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自由党补选贿赂案受审 韦恩上庭作证
Premier Wynne testifies in Sudbury byelection bribery case

 
 
编者按:安省省长韦恩放弃议会豁免权,于本周三在素里法院出庭作证,在安省近代史上开创了惊人先例。在明年夏季的省选日益临近之际,这起暴露自由党所涉嫌的贿选丑闻的庭审是安省目前备受关注的两起诉讼案之一。
Editor’s Note: Ontario Premier Kathleen Wynne waived Parliamentary privilege and testified into Sudbury’s courthouse on Wednesday, creating a stunning scene that broke with precedent in recent history. The trial, which puts Liberals’ alleged scandalous bribery under scrutiny, has become one of the two mostly watched legal proceedings in the province as the provincial election looms next summer. 
 
 
据《环球邮报》报道,安省省长韦恩本周三(9月13日)前往素里法院,在其竞选经理索巴拉(Pat Sorbara)和自由党筹款人拉菲德(Gerry Lougheed)所涉的贿选案庭审中出庭作证,在位省长出庭当证人在安省近代史上史无前例。
 
索巴拉和拉菲德被控违反安省《选举法》,在2015年的素里补选中试图以提供工作职位为交换条件,要求一名前自由党候选人退选。素里贿选案于2014年12月首度曝光。当时寻求素里补选自由党提名的候选人奥利维尔(Andrew Olivier)称,有自由党高级官员以提供工作职位为交换条件要求他退选。而安省《选举法》禁止通过提供办公室职位或其他工作诱使他人成为候选人或退出选举。但索巴拉和拉菲德均否认相关指控。
 
在当天上午9点过后,韦恩上庭作为证人宣誓,随后检控官便要求她介绍在2015年素里补选中所扮演的角色,据当时寻求素里补选自由党提名的候选人奥利维尔称,有自由党高级官员以安省自由党内部的职位或工作为交换条件要求他退选,以为韦恩的首选候选人,时任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帝博(Glenn Thibeault)让路。最终帝博赢得素里补选,目前任职安省能源厅长。
 
放弃议会豁免权的韦恩告诉法庭,当时素里选区的情况比较“混乱”,自由党认为奥利维尔并不是能够赢得这场补选的最佳候选人,因为他在一年前刚刚在该选区的选举中落败。而数十年来素里选区一直都是自由党的堡垒选区。
 
韦恩在谈及在2014年竞选中和奥利维尔碰面时的情景时称:“他看起来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我以为我们有足够的把握胜选。”
 
韦恩称,但最后奥利维尔却未能赢得这场选举,在他败选后,一份党内报告将部分责任归咎于他本人。自由党官员发现奥利维尔的竞选活动效果并不理想,并且无法解释自由党为什么会在在省内其他地区都人气高涨的情况下丢掉这个曾经高枕无忧的堡垒选区。韦恩称:“奥利维尔并非我所想的那种强劲候选人。”
 
帝博和韦恩都没有因为任何过失而遭指控。虽然法庭听说帝博曾要求一定好处以换取为安省自由党参加素里补选,并为他的两名联邦选区工作人员寻求工作,但他否认自己有任何不法行为。
 
目前,本案的审讯主要是围绕奥利维尔所提供的他与索巴拉以及拉菲德的一些谈话录音展开。奥利维尔四肢瘫痪,他告诉法庭之所以会录下这些重要谈话,是因为他难以用笔做记录。
 
在谈话录音中,可以听到拉菲德告诉奥利维尔省长希望他考虑退选,并会向他提供职位或工作。录音还显示,索巴拉也曾向拉菲德表示他可以在数个党内职位中做选择,其中包括在自由党的一个内部委员会任职。奥利维尔告诉法庭对方从未向他提供钱物。
 
据奥利维尔称,在素里补选前他也和韦恩进行过交谈,但当时因为是在电梯里所以未能录下通话内容,当时省长称她已经选定帝博作为候选人,她在谈话中并未向奥利维尔允诺任何东西,而是试图让他继续留在自由党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