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79号议案:绑架、利用、出卖
Bill 79: used, hijacked and sold

 
编者按:为纪念南京大屠杀的第79号议案旨在纪念成千上万名在在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中失去生命的无辜老百姓们。这项议案的初衷在华人社区得到真诚广泛的支持。然而,自提案公布以来,征集签名被利用,请愿活动遭劫持,公众热情遭践踏,社区冲突四起,丑闻不断。宁晶的文章揭示了该议案在被省议会批准前所引发的各社团机构之间的权力争斗及领导层间的矛盾争端,将议案背后的丑恶,黑暗面呈现在读者面前。
 
Editor's note: Bill 79 to proclaim Nanjing Massacre intends to commemorate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innocent lives lost to the horrific war crimes committed by the Japanese Military. The bill has gained a genuine and widespread support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ty. However, deep controversies and fierce clashes emerge as signatures for petitions are manipulated, a demonstration for passing the bill is hijacked and public enthusiasm is ruined. Ning Jing’s article paints a grim and dark picture of a power struggle between organizations, leadership crisis and social media chaos as the bill awaits to get passed in Ontario Legislature.
                     
 
 “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

数年前回国旅游时,曾经拜祭过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那堆叠的白骨,既记录了当年日军所犯的罪行,也告诉我们:任何时候我们都不应忘记人类历史上所发生的任何人道灾难,不管是哪个政权、哪个政党所为。

80年过去了,中国政府在南京为当年的灾难设立了纪念馆,并把每年的12月13日设为国家公祭日,多伦多也有部分华人响应纪念。最近,安省自由党议员黄素梅提出了一个声称让加拿大民众了解南京大屠杀史实的79号议案。

79号议案自出台以来,就在社区引起广泛争议。当我第一次把79号议案签名表拿回家让先生(他是南京人,退休后定居多伦多)签名时,他详细看过并了解了相关的组织机构后,留下一句话:我是南京人,我会记住南京屠杀历史,但我拒绝为此议案签名!问其为何?他说,过段时间你再看吧。

果不其然,随后围绕着该议案所发生的道德绑架、利用与出卖等种种怪相,不仅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更让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冤魂难以安息!

(  一 )绑架
 
通过长时间宣传,很多人虽然未必对亚洲的历史和现实那么清楚了解,但或多或少知道了签名支持这回事。于是大家带着朴素的“爱国”感情和“民族大义”纷纷签名,有其他族裔人士在华人的鼓动下也签上了名字。但令人遗憾的是,在签名过程中也发生了不少违背民主社会请愿签名原则的事情。在很多场合我们不少见到,有的同乡会会长、有的义工,既不向别人仔细解释,也不理他人内心想法,见人就塞上表格,以爱国的名义“逼签”,并且声称:不签就不是中国人,不签就是汉奸,不签就没有人性……。 

我不排除有像我先生这样的人,他会牢记南京大屠杀,也会教育自己的下一代珍惜和平,维护加拿大种族和谐的局面。但是如果有人不认为还有必要纠缠那段历史,或者有人不认同这种签名方式,再或者有人对自小受到的宣传教育有反思而拒签……,这也很正常。然而在签名运动组织者看来:这种事情无须思考,更不能拒绝,签与不签是爱国华人与汉奸的区别。

从这种签名方式来看,支持79议案其实已经成为了赤裸裸的道德绑架。组织者以爱国的名义绑架大众签名,为政客、侨领等捞取现实和潜在的好处。甚至连中国使领馆官员也不知是被绑架还是本来就是推动者,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支持79议案。

按照《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外交官不得干涉驻在国的内政。79号法案的组织者不顾外交公约,在多个场合要求中领馆官员表态并号召华人支持,甚至在新任驻加大使卢沙野初访多伦多时,也有侨团人士请功报告,这就将中国外交官置于一个非常尴尬、危险的境地。

(  二)利用
 79号议案本来是个私人法案,如果照正常的程序走,顺其自然看投票结果那就是了。但议案从提出之日起,就有太多的利益方参与进来:政党、议员、协作组织机构、义工、签名民众等等。各方的着眼点不同,也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利益谋求:有的为了申请政府的拨款资助;有的为了政治前途;有的为了经济利益;有的为了个人名声;又有的则是为了积累人脉……。

如何把一件事做到利益最大化,满足那么多人的欲望呢?光是不声不响将议案提交议会显然不行,于是一个大方案出台了:征集十万人签名。在完成十万人签名的过程中,大家都均衡了自己的利益。然而,这十万个签名管用吗?没有法律、没有前例、没有任何政府部门说有用!但这依然是联结各方的一个轴心,也是造势的手段。围绕着这个主轴,大家以合作的名义相互利用:不差钱的出钱,人多的出人,有场地的出场地……。

不管参与这场签名游戏的人各自有什么目的,似乎都遭到某些幕后操纵者的利用.
 
(三)出卖
由于当初提出的十万个签名的目标难以实现,所以79号议案签名截止日被迫一而再、再而三地延期,现在已经变成了无期。在这种情形下,又有个号称请愿团的组织花开另枝,别出心裁地想出了用写公开信和千人集会请愿的方法给议会施压,以促使议案通过。
此方案一出,当时得到多方的赞成,很多人认为这是除十万签名之外向议员们施压的有力武器。但是如何使用好这一武器,支持79号议案的组织方却与请愿团心存异见。
 
依请愿团的原定方案:他们将于5月16日在省议会前请愿,但谁知另外一方却忽然得到了与韦恩省长见面的机会,于是他们希望“挟集会以令省长”:如果谈判不成功,再搞大规模的集会施压。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按照原计划举行集会,就开始意见不一、内部“打架”。于是原定的集会被推迟,请愿团已经付出了大量金钱和人力的代价化为乌有,新闻发布会也被临时取消,他们还被另一方警告:“……如果集会不推迟,发动者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就这样,广大群众热情参与的签字被当成了利益交换与内部斗争的筹码。请愿团内也有人痛斥:“这帮人拿几十万亡灵做政治秀、做肮脏交易……如果不是华人自己揭露出来,即便79议案通过了,这场闹剧也将在安省历史上扮演一桩政治丑闻。”
通过围绕着79议案双方的相互指责抹黑,可以看出:广大群众的热情参与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一回事,随时可以因为内部的利益交换与争斗而被出卖,或者当作各方政治秀的资源。

79号议案带来的纠纷和矛盾尚未平息,无论是否通过,这里大部分都是输家,但最大的输家还是我们华人族群自己:因为华人被绑架,被利用,被出卖!79号议案的恶果使得我们海外华人努力多年建立起来的和谐社区关系被撕裂,而这种伤害并非一两代人的努力可以愈合的。正因为如此,有人说:“撕裂那么严重,应该有人对此负责。没有人应将79议案当政治资本宣扬。”

从79号议案背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来看,谁能相信79号议案背后的各方组织是在“肩负着社会公义和民族尊严”的伟大使命呢?谁又能相信他们真的是在“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呢?多年以后,当我们回首往事,79号议案不就是一场货真价实的闹剧吗?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