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医生报销额涨幅速度减缓 安省医生报销额下降
Canadian doctors’ billings grow at a slower pace

 
 
编者按:有关医生收入的最新报告显示,在2015-2016年度加国医生的年平均报销额增长了近1%,但安省医生的报销额却有所下降。在该报告公布之时,正值特鲁多的税改计划引发加国医生的强烈反对之际。目前加国大部分医生都在利用自己创办的诊所享受现行税制向富有企业主提供的税惠。
Editor’s Note: A peek into doctors’ wallet has found that Canadian doctors’ annual billing is up by about 1 per cent in 2015-2016, with a drop in the billings from physicians practicing in Ontario. The report comes at a time when Trudeau’s tax reform prompts widespread of protests from Canadian doctors. Many Canadian doctors have incorporated their practice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tax benefits offered to wealthy business owners by the current tax regime. 
 
据《环球邮报》报道,虽然从总体来看,加国医生的年平均报销额增长了近1%,但安省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的报销额却有所下降。
 
加国医生报销额涨速放缓
加拿大健康资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简称CIHI)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在2015-16年度,加国医生的平均报销额约为$33.9万元,其中新斯科舍省医生的报销额最低,仅为$26.2万元;阿尔伯塔省医生的报销额最高,达到$38万元。
 
CIHI发表有关医生收入的最新报告之时,正值许多医生竭力反对联邦政府针对包括许多医生诊所在内的私营企业推出的税改计划。
 
包括加拿大医学协会(CMA)在内的许多医生团体都已经警告称,联邦政府提议的私营企业税改计划有可能导致医生收入减少,并会导致他们更加难以积攒退休金和休产假。据CMA称,目前加国约有66%的医生自己创办了诊所。
 
但特鲁多政府为私营企业税改计划辩护称,该计划旨在减少收入不平等,只会影响最富有的企业主。
 
想要确切了解加国医生究竟有多富有并非易事,即便是加国的官方健保数据统计机构CIHI也难以做到。因为该机构只能获知加国医生的报销总额,而这些数字并不能反映大多数医生所支付的办公室、员工及医疗用品费用以及其他开支。
 
此外,CIHI也不知道加国医生现在每天工作多少小时,以及加国医生数量有所增多会对平均报销额产生何种影响。
 
但CIHI医生信息主管Geoff Ballinger表示,大趋势已经显而易见,那就是医生的人均报销总额涨幅速度减缓。
 
在本世纪的头十年里,加国医生的年平均报销额涨幅一度高达6%到7%。而在包括2015-2016年度在内的前四个年度里,加国医生的年平均报销额增幅分别为0%、2.3%、0.3%和0.8%。
 
Ballinger称,这可能是因为各省更加致力于削减健保总成本,也有可能是因为省府与医学协会的费用问题谈判获得更多成功,他认为过去一度高达6%的年平均报销额涨幅是不可长期持续的。
 
但是,全国平均数字亦掩盖了各省医生以及不同类型医生间的报销额差异。
 
各省医生报销额差异巨大
在2011-12年度至2015-16年度间,魁北克省医生的年平均报销总额增长了21%,从$268,504元增至$325,096元,涨幅超过加国其他所有省份。
 
在同期内,爱德华王子岛、缅尼托巴省和阿尔伯塔省医生的年平均报销总额涨幅分别为11.6%,10%和8.8%。
 
而在拥有加国逾三分之一医生诊所的安省,医生的年平均报销总额在四年内下降了逾6%,从2011-12年度的$372,041元降至2015-16年度的$348,056元。
 
迄今为止,安省医生已经在没有合约的情况下工作了三年多时间。
 
安省医学协会会长Shawn Whatley表示,省府削减健保开支再加上采取单方面行动导致安省的健保服务资金捉襟见肘。
 
Whatley称,由此产生的影响人们很容易理解,这就好比你减少了道路养护维修费用,那路况肯定会变得越来越糟糕,但不知何有些人却认为削减健保服务资金是可行之举,但同时他们仍希望医疗服务质量不变,他相信历史会证明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不同类型医生收入有差距
CIHI的报告还显示,收费高昂的专科医生和家庭医生以及精神病医生之间存在巨大的收入差距。
 
其中眼科医生的报销额最高,在2015-16年度的平均报销额高达$71.4万元;其次是心脏病专家的平均报销额为$57.8万元;胸外科/心血管外科医生平均报销额为$56.9万元;神经外科医生平均报销额为$52万元;胃肠病专家平均报销额为$51.5万元
 
相比之下,家庭医生在2015-2016年度的平均报销额为$27.5万元,比前一年下降了1%。
 
CIHI的报告还指出,加国医生从业者的年龄越来越年轻,并且女性医生越来越多。目前在加国年龄不到40岁的医生里,有54%都是女性。
 
虽然CIHI并没有数据可以肯定是否有更多医生工作时间变短,但这种转变的确有可能导致家庭医生的平均报销额下降。
 
Ballinger称,一般来说,年轻的医生都不会像过去的老医生那样每周工作60到70个小时,对于他们来说,保持工作和生活平衡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