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雇员身份被拒,低收入推销员向能源商发起法律诉讼
Low-income sales agents sue energy company for misclassifying their status

一些上门推销能源合约的推销员并未获得雇员身份,而是被归类为无权享受最低工资的“独立承包人”。据一起代表Just Energy推销员的集体诉讼称,该个价值数百万元的电力零售商通过对其推销员之雇佣身份进行不当分类而获利自肥。
Not being granted employee status, energy sales agents who knock on your door were classified as “independent contractors” who are not entitled to minimum wage. A class-action lawsuit on behalf of sales agents of Just Energy claim that the multi-minion-dollar utility retailer unjustly enriched itself by misclassifying its salespeople. 
 
[大中报张焕然报道] 在过去18个月里,Haidar Omarali一直在接受价值数百万元的电力设施零售商Just Energy的工作指示,他被告知要按照预先写好的脚本与客户进行交流,要按照公司要求进行着装,并且一直在接受该公司的培训、监督和管治。
 
看起来Omarali理应是隶属于Just Energy的雇员,但是据一起最新发起的集体诉讼称,事实并非如此,这也是加国首起类似诉讼。
 
在跨国公司Just Energy的眼中,Omarali根本就不是该公司的雇员,他只是一个无权享受最低工资、加班工资或其他任何职场保护的“独立承包人”。据法庭文件称,58岁的多伦多居民Omarali因此每周至少需要朝九晚九工作六天,才能拿到该公司提供的佣金,而有时候其每小时所获的佣金仅为$3.32元,远远低于安省每小时$11.25元的最低工资。
 
该项代表7,000名Just Energy推销员的集体诉讼称,业务遍及北美和英国的Just Energy公司通过错误地将其推销员归类为独立承包人“不当得利”自肥。据诉讼书称,因为只有公司雇员才有资格领取基本工资、加班费和失业保险(EI)供款等福利,因此该公司可以从中节省下大笔开支。目前该集体诉讼尚未获得法院批准。
 
据Omarali称,Just Energy之所以一直将其推销员置于最底层,是因为该公司的大部分收入都是由此得来。Omarali还称,因为自己收入微博,他有时候不得不动用子女的人寿金应对日常开支。
 
但是,Just Energy在发给《多伦多星报》的声明中称,该公司反对安省高等法院接受该诉讼,或批准相关集体诉讼,声明同时称,主审法官认为该公司“有充分理由证明自己有理。”
 
声明称,法官还认为众多监管机构此前作出的决定可令Just Energy放心无虞地将推销员归类为独立承包人,而不是公司雇员。Just Energy始终依法行事,并将继续在诉讼中积极为自己辩护。
 
知名劳工律师事务所Koskie Minsky则在诉讼概要中描述了其当事人是如何在安省各地挨家挨户地推销天然气和电力合约,而在这些低技能的弱势员工中,有许多都是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或是新移民。
 
该诉讼案原告的代理律师布朗(Jody Brown)称,这起集体诉讼堪称史无前例,因为原告实际上是在寻求法院认定所有7000名销售员都被错误分类,并因此无法享受最低工资等基本就业权益。
 
布朗同时称,发起该诉讼的主要目的是改变公司现行的错误分类方法,因为其导致许多员工失去基本保护。
 
按照加拿大的法律,独立承包人通常都应该自动工作,自己制定工作时间表并使用自己的设备。据集体诉讼称,Just Energy推销员所签订的合约就将他们归类为独立承包人,但是他们仍会被该公司的员工指派到目标社区,他们必须接受强制性培训和监督,并且需要遵守该公司的纪律,他们还被要求穿着带有公司名牌的服装,头戴有公司标志的帽子。
 
Just Energy的代理律师则在发给《星报》的一份声明中称,该公司是依照法规对推销员进行培训。声明同时称,虽然该公司推销员必须向客户说明其是公司代表,并且需要遵守公司的一些限制与要求,但他们无需遵循Just Energy规定的脚本行事,也不需要依照Just Energy的建议或意见。
 
有关雇员身份定义以及哪些人应该享有基本职场权益的问题一直引发诸多争议,由于安省的就业和劳工法一直被批已经过时无效,安省政府目前正在检讨相关法规。而劳工团体就此提出的建议之一,就是要求政府打击通过对雇员身份进行“反向举证”进行错误归类的做法,因为这种做法意味着所有员工都将被假定为公司雇员,除非他们的雇主能提供反证。
 
Omarali及其律师递交的诉讼书称,7,000名推销员分别提起诉讼将难以为继,而集体诉讼则可以为数千名弱势员工提供实现司法正义的机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