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房屋拥有率下降 年青一代租房率上升:加拿大人口普查
Homeownership drops in Canada as more millennials choose to rent: 2016 census

 
导读:随着加国房价持续上涨,尤其是温哥华和多伦多市的房价一路狂飙,有越来越多年青一代放弃购房。但是,并不仅仅只是购房者会面临沉重经济压力,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想要得到安身之处的租客更有可能不堪重负。
Summary: a growing number of millennials give up homeownership as home price in Canada has been on a steady increase – particularly in the city of Vancouver and Toronto. But not only homeowners are facing a growing financial strain.  According to 2016 census, renters are more likely to be financially stretched as they try to put a roof over their head. 
 
 
《环球邮报》一文称,现在已经不是人人都想拥有房屋的时代了,甚至连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总裁西达尔(Evan Siddall)的千禧一代儿子都不想购房。在西达尔看来,这的确能说明一些问题。
 
但实际上,有着和西达尔类似经历的加国父母还大有人在。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与婴儿潮一代父母相比,目前处于30岁年龄的加国年青人并不是那么渴望拥有自己的房屋,加国的房屋拥有率也有所下降。
 
统计数据显示,在30岁的千禧一代中有50.2%的人拥有自己的房屋,而他们的父辈在同龄时房屋拥有率达到55%。与在1981年达到30岁的一代人相比,现年30岁的年青人更有可能居住在公寓里,而不是生活在独立屋里;此外加拿大统计局今夏公布的数据亦显示,现在的年青人更有可能继续和父母同住,而不是搬出去单住。
 
多伦多瑞尔森大学城市建设研究所(Ryerson City Building Institute)研究和政策主管海恩斯(Graham Haines)称,这些数据应该促使加拿大政府改变对本国房地产行业的看法,因为决策者在过去一直致力于通过各种政策提高20大几岁年青人的房屋拥有率,其中包括出台有针对性的税收政策和一些刺激性策略。
 
海恩斯称,现在人们必须开始考虑如果出租房会再度成为加国房地产行业中更为重要的部分,那么应该如何确保建造出合适的出租房,如何将出租房建造在有需要的地方,以及如何将租金控制在人们可承受的范围内。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2016年,加国1410万户家庭中有950万户拥有自己的房屋,房屋拥有率为67.8%,与2011年的69%相比有所下降。
 
统计数据还显示,自2011年以来加国房屋的均价就稳步上涨,到2016年时全国房屋均价已从$345,182元升至$443,058元。目前加国房价最高的城市是温哥华,房屋均价已经超过$100万元;其次是多伦多为$734,924元,卡尔加里为$527,216元,蒙特利尔为$366,974元。
 
随着多伦多、温哥华、卡尔加里、埃德蒙顿和渥太华等城市的房价一路飙升,这些城市的租客数量也随之增多,但是由于开发商建造了更多共管公寓而非出租公寓,在过去几十年里加国专门用于出租的公寓数量一直持续下降。
 
但是,人口普查数据亦显示高昂租金令许多租客不堪重负。根据统计,有近40%租客的房租开支占到月平均收入的30%以上,相关比例与2011年相比基本未变,而在拥有房屋的房主中只有约17%的人将30%以上月平均收入用于住房开支。
 
总体来看,有近四分之一加国家庭仍然面对住房负担能力问题,相关比例在过去十年里基本未有变化,而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等高房价城市里,住房负担能力问题尤为突出。
 
联邦自由党政府承诺会设法解决住房负担能力问题,并会在未来几周公布耗资$112亿元,时长达11年的住房计划,外界普遍预期该计划的重点将会放在建造更多可负担房屋,以及提供新的住房福利上。
 
在今年初秋谈及住房计划的制定时,西达尔曾称新计划的重点并不仅仅只是帮助提高房屋拥有率,因为无论是租还是买,关键是要让人们有房可住。
 
西达尔称,在谈及住房时,当局亦必须考虑那些需要帮助的租客,设法确保人们可以租得起房并有房可租。
 
但是,随着千禧一代开始组建家庭并寻找中意的房屋或公寓,这代人的房屋拥有率在未来几年也有可能出现上升,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的千禧一代房屋拥有率已比2011年上升1.2%。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老年人考虑置换面积更小的住房。
 
这意味着婴儿潮一代将会继续影响加国房地产市场的变化,而这主要取决于他们的房主身份会保持多久,以及他们的子女和孙子女是选择租房还是购房。
 
海恩斯表示,虽然这两个群体处在不同的年龄段,但他们却有可能竞争房市中比较稀少的二居室公寓之类的住房,而这有可能进一步推高房价。因此决策者可能需要进一步介入房市,以建造更多适合家庭居住的房屋,而不是一味关注单间公寓和一居室公寓的建设。
 
海恩斯称,开发商热衷于兴建共管公寓并不是为了终端用户,而是为了迎合投资者的需求。但令人稍感欣慰的是政府已经意识到在过去20年里太过任由市场发展,因此可能有必要加以更多关注,以确保居民的需求能够得到满足。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