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教育系统日渐摈弃中国崇尚的奖掖优秀生政策
Excellent awards increasingly scraped by educators across Canadian education landscape

 
编者按:中国教育系统一贯重视学习成绩并奖掖优秀生,但是这种教育方式却遭到加国各地中小学教育工作者的质疑。目前卑诗省许多学校已经开始摈弃优秀生奖励制度,认为它会阻碍学生培养学习兴趣,导致他们将课堂变成击败其他学生的战场。
Editor’s Note: Recognizing academic achievements and rewarding excellent performance is a widespread practice in the Chinese education system, however, the concept has been challenged by educators across Canadian elementary and high schools. Many schools in B.C. have started to scrap the award system, believing it would discourage students from pursuing their interest in learning, turning a classroom in to students’ battlefield.
 
 
《环球邮报》一文称,这么多年来,卑诗省Chilliwack的Strathcona小学今年首次没有人获得体育或学业奖,这是因为学校没有设置相关奖项。
 
Strathcona小学校长乔纳森•费里斯(Jonathan Ferris)在今年春季抛弃了传统的颁奖理念,因为他觉得“每个学生都需要发光的机会”。
 
费里斯废除相关奖项已经赢得一个虽然规模较小但人数却不断增长的校长和教师团队的关注,这个团队正在挑战小学和中学评价学生学业成就和激发学生学习动机的方式。
 
但是,费里斯的做法也引发了批评人士的不满,他们认为废除相关奖项和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是溺爱儿童和奖励平庸的另一种方式。
 
多伦多倡权组织优质教育协会(Society for Quality Education)主席Maddie Di Muccio称,一些学业优秀的学生不一定能够得到老师的足够重视,反而常常会被要求放慢脚步,以便其他学生能够赶上他们。而相关奖项能让他们专心和积极地学习。
 
Di Muccio称,一些学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好成绩,他们理应得到奖励。努力学习和工作就可以赢得荣誉的理念最终可以为个人提供更多动力,让其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获益。但是,相关研究结果却并未明确证明这一点。由于优秀生奖项对于高中生进入大学就读至关重要,因此高中设置相关奖项可能仍有必要。但是,尽管有许多小学和中学也很重视这些奖项,但研究人员却发现奖杯或证书奖励并不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
 
教育和育儿作家阿尔菲•科恩(Alfie Kohn)称,当学生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拿高分击败其他学生,而不是培养学习兴趣上时,就会逐渐影响课堂上的学习质量,因为绝大多数孩子即便已经尽力,也仍然无法拿到他们心仪的奖项,并会因此心生愤怒或灰心丧气。
 
著有《奖励的惩罚》(Punished by Rewards)一书的科恩称,具有洞察力的人士也会发现那些赢得奖项的学生最终也会因为竞争而落败,因为他们一心只想击败别人,他们将所有人都视为自己成功道路上的障碍,从而因此破坏了在学校里营造群体感和爱心感的可能性,他们学习只是为了赢得这些奖项。
 
阿尔伯塔省Stony Plain的Parkland学区下属各小学也都因此开始重新考虑奖项设置。其中有许多学校已日渐摒弃优秀生奖项。
 
Parkland学区发言人乔迪•韦德曼(Jordi Weidman)称,该学区的教育体系正在发生变化。
 
目前在卑诗省Langley的James Hill小学担任校长的克里斯•韦杰(Chris Wejr)称,当他和他的手下在几年前废除之前所在小学的优秀生奖项时,只有高分学生以及一些已经离校学生的家长发出抱怨,他们批评校方让所有学生人人拿奖是奖励平庸。
 
但是,该校的工作人员在此之前却看到一些高分学生每年都会赢得学业奖,他们因此开始怀疑学校所设置的优秀生奖项是否符合校方的初衷,也就是激发每个孩子的才能。
 
韦杰称,既然每个孩子都有特长,那学校为什么只设置学业奖和体育奖?因此校方应该营造一种文化,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发挥自己的特长,教育工作者的工作就是让每个孩子都能出彩。
 
韦杰和他的手下在三年前取消了James Hill小学原先奖励月度优秀生的“班级行动奖”,采用另一种突出五年级群体的月度奖项代替。这样一来到每年年底时,所有毕业的孩子都能拿到奖。
 
韦杰称,在对相关奖项进行改革前,学生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认可,而那些没有获奖的学生常常会认为自己所具备的才能不足以让自己获得成功。
 
据韦杰称,在学校改变奖项设置后,不少家长都感想他让他们的孩子获得了认可。此外,韦杰也注意到因为奖项改变使得学生更加注重学习过程而不是拿奖,该校学生的学业成绩也有所提高。
 
韦杰表示,那些设置优秀生奖项的学校是以非常狭隘的标准促进学生卓越发展,而该校想要打造一种每个学生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出彩的卓越文化。
 
卑诗大学的教育和咨询心理学教授南希•佩里(Nancy Perry)表示,奖励并非有害无益,尤其是对于需要激发的孩子仍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在小学通过奖励制度分出获胜者和失败者会阻碍学生尝试新事物,而学生应该不怕失败勇于尝试。
 
在费里斯担任校长的Strathcona小学,今年的毕业班大会与往年有所不同,因为没有学生赢得学校服务奖或优秀学业奖。取而代之的是,当每个6年级毕业生走上台时,身后都会出现三张照片,一张是学生的儿时照片,一张是现在的照片,还有一张是展示他们未来的照片。每个学生都会讲述自己在学校里如何突出优点,有哪些东西让他们引以为豪以及他们将会继续探索哪些东西。
 
费里斯称,校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学生,他们的工作就是接触所有学生,他认为所有学生都需要被认可。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