)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首府巴吞鲁日被谋杀,警方随后要求苹果公司帮助获取米尔斯上锁的iPhone手机内的信息。但是苹果隐私和法务团队在今年9月致信巴吞鲁日警方称,由于死者手机是使用iOS 8或更高系统版本,该公司无法提取手机内的信息。

 

负责处理米尔斯案的地方检察官摩尔(Hillar Moore)称,该案的调查因此陷入停滞,警方对此深感挫败,而谋杀两条人命的凶手现在仍逍遥法外。

 

在加拿大也有类似的案例,据安省省警副专员托德称,对于此前的iPhone手机,安省省警只需从治安法官那里获得搜查证,就可以飞往美国加州的苹果总部对加密手机进行解密,而警方现在却再也做不到这一点。

 

搜查证挑战

谷歌、微软和推特等美国科技巨头的电脑硬盘内包含许多刑事案件的关键证据,但是当警方持搜查证要求这些公司提供储存在其超级硬盘内的电子邮件、短信和图像等信息时,他们有时候却并不愿意积极合作。

 

2013年美国警方对一宗谋杀案进行调查时,申请了三份搜查证要求谷歌提供一名用户的记录。但是由于谷歌未能在搜查证的截止期限前提供该名用户的信息,从20134月一直拖到6月才行动,从而导致调查人员寻找的一些关键记录被谷歌的系统清除。

 

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因此将谷歌告上法庭。20146月的法庭文件显示,谷歌承认其法务团队因为流失数名经验丰富的员工,并且一台电脑在检索相关信息时出现工具失效故障,导致其出现严重延误。

 

谷歌同时表示,其已经增加人手应对积压的执法机关要求,并设立了一个专用电子邮箱用于加速处理尚未执行的搜查证。

 

美国国家刑事调查机构科技和数字证据委员会主席马修斯(David Matthews)指出,当局理应对未有遵照搜查证行事的科技公司进行追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