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俄罗斯与川普竞选团队勾结指控让白宫四面楚歌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n collusion deals double blow to White House

 
 
 
 
导读:联邦调查局特别顾问对俄罗斯干涉川普总统竞选活动的调查,导致川普前竞选经理面临12项刑事指控,一名低级别顾问也被单独起诉。这些指控中提供的最强有力证据显示,普京政府与川普的沆瀣一气,使川普没有申辩之力。此次前所未有的指控增加了调查的风险,令白宫四面楚歌。
Summary: FBI special counsel’s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n interference into President Trump’s election campaign has led Trump’s former campaign manager to face 12 criminal charges and a low-level advisor a separate indictment. The charges have revealed the strongest evidence that ties Putin regime with Trump’s circle, putting Trump’s no collusion claim on thin ice.  The unprecedented charges raise the stakes in the investigation, delivering double blow to the White House.
 
 
据《环球邮报》报道,10月31日,美国司法部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在俄罗斯的调查中向白宫开了第一枪,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一位前顾问承认他会见了所谓的克里姆林宫中间人,然后向联邦调查局撒谎,竞选的前主席面临指控,他秘密游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盟友。
 
特别顾问办公室本周一公布的起诉书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揭示了川普与普京政权之间的关系对去年川普总统选举的胜利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随着调查的深入,总统的否认说辞越来越站不住脚。
 
作为与检察官达成协议的一部分,川普总统的竞选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已经认罪,表示向调查人员作了虚假陈述。目前正与穆勒先生的调查进行合作。前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及其商业伙伴里克•盖茨(Rick Gates)对包括以密谋反美等12项指控拒绝认罪,不承认曾为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前乌克兰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的代理人,也没有通过离岸银行账户支付7500万美元的账单。
 
法庭文件显示,在2016年春夏季,帕帕多普洛斯与俄罗斯中间人有多次接触,安排竞选官员和俄罗斯政要的会晤,其中包括川普与普京的会面安排。
 
帕帕多普洛斯曾和其中的一位联系人讨论了有关俄罗斯人通过黑客袭击川普总统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电子邮箱获得的“黑料”。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情报局的结论是,俄罗斯背地里将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截获的令人尴尬的电子邮件送往维基解密。
 
起诉书还称,在此过程中,帕帕多普洛斯经常和他人交流更新竞选进展情况。
 
2016年3月31日,帕帕多普洛斯出席了在华盛顿由川普举办的国家安全情况介绍会,自告奋勇表示可以帮助川普与普京达成会晤。还有一次,竞选主管表扬帕帕多普洛斯,他在为竞选做一项“伟大的工作”,即联络俄罗斯领导人。
 
川普政府立即试图与帕帕多普洛斯和马纳福特撇清关系,坚持认为民主党反而应该被调查, 他们一直在挖掘有关川普与俄罗斯的有关污点。
 
“对不起,这只是数年之前的事情, 当时保罗•马纳福特是川普竞选一员。为什么不针对奸人希拉里和民主党呢?”川普在推特上表示,“还有,这里没有共谋!”
 
白宫发言人莎拉•哈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告诉记者,帕帕多普洛斯在竞选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并表示周一的起诉与“总统无关”。她还含糊其词地说,白宫预计穆勒先生的调查将很快结束,川普没有打算开掉他。
 
起诉书则表明穆勒的行动还远远没有停止的迹象。
 
前联邦检察官索罗门•威森伯格(Solomon Wisenberg)曾经为调查前总统比尔•克林顿(Clinton)的独立顾问工作,他说这一举动向调查所涉及的所有人发出了一个信息:“你们会担心,会害怕...因为我们是认真,不是业余爱好者”。温森伯格先生表示,从政治的角度上来讲,川普很难赦免那些涉案人员,或者无法开除穆勒。
 
帕帕多普洛斯于7月被捕,但直到本月才被起诉,大家都好奇他是否帮助当局收集信息,例如他与川普同事之间的谈话录音等。曾经参与水门事件调查的前联邦检察官尼克•阿克曼(Nick Akerman)表示:“有许多自7月以来和他谈过的话的人将会有数个不眠之夜。
 
在帕帕多普洛斯的起诉书中,那些与他联系的俄罗斯名单中并没有真名实姓,仅称呼为“教授”,“女俄罗斯公民”和与俄罗斯外交部有联系的一位男士。华盛顿邮报披露这名教授是伦敦外交学院名誉主任约瑟夫•米夫苏德(Joseph Mifsud)。
 
川普与普京的会面安排从未付诸实现。 一名竞选官员 - 在起诉书中没有提到,但被华盛顿邮报认定为马纳福特先生 - 写道,川普 “并没有与普京会面”。帕帕多普洛斯的高层领导却鼓励他与克里姆林宫进行私下无记录的会面,但那次旅行没有成行。
 
帕帕多普洛斯接触的第一位俄罗斯人就是那位教授,他在2016年4月26日的伦敦的餐会上告诉帕帕多普洛斯,莫斯科有“上千封”希拉里的电子邮件。因而就有了6月9日在Trump Tower的数人会面,他们是马纳福特,川普的大儿子小唐纳德•川普(Donald Jr.),还有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一位俄罗斯律师。在会议期间,一名中介告诉小唐纳德•川普,俄罗斯政府想提供他们有关希拉里的“黑料”信息。
 
小川普当时在一封邮件里写道,“这情报实在令人振奋了”。他对后来会议上其他信息没有太多兴趣。
 
今年1月,帕帕多普洛斯主动要求联邦调查局对其进行采访,坚持他与俄罗斯的沟通是在川普参与竞选之前。随后,他删除了自己的Facebook帐户,更改了电话号码,让人无法与他联络。
 
自2006年起,马纳福特就为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及其政党担任顾问和游说者,他的起诉书中提到说,马纳福特因没有告知美国政府他代表外国政府而违反了美国法律。他还被指控没有透露他的外国银行帐户,及他带入美国的1800万美元,其中一些他曾用于购买房地产,还有支付银行贷款。当调查人员开始着手搜集这些信息时,马纳福特拥有的一家公司声称已经删除了联邦调查局正在寻找的电子邮件和文件。
 
星期一的事态发展仅仅是调查中的一个策略。穆勒必须对那些与俄罗斯接触而对竞选早晨个影响的行为是否属于犯罪作出决定。
 
华盛顿美国大学政府部门助理教授克里斯•埃德尔森(Chris Edelson)表示,俄罗斯丑闻都是前所未有的。
 
“一个人在竞选时对与俄罗斯人合作供认不讳,就连间谍小说里都没有这样的情节,真是不可思议。”他说,“我认为这可能是川普执政的终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