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全家喜爱的狗狗离我们而去了
Our pet Fafei is gone

我家的狗狗Fafei,去了。我难过至极,眼泪夺眶而出,已成为这几天的常事。难过的是,并非寿终正寝,而是尚在刚过中年。

我善于观察事物,早在前一段时间,就发现它有厌食的状态。我还向女婿反映给它换食,谁想,换了口味,还是如此情形。坚持了一段时间,只好带它看医生,经过服药不见好转,精神也日渐萎靡,还以为有可能是后院的蔬菜过敏呢。又过了几天,我突然发现尾巴上有鲜红的血迹,又带它去医院上药,包扎,并带回药继续服用,还不见好,再去医院时,说已病入膏肓,不可挽救,生命已到尽头,就这样反复几次之后,一个生命结束了。

我和它整日厮守,已有四年光景,初来时,它刚三岁有余,见家里桌椅沙发,都是他磨牙咬的洞,心里很烦,甚至不愿看到它,但当家人上班上学后,它主动和我示好,跑到我面前和我亲热,一次两次不理睬它,日久天长,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一来二去我们之间有了很深的感情。

回忆起来,它确实有些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每当我唱戏回来,它会用两个前爪抓住我向我表示思念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它懂得了我坐在那里看东西时是我闲下来的时候,因此它会把嘴巴放在我的腿上,享受一下人们抚摸它时给与它的温暖。自从房间由地毯改为地板后,为了怕它的爪子抓坏漆面,规定它只能呆在铺有瓷砖的厨房里,不许它像以前一样在各屋乱串。它居然能懂得这一规定。有时我们把通往客厅的厨房门打开一点间隙,流通一下空气,它也能从门缝钻出来,到了客厅,但它绝不走远,就爬在厨房门口。我从外面回来,见此情景,越发觉得它可爱。有时在后院,晚上进屋时,我从客厅进入,它却在那里徘徊,等我到厨房,打开通往后院的门时,它才从那里进入。也就是说,它该呆在哪里,该从哪里进出,是记在心里的。它病情加重后,爬也不想爬起来。突然有一天,又能去到后院,见我坐在那里,连忙伸过嘴来让我摸它,可当我看到医院给它尾巴上裹着严严实实的纱布时,一阵心酸,想推开它,硬是不走,于是狠下一条心,嚇它走开了。但我并没有意识到,它的生命即将结束,如果当时能想到这里,决不会做出如此不尽人情,令它失望的举动。此后,它一蹶不振,再无精力和人们亲近。

人是高智商的感情动物,长期和这么一个善解人意且为这个家过看门护院做出积极贡献的狗狗相处,它的突然离去,怎能不令人伤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