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专科院校罢工揭露学术劳工黑幕
Ontario college strike spotlights new norm of labour exploitation in academia

 
 
编者按:虽然拿低薪的短期合同工在加国高校中已经变得越来越屡见不鲜,但这种缺乏工作保障的现象却遭长期掩盖,并未引起公众关注。安省专科院校教师罢工突显出这一日益成为业内常态的学术剥削现象,揭露了席卷加国学术界的劳工黑幕。
Editor’s Note: Precarious work – with low salaries and short-term contracts has become a rising trend in Canada’s post secondary institutions, but it has been shrouded in mystery and given little public attentions. The strike by Ontario’s college teachers spotlights a rising norm of job insecurity in the industry, shedding light on the labour market exploitation that has swept across the academic world in the country.   
 
据CBC报道,安省专科院校教师罢工突显出工作不稳定已成高等教育界的新常态,有教师称这种趋势不为外人所知,需要公众加以关注。
 
虽然不稳定的工作在加国劳工市场中已经变得越来越屡见不鲜,但人们往往并不会将这种趋势和加国高等教育“象牙塔”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加国的大学和专科院校正在雇佣越来越多短期合同工,而不是从事永久职位的全职教师。
 
40岁的卡奇(Frankie Cachon)是温莎大学妇女和性别研究系的合同工教授,她拥有社会学博士学位,专门研究社会公正问题。卡奇称,工作不稳定已经成为高校的新常态。
 
自2004年就开始从事合同工作的卡奇称,在安省的高校中已经有越来越多工作不稳定的学术劳工,并且这些劳工都身陷困境。
 
卡奇表示,虽然她很热爱自己的工作,但这份不稳定的工作却意味着她会面临专业、财政和情感等重重挑战,比如她每四个月就需要重新申请职位,这让她饱受精神折磨。
 
合同工教师的薪酬低于全职教师,并且他们也没有医保或退休金福利。由于高校往往都是在每个学期开始时才会雇佣合同工,因此他们的工作没有保障并且收入也不稳定。
 
渥太华Algonquin学院的教师Al Uhryniw称,从事合同工的教师往往生活不易。
 
由于代表安省专科学院教职工的工会与资方的谈判宣告破裂,安省24所专科学院的12,000多名教授、讲师、辅导员及图书馆管理员从10月16日开始罢工,全省超过50万学生因此受到影响,Uhryniw也是参加罢工的教师之一。
 
安省罢工的专科学院教师要求合同工享有更长时间的合约,将兼职和全职教师的比例保持持平,并加强教师的职位保障。这些罢工教师已经获得加国学术界的支持。
 
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CAUT)也是安省罢工专科学院教师的支持者之一,该协会上周末曾在多伦多举行会议专门研讨合同工问题。目前该协会正在进行一项全国性调查,以便能够收集更多有关新趋势的数据,并研究其会对教师和学生产生何种影响。
 
合同工工资低于全职工
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执行总监罗宾逊(David Robinson)称,据估计加国约有7.5万名教授,其中大约三分之一是合同工。据该协会估计,这些合同教师的工资也比全职教师低大约三分之一。
 
罗宾逊在接受采访时称,当他告诉人们有一些拥有博士学位的教师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时,他们都感到很震惊。
 
罗宾逊称,在某些情况下,高校雇佣合同工属于合情合理之举,比如校方可能需要临时填补教授休假导致的职位空缺,但问题是这种做法已成业内新常态,高校正在雇佣越来越多合同教师。
 
罗宾逊认为这也涉及到管理问题,因为如果高校雇佣的都是终身教授,那管理起来肯定更加困难,因为这些教授都有学术自由,并且工作稳定无忧,他认为高校雇佣更多合同工也是为了保持更加便于管理的教师队伍。
 
据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估计,自1999年以来加国高校中的合同员工数量增加了两倍,而全职员工数量只增加了14%。
 
罗宾逊和其他一些人均表示这种新趋势值得公众关注,他同时亦担心此种现象会影响学生的学业。 
 
代表安省所有专科学院的安省学院雇主理事会(College Employer Council)从2008年就开始和代表安省专科学院教职工的安省公共服务业雇员工会进行新合约谈判,该理事会的首席执行官辛莱克(Don Sinclair)称,高校一直以来就是专职和兼职教师搭配使用,并且效果很好。
 
辛莱克表示,合同教师所拿的工资是公平的,在过去五年里安省专科院校增加了数百个全职岗位,并且都不是拿最低工资的工作。辛莱克认为此次罢工并没有必要。
 
但是据一些合同工教师称,与全职教师相比他们往往面临更多不利,比如校方很少通知他们备课;他们一学期要教数百名学生但却没有办公室;他们的研究以及其他专业发展机会往往会受限或是得不到支持;以及无法参加校委员的讨论等。
 
劳里埃大学(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社会学合同工教授黑尔(Kimberly Ellis-Hale)表示,她在这个学期要教大约500名学生,但却没有办公室,幸亏一个同事愿意将自己的办公室借给她用。
 
黑尔称,她不想在楼梯间和学生谈话,合同工教授一直压力很大,而这很可能会影响到学生。
 
黑尔每四个月就需要重新申请职位,这让她不胜其烦,她称自己不想因此分心,只希望专注于教学。
 
在谈及合同工教授是如何顶住压力努力提供高质量教学时,黑尔称如果情况能够有所好转那再好不过,因为作为公共机构的大学本应成为雇主的榜样,但他们却没有起到表率作用。
 
劳里埃大学发言人莫瑞森(Lori Chalmers Morrison)在一封电邮中称,校方一直重视合同工的贡献与价值,影响员工待遇和就业持续性的因素很复杂,这并不是某所高校独有的情况。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