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医闹”现象日趋上升
Violence against healthcare workers out of control in Ontario hospitals: survey

 
 
编者按:由于医疗费用高昂及医院病例数量猛增,“医闹”现象在中国的医疗系统里已是屡见不鲜。但是,针对安省健保工作者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包括护士和私人护理员在内的安省健保工作者所遭遇的各种骚扰和人身攻击事件亦越来越多,“医闹”现象也因此在安省日趋上升。
Editor’s Note: Violence against doctors is prevalent in hospitals in China, resulting from high medical costs and its bloated caseloads. But healthcare workers in Ontario – from nurses and personal support workers also face growing incidents of harassment and physical assaults, leaving healthcare workers facing epidemic of violence, according to a new survey of Ontario healthcare workers. 
 
 
一名医院入院业务员被人用剪刀刺伤,一名护士的头部和颈部被人用笔刺破,一名从事健保工作的年轻父亲被人打得鼻青眼肿。
 
安省“医闹”现象上升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一项针对安省健保工作者的最新调查发现类似上述悲剧并不是孤立的事件。安省医院工会委员会(Ontario Council of Hospital Unions) 进行的调查显示,全省各地医院约有68%的护士和私人护理员在过去一年里至少曾在工作期间遭遇过一次肢体暴力。此外,约有42%的护士和私人护理员在过去一年里至少遭遇过一次性骚扰或性侵犯。
 
安省医院工会委员会主席赫得利(Michael Hurley)表示,安省一些医院的“医闹”现象日趋上升已经失控,相关的肢体暴力、性骚扰、性侵犯、口头暴力以及种族歧视话语对医护人员造成了严重伤害,当局不应该置之不理或听之任之。
 
尽管绝大多数前线医护人员都表示在过去一年里至少遭遇过一次肢体暴力,但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亦表示在过去一年里遭遇过九次或更多医闹事件。调查还显示,有四分之一前线医护人员表示至少曾有一次因为遭遇肢体或非肢体暴力而无法工作。还有约83%的受访者表示曾在工作期间遭受过谩骂。
 
去年退休的克莱伯恩(Linda Clayborne)在汉密尔顿一家医院做了42年精神科护士,她告诉《星报》在工作期间曾经目睹过无数医闹事件,她认为院方可以通过提高员工水平和配备能够充分应对暴力事件的保安团队避免其中许多医闹事件。
 
克莱伯恩称,她记得自己曾因试图阻止一名患者继续踢一名同事而遭到拳打脚踢,她曾亲眼目睹一名护士同事因为要求患者将食品托盘留在餐厅里而被摔在地上遭到殴打,还有一次她曾看到一名护士被打得血流满地。
 
克莱伯恩称,她今年已经62岁,在42年工作中一直在战斗,她和其他同事每天都会面对多起“医闹”事件,在这其中涉及口头攻击、身体攻击和性侵犯。
 
但是,安省医院工会委员会的调查亦发现健保工作者对举报此类事件有严重顾虑,其中有44%的受访者表示担心自己在举报后会遭到雇主的报复。
 
此次调查访问了包括多伦多在内的七个城市的770名前线护士和私人护理员,以及另外1,200名从事入院业务员、记录员和保洁员等其他健保工作的员工。在后一个群体中,有24%的受访者称在过去一年里至少遭遇过一次“医闹”事件,有58%的人表示在过去一年里曾经遭遇过非肢体暴力。
 
安省工人赔偿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去年安省的平均失时工伤率为每100名工人中有0.94人受伤,但健保领域的失时工伤率达到1.35。
 
“医闹”事件可能被少报
职业健康专家Jim Brophy表示,调查数据未必能够全面揭示“医闹”现象,因为耻辱感和害怕报复的恐惧心理可能导致“医闹”事件被少报。
 
Brophy称,健保工作者每天都害怕遭到攻击,但他们却不敢公开谈论这个问题。
 
赫得利称,由于医院方拒绝认同劳资双方有着实现职场零暴力的共同目标,代表安省健保工作者的工会与资方的合约谈判在今年9月中断。赫得利同时称,医院方还拒绝致信省府要求增加投资提高职场安全以防止暴力攻击。
 
赫得利在接受《星报》采访时称,在当前的环境下,人们既不愿承认也不愿解决问题。
 
安省医院协会(Ontario Hospital Association)在一份电邮声明中称,合约谈判中断令该协会深感失望。
 
电邮声明称,重申员工的健康和安全已经成为,并将继续成为安省医院协会及其会员医院的优先事务非常重要。
 
声明同时称,虽然安省医院协会知道健保工作者所从事的工作常常会面对挑战和苛刻要求,但职场绝不会容忍暴力行为。
 
赫得利称,安省劳工厅已经增加医院巡查次数以回应“医闹”现象引发的担忧,但他亦希望省府修订安省《职业健康和安全法》(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Act),进一步保护举报职场暴力事件的健保工作者免遭报复。
 
此外,赫得利还希望当局增加拨款以在医院里安装报警系统和防护屏障。赫得利称,健保工作者乐于助人,温柔平和,但他们却常常出其不意地遭到暴力攻击,他们不但身体受创,还出现了心理创伤,因此深陷痛苦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