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法律诉讼:助孕医生使用自身精子让病人怀孕
Fertility doctor sued for using his own DNA to inseminate patient

一对曾在1980年代前往生育诊所寻求治疗的夫妇最近将该诊所医生告上法庭,称其偷梁换柱使用其自身精子让女患者怀孕,并且一直向他们隐瞒相关信息,直至今年4月的亲子鉴定结果曝光真相。此外,DNA检测结果还显示他们的女儿与在同一间诊所人工受孕而生的另一名女子是同父异母姐妹。
A couple seeking fertility treatment at clinic in 1980s has filed a lawsuit against the doctor at clinic, alleging he secretively used his own sperm to inseminate the woman, and had hid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couple until a paternity test in April. A DNA test also confirmed that their daughter is a halfsibling on the paternal side to an another woman who was also conceived at the clinic. 
 
 
[大中报张焕然报道] 渥太华前助孕医生诺曼•巴尔文(Norman Barwin)因为在患者不知情或未曾同意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精子帮患者人工受孕而面临法律诉讼,目前已知的受害者至少有两人。
 
前助孕医生面临集体诉讼
据11月1日递交法庭的起诉书称,原告丹尼尔(Daniel)和达维娜•迪克森(Davina Dixon)夫妇在1980年代末期前往Broadview生育诊所寻求治疗时,巴尔文曾告诉他们是使用丹尼尔的精子为达维娜做人工受孕,但他们现在认为巴尔文才是他们的女儿丽贝卡(Rebecca Dixon)的生父,丽贝卡也是本案的原告之一。
 
起诉书称,DNA检测结果已经证实丽贝卡与另一名在Broadview生育诊所人工受孕而生的女子是同父异母关系。
 
来自Nelligan O’Brien Payne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目前正在寻求就此发起集体诉讼,并要求法庭下令巴尔文提供自己的DNA样本,以便在其诊所受孕所生的其他孩子验证自己是否是巴尔文的后代。
 
起诉书称,巴尔文在丽贝卡以及所有参与集体诉讼的原告人的母亲受孕时,就知道或理应知道他们并不是其父母的亲生子女,但却故意、鲁莽和/或草率地通过其言语和行动向丽贝卡以及所有参与集体诉讼的原告人作出虚假陈述。
 
起诉书还称,此外,巴尔文还故意、鲁莽或草率地向原告以及所有参与集体诉讼的原告人隐瞒了真正的父子关系,包括他可能是他们的亲生父亲。
 
以上所有指控均未得到法庭证实,巴尔文的代表律师哈姆威(Karen Hamway)亦拒绝就此案发表评论。
 
亲子鉴定结果令人震惊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巴尔文第一次引发争议。在2013年,他就曾因为在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的聆讯中承认曾在三起个案中将自己的精子与患者丈夫的精子混在一起给患者做人工受孕,而被吊销行医资格两个月。在这其中有两起个案在2010年提起诉讼后得以解决。巴尔文则在2014年辞去医生工作。
 
26岁的丽贝卡是在今年年初获知自己并非父亲亲生。实际上,丽贝卡在童年时就曾因为肤色较黑,而常常被问其是不是养女,但是她的父母对此总是一笑了之,从未怀疑她不是亲生。
 
在今年春天,丽贝卡被确诊罹患乳糜泻,而这种疾病通常都有家族遗传史。与此同时,丽贝卡的母亲也获知都是蓝眼睛的夫妇不会生出像丽贝卡这样有棕色眼睛的孩子。
 
于是,丽贝卡全家决定作进一步调查,最终验血结果显示丽贝卡是O型阳性血,而其父亲丹尼尔是AB型血,因此他们不可能是亲生父女。据起诉书称,在2016年4月,亲子鉴定证实丹尼尔并非丽贝卡的亲生父亲。
 
丽贝卡在接受采访时称,亲子鉴定结果令她深感震惊,但她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无关紧要,因为抚养她长大的父母是她最爱的人。
 
同父异母姐妹取得联系
该起诉讼案源于温哥华女子帕尔默(Kat Palmer)开始寻找自己的生物学亲属。25岁的帕尔默很早就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一名捐精者,而身为独女的她一直想要寻找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帕尔默称,她在三年前曾致电巴尔文的办公室询问有关其捐精者的信息,但对方却称没有任何记录。之后她又亲自去找巴尔文,而他当时则称:“你已经成年,已经有了事业,也有健康的人际关系,这一切还不够么?”
 
据起诉书称,帕尔默后来做了网上基因检测。据帕尔默称,其父母曾告诉她那位匿名捐精者有德国和爱尔兰血统,但是当她将自己的DNA数据输入Family Tree DNA数据库后,结果却显示其生父是德系犹太裔血统。起诉书称,之后DNA数据库又根据其基因遗传数据帮她找到了位于纽约市的一个表亲,而这个人也是巴尔文的一个亲戚。
 
据起诉书称,在做了网上基因检测后,帕尔默在2015年再次联系巴尔文并做了亲子鉴定,之后巴尔文在一封电邮中向帕尔默证实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其是她的亲生父亲。
 
今年9月,帕尔默和丽贝卡取得了联系,她们的母亲都是在巴尔文的诊所做了人工受孕,时间相差近六个月。最终,基因检测结果证实帕尔默和丽贝卡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据法庭文件称,如果巴尔文是帕尔默的亲生父亲,那他肯定也是丽贝卡的亲生父亲。
 
实际上,帕尔默和丽贝卡都曾在渥太华的一所特色艺术学院就读,尽管她们彼此并不认识,但却有共同的朋友。她们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联系,并打算在今年12月会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