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闲话当年的公路盗贼和车匪路霸

 
 
最近在公园和几个华裔老人闲聊,谈起几十年前中国大陆的公路盗贼和车匪路霸,大家还探讨一番这种社会现象产生的原因,虽然没有找到什么结论,但觉得很有意义,值得一记。

话题首先是由我引起的。我说,1974年,我和省歌舞团的导演周毅及搞音乐创作的张宗孝一起,奉命由贵阳到黔北的德江县去采访一位“反单干”的女农民,准备创作一部歌剧,参加全国文艺调演。在采访任务进行到一半时,突然接到妻子从贵阳打电话到德江县文化馆,说经医院检查,她患有肝炎,希望我买点白糖和鸡蛋速归。我只好按妻子交代,在乡下买了鸡蛋和白糖,提前搭了一个顺路车往回赶。

我搭的是一辆拉粮食的大货车,车从德江出发向南行驶,到了湄潭县界,则向西边的遵义方向走。由于大货车是下午出发,到了湄潭地界的凤冈,天已经变黑,需要打开车灯,在快到遵义的时候,突然司机紧急刹车,原来马路上摆了一二十块大小不等的石头。司机停车以后,打开车门下去到车头前捡石头,我也赶忙下车帮他一起捡。大概不到10分钟,我们便把车前的石头捡起丢在路旁,然后上车,司机师傅重新启动,继续往前走。

我说,太奇怪了,这是谁在马路上放这么多石头?

司机师傅知道我是头几年从北京分来的大学毕业生,就告诉我,这是当地农民偷车上的粮食,故意摆的。他说,车一停,他们就爬上车往下顺粮食,等我们上车重新开车,他们已经顺了一两麻袋。

我心中一惊,没想到在文化大革命中,农村还有这种盗贼。我问司机,我们为什么不制止?他说,他们来的不止一两个人,手里都带着家伙,你要干涉,他们会把你打一顿,让你上不了路……

我说,那么你运的粮食少了回去怎么交差?

司机师傅说,没有专人押车,丢了也就丢了,我有什么办法?接着,司机师傅又告诉我,说困难时期,下边许多县都饿死不少农民,湄潭县饿死的人成千上万,后来连县长都枪毙了……

这就是我当年第一次遇到公路盗贼偷粮食的经历。

在公园凉亭里,坐在我对面的小沈来自郑州,他是60后,还不到退休年龄,就放下生意来到多伦多。他说,他80年代曾经在郑州百货公司的车队开过大货车,经常到广东深圳去拉货。有一次,一个师傅拉货往南方开,在一个检查站停下来,发现车后面拖着一个人,只见这个男人半个肩膀和头的后脑已经被马路蹭没了。原来他是手拿镰刀,爬上车的后部,想把车上的绳子割断,要偷车上的东西,不小心掉下来,一只脚套在货车后面的绳子里,没办法,被车拖了一两百公里,惨死在马路上。

大家听了,都满脸忧戚,谁也没有讲话。

沉默一会,小沈又接着谈起他遭遇车匪路霸的一次经历。也是在80年代,有一次他们车队派6辆大货车10个司机,从郑州出发,向南跑广东去拉百货,在纵贯南北的107国道上,行驶到湖南和湖北的交接地界,当时大概是下午1点多钟,6辆车停在路边,检查车况,突然二三十个附近的农民,拿着铁锨、叉子、镰刀、木棒等家伙围过来,他们后面还有上百的男女老幼村民,有的手里也拿着家伙。围过来的农民说,我们的货车压了他们路边的地,凡是压路边地的轮子,每个要赔500元人民币。我们6辆车都是10轮卡,一算将近一万多元。当时我们一般人的工资每月也就几十元,我们哪里去找这么多钱?我们10个人一商量,准备拿几百块钱给他们买烟抽。我当时年轻气盛,说你们这是犯法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铁锨从我身后就拍过来,当时就把我拍昏倒在地上。据说我当时口吐白沫,等我醒过来,看到另一个司机头上也是血,他是被刀砍的……再一看车匪路霸已经不见了,第一辆车已经开走,后来听说去报警,剩下的5辆车停在国道边,其他几个司机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一直到晚上,公安局和武警才来到现场,了解情况。

小沈说,就在这次抢劫伤人事件发生以后的几天,这伙车匪路霸又拦住一部高档小轿车,据说车里是深圳市委副书记,这伙人把车拦住,市委书记的秘书下车和这伙人交涉,说车里坐的是市委领导,这伙车匪路霸说,管你是什么人,拿钱来就放车放人,否则车和人别想走。结果,不拿钱就打人,把秘书打成重伤,市委书记也受了伤。据说把车上带的五六万都交出来,才放了车和人。这位市委书记到北京开会,就把这伙车匪路霸拦路抢劫伤人的事情反映上去。

小沈说,当时不仅在107国道上经常发生这种抢劫伤人的事件,在其它一些公路上也有类似事件发生,如在河南到陕西的310国道,也是在两省交接的地区,车匪路霸也很厉害。跑长途的司机一听说要去这些不安全的地方,都心惊胆战,不愿意跑。

小沈说,因为车匪路霸太嚣张,引起中央的重视,由当地公安部门联合武警采取行动,抓了一批车匪路霸,其中组织策划和打人伤人的首要分子,枪毙了一批,判刑一批,慢慢才把车匪路霸的气焰压下去。

小沈说完发表感言说,穷山恶水出刁民。

我说,公路偷盗也好,拦路抢劫伤人也好,都是犯罪行为,犯罪分子受到法律的制裁和惩处,肯定是咎由自取。但是,这种社会现象

为什么会发生呢?

旁边坐的上海老张看着我说,那么你的看法是什么?

我说,这可能和农民的贫困和愚昧有关,也和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有关。

湖南长沙的周律师说,五十年代末发生的大饥荒,农村饿死3千多万,城里人好像没有一个人饿死;文化大革命中湖南道县,广西宾阳地区,还有北京南郊的大兴县,都发生过大屠杀,成千上万出身成分不好的人被杀害……这都说明中国农村里的有些农民太野蛮,太愚昧。

我说,的确。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让农民变得失去往日的善良;毛泽东的造反有理,让农民变得无法无天。
周律师说,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每个皇帝都是踏着农民的尸骨走上皇位;近代从孙中山辛亥革命,到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流血牺牲的也是千百万农民。建国以后的瞎折腾,受害最深的也是农民。看来,中国农民真正摆脱贫困和落后,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呵……

大家发了一些感慨,看看时间,快近中午,闲聊结束。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