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高昂学费让安省大学生喘不过气
Soaring tuition costs make Ontario college students stressed out

Katie Jia

编者按:迅速上涨的学费已经让许多安省学生负债累累。据Katie Jia 报道,除了要应付学校的功课和课外活动,许多学生被迫打临时工,以免让自己不落入债务的深渊。
Editor's Note: Rapid soaring tuition costs have left Ontario students deeply in debt. On top of the heavy load of school work and club responsibilities, many are forced take part-time jobs to keep their personal finances afloat。

与30年前不同,当今的社会不再认为拿了一个高中毕业文凭就可以证明自己受过良好教育。为此,今天绝大部分的学生都会继续深造,拿大学文凭。问题是,拿大学文凭不像10年前那么便宜。即使政府对学生提供补贴,大学生活仍然给学生们造成了过重的经济负担。
对许多学生来说,跨入大学大门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高中过渡到大学,我们必须学会平衡在学业功课,临时工作,以及独立谋生方面之间的关系。然而,现在的许多学生在他们已有大量活动的基础上还需要平衡他们的财政危机,这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
自十年前以来,加拿大大学的学费上涨了44.1%,八分之一的家庭依赖学生贷款供子女完成学业。尽管平均每个家庭在学生贷款上负债10,000加币,但与平均债务三倍于此数据(高达37,000加币)的美国学生的贷款额相比,这显得不值一提。安大略省的学生债务金额最高,平均每人约8,000加币,纽芬兰的学生则拥有最低的债务,每人平均为2,700加币。
尽管有安省学生助学计划和学费补助(从中学生能得到高达30%的学费返还)的项目,但安大略省的许多学生仍然苦恼于他们的经济状况.我亲眼目睹了我的一些朋友因无力承担学费而一整年都在为此事奔波发愁.
可以肯定的是这给学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学生们为了做功课多少次通宵达旦,喝了无数杯咖啡,这样的情况已经够糟的了。然而,那些在努力偿还学费的学生还把兼职工作也纳入到他们堆积如山的职责范围内。
对于我的一些朋友来说,一年的日子并不容易过。如果选择的是商业专业,学费有时比其他专业更贵。即使我很幸运,不需要为经济负担烦恼,但对于我的一些朋友来说却不是这么回事。在面对堆积而来的功课,考试,俱乐部活动和学校活动的同时,这些朋友们还得为支付他们的学费而总是匆匆忙忙的赶去做兼职工作。其他的学生则需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去等待政府补助。
但不幸的是,有些人却在滥用政府补助的制度。这些政府补助本应用于偿还学费,但却被用在派对,吸毒和喝酒上。这一切都源自与学生们第一次进入到独立生活的状态。他们从政府那里得到了一大笔钱,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学生往往对钱管理不善,为实现“大学的生活方式”而把大量钱财花费在酒精和毒品上。
这种状况影响学生们的成绩,并且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一种滥用政府资源的行为。安省高昂的学费补助对政府来说已经不易,真正需要政府资金支持的人还在排队等待,而那些得到补助的学生却把这些钱财滥用到他们的派对生活方式上。
至于国际学生,是另一个极端。他们一点也不需要为学费而担心。我们在担心是否可以偿还学费的同时,他们的父母却不断在海外给他们寄钱,他们更担心的是在朋友圈中是否拥有了最好的车。
这些国际留学生与滥用政府补助的学生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把本应花在学校用品和学习材料上的钱用来购买毒品,酒精和派对用品。也许是时候他们该学习一些如何管理钱财的知识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