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律师会要求关闭法学院毕业生另类实习计划
Alternative articling program stigmatized in legal community

由于实习律师职位紧缺,安省许多法学院毕业生不得不参加法律实习计划,以满足成为执业律师的实习要求。但是,该个饱受法学院毕业生和法律专业人士诟病的另类实习计划已在法律界引发巨大争议,并促使律师协会委员会要求将其关闭。
Resulting from shortage of articling positions, many Ontario law school graduates are forced to take a Law Practice Program to meet the articling requirement to become a lawyer. But the program, stigmatized by law school graduates and the legal profession, has sparked big controversy in the legal community and is demanded to shut down by the law society committee. 
 
 
[大中报张焕然报道] 据《环球邮报》报道,由于旨在解决实习律师职位不足的试点计划一直饱受法学院毕业生和部分法律专业人士的诟病,安省律师协会委员会再次要求关闭这个另类实习计划。
 
安省律师协会拟关闭LPP实习计划
安省律师协会(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s)在2014年推出新的法律实习计划(LPP),以解决实习律师职位不足的问题,因为按照规定,法学院毕业生必须在律师事务所完成10个月受监督的实习,才能成为执业律师。而参与LPP实习计划的法学院毕业生则是先在一个“虚拟”的律师事务所接受4个月技巧培训,然后再进行4个月工作实习。
 
目前,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和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都在试行LPP实习计划。但是,为安省律师协会专业发展与竞争力委员会有关LPP实习计划的报告所做的调查却显示,许多法学院毕业生是因为迫不得已才参与该实习计划。
 
安省律师协会专业发展与竞争力委员会主席沃尔德(Peter Wardle)表示,法学院毕业生都很担心就业问题,相关调查发现大部分受访者并不认为LPP实习计划是适合自己的选择,他们之所以参与该计划完全是因为找不到实习律师职位。
 
该委员会的报告指出,虽然LPP实习计划的品质没有问题,但一些应聘者以及实习律师负责人却将其视为二流过渡体验式培训计划。(实习律师负责人是负责监督律师实习生的律师。)
 
安省律师协会将在今年11月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就有关关闭LPP实习计划的建议进行表决,预期届时很可能会因此爆发激烈辩论,因为就连专业发展与竞争力委员会都未有就该建议达成一致,在14名委员会成员中有3人表示反对,还有2人弃权。
 
各方反应不一
目前,参与LPP实习计划的毕业生以及试行该计划的学校已经在设法挽救该计划,并称在出台其他替代计划前关闭LPP实习计划是短视行为。
 
瑞尔森大学LPP实习计划负责人本特利(Chris Bentley)表示,关闭LPP实习计划的建议会令律师协会错失良机,该校希望律师协会会议重新进行考虑,因为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一条通往成功之路,而关闭该计划会令他们前途遇阻。
 
实际上,在安省律师协会于2014年推出LPP实习计划之前,就曾有人担心其会被视为二流培训计划,从而只能作为第二选择。事实上,律师协会的实习律师特别工作组中的一些成员更倾向于以通用培训课程替代实习律师职位。
 
相关报告称,LPP实习计划似乎无法替代长期以来一直被应聘者和专业人士所推崇的实习律师职位,因此委员会建议在本年度结束后关闭LPP实习计划。
 
截至目前,已经有700多名法学院毕业生已经完成或正在参加LPP实习计划,但相关报告指出,此举不足以为毕业生提供更多实习机会。
 
但是,该份长达200页的报告对瑞尔森大学和渥太华大学试行的LPP实习计划都打出了高分,并称该计划既严谨又充满活力,而参与该计划的应聘者都达到或超过了招聘要求。
 
资金难以为继
不过报道同时也指出,该试点计划的资金难以为继。因为该计划的资金是来自于每年加入律师行业的2000多名新手每人额外缴纳的$1,900元牌照费。而如果只向LPP实习计划参与者收费,那每人所缴的费用将高达$1.7万元,这显然会令许多人不堪重负。
 
据专业发展与竞争力委员会的报告称,有三分之一参与LPP实习计划的毕业生曾从事为期4个月的无薪实习工作;而在获得实习律师职位的毕业生中只有3%的人从事无薪实习工作。
 
此外,在LPP实习计划的参与者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自认属于少数族裔或土著群体,或是已经年过40岁,而这些群体往往最难找到实习律师职位。
 
无论安省律师协会是否会投票关闭LPP实习计划,其发牌程序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比如律师协会委员会还建议将律师资格考试改为两次考试,一次放在实习前一次放在实习后。针对所有改革建议的投票表决都将于今年11月初进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