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人权仲裁厅将流产划为残疾类
Tribunal ruling could be a game changer for pregnancy loss

依照人权法典,抑郁症、肥胖症和毒瘾等症在加拿大都被认定为残疾。而安省人权仲裁厅最近作出的一项裁决又将流产划为残疾类,该裁决可能会导致全社会重新审视流产问题。
Under the human rights code, Canada recognizes a variety form of disabilities –ranging from depression to obesity to drug addiction.   But Ontario Human Rights Tribunal’s ruling has added miscarriage to the list of disabilities. The ruling could be a potential game changer for pregnancy loss. 
 
[大中报张焕然报道] 安省人权仲裁厅上月处理一宗就业歧视案时作出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决,将流产划为残疾类,有专家指出,该裁决可能会导致全社会重新审视流产问题。
 
流产划为残疾类
安省人权仲裁庭在作出裁决时称,流产是一种罕见的状况,有可能影响女性的社会贡献能力。该案缘于Winnie Mou状告其雇主——渥太华项目管理公司MHPM Project Leaders对她进行歧视。
 
据Mou称,由于她因遭受深层组织损伤和在2013年6月流产而无法完成业绩指标,最终遭到公司解雇,虽然她声称受伤和流产已导致自己残疾,但雇主却拒绝通融。
 
MHPM公司则辩称,受伤和流产都不会造成永久性或持续性伤害,因此Mou并不会因此残疾。
 
但是安省人权仲裁庭审判官斯科特(Jennifer Scott)站在了Mou这边,她在临时裁决中称,流产不应被视为短期损伤。
 
斯科特在裁决中称,流产并不是普通疾病,当然也不是短期损伤,申请人的证词亦清楚显示她在流产后一直受到严重情绪困扰,直到现在都无法摆脱。
 
流产女性身心俱痛
韦伯斯特(Samantha Webster)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她在2013年曾连续两次不幸流产,这给她带来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伤害,由于周围的人对她缺乏理解,她一度萎靡抑郁,曾经一连几周躲在家里足不出户。韦伯斯特在接受采访时称,那些无法理解她的人对她横加指责,而缺乏医疗帮助更让她感到寒心。据韦伯斯特称,在她流产后,医院只给她寄了一本流产手册,而医生则告诉她,只有在她流产三次后,他们才能进行相关检测。
 
维斯博特称,人们通常都会更加认同残疾人士每天都要应对情绪压力,歧视以及孤独感,而实际上她当时的种种遭遇与残疾人士相差无几。
 
维斯博特同时表示,或许并不是所有流产女性都会经历像她和Mou这样的艰难岁月,而这些女性可能也不会认为有必要将流产划为残疾类。但是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很多需要更多理解的女性可以更加坦然地面对这个问题。
 
法律人士喜忧参半
多伦多就业法律事务所Rubin Thomlinson的管理合伙人Christine Thomlinson则表示,多年来,在相关领域建立案例法的安省法庭已对《人权法》作出非常宽泛的解释。目前肥胖症、毒瘾和抑郁症等问题在加拿大都已被正式划为残疾类,因此安省人权仲裁厅的最新裁决并不是特别出人意料。
 
但Thomlinson同时也指出,该裁决将会促使雇主和雇员挑战灰色地带,并迫使他们进行更多工作之外的对话。
 
Thomlinson认为该项裁决具有积极意义,但他同时亦对罕见流产病例的数量提出质疑。Thomlinson称,如果出现大量基于流产提出的伤残索赔,雇主可能会难以应对。
 
美国妊娠协会(American Pregnancy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有8%至20%的怀孕女性在妊娠20周内流产,而在这其中有80%孕妇是在妊娠12周内出现流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