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造假经济席卷全球 加国市场在劫难逃
Waves of counterfeit economy sweep through Canada

 
 
编者按:呈爆炸式膨胀的假货经济让有组织犯罪分子大赚特赚,但同时也对公共安全构成巨大威胁。随着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数字技术越来越成熟,从假冒牙刷、香肠到飞机零部件及电子产品等各种假冒产品不仅充斥了中国商店的货架,亦出现在包括著名零售商及太古广场这类华裔品牌在内加国市场中。《环球邮报》的调查报道揭露了加国假货市场触目惊心的现状。由于执法不力和当局漠视,地下造假经济在加国得以猖獗,日益损害着消费者利益。
Editor’s Note: Counterfeit economy has exploded exponentially, creating lucrative profits to organized criminals while posing the myriad threats to the public safety. With the help of globalization and digital technology, counterfeiters, from toothbrush and sausages to airplane parts and electronics, have not only flooded store shelves in China, but also found their ways into Canadian markets – including brand name chains and iconic Asian retailers like Pacific mall. A Globe investigation paints a disturbing portrait on a thriving underground economy in Canada that is fueled by lax law enforcement and authorities’ callous attitude. 
 
当你一大早起来刷牙时,有没有花时间仔细想一想你在迷迷糊糊间例行公事塞进嘴里的牙刷?当你用牙刷反复刷着你的牙齿,按摩着你的牙龈和清理你的舌苔时,你有没有想过这把牙刷来自哪里,是如何制造出来的,是由谁生产的?你有没有停下来想过这把牙刷是会让你的口腔变得更加健康,还是弊大于利?你有没有问过自己这种每天都会接触到的塑料洁牙工具是正品还是假货?
 
多伦多律师Lorne Lipkus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上述这些问题,因为事实证明即便是价格低廉的牙刷也有可能成为造假者的目标。被称为加国“打假专家”的Lipkus曾对牙刷进行仔细研究,比如他现在已经知道应该使用哪种胶固定刷毛,以及为什么刷毛的顶端应该是圆形的,因为其他形状的刷毛会像锋刀一样损伤牙龈。
 
2008年7月,加拿大卫生部宣布召回Oral-B Classic 40 Medium牙刷,因为有使用者投诉称由于这款牙刷的刷毛不够紧固,脱落的刷毛卡在了使用者的喉咙里。之后卫生部在包括Dollarama在内的加国店铺中查获了逾75万把造假牙刷。
 
假冒商品呈爆炸式增长
长期以来,假货市场一直呈现指数级增长,到2008年时更是出现爆炸式增长。现在造假行业已经成为规模庞大,手段高明并且极其复杂的行业。由于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数字技术越来越成熟和当局执法不严,各种假冒伪劣商品层出不穷,假货质量变得更好(零售价也变得更高),假货的销售范围变得更广,对社会经济造成了严重损害。现在,假货已经变得无处不在,不仅是跳蚤市场和小型夫妻店,连锁品牌电子卖场,汽车修理厂,食杂店以及各种网店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假货充斥。甚至连加国军用飞机和Air Force One(空军一号)上都发现了造假零件。
 
圭尔夫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加国超市里有20%的香肠含有标签上未注明的肉类(包括马肉)。此外,也没有人知道在鸦片制剂泛滥导致的死亡个案中,有多少是涉及假冒芬太尼类药品。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欧盟知识产权办公室(European Un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共同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在2013年假冒和盗版产品的国际贸易额占到世界贸易总额的2.5%,约为$4610亿美元。据Lipkus称,加国的假货市场贸易额在$200亿至$300亿元之间,但实际贸易额可能还要高得多。
 
假货泛滥无疑会严重损害社会经济,但实际上更具危害性并且较少谈论的是假货带来的巨大公共安全威胁。假耳机可能会熔化;假心脏病药物可能会导致冠心病;假气囊、滚珠轴承和刹车片可能会对公路安全造成巨大破坏。由于假冒商品通常质量都很差,因此它们可能会无法正常工作或根本无法工作。去年12月,安全标准组织UL Canada对400个假iPhone适配器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有397个未能通过基本安全测试,还有12个会带来致命电触电风险。
 
更糟糕的是,假货的制造、分销和销售通常都是由有组织犯罪分子把控,其收入甚至用于资助恐怖分子。但是,由于假货经济和合法经济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因此几乎不可能将假货完全分离并彻底扼杀。在中国,假货市场的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有些小城市以造假为生,而它们的税收、学校和交通系统也都完全依赖非法制造业。
 
虽然全球有超过80%的假货都是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但据经合组织称,加国亦是全世界第五大假冒电子产品生产和运输国。但是,加国的执法机构、法院和政府并没有对这一问题加以重视。可其他国家并没有对加国当局的松懈态度听之任之,在今年3月底,美国总统川普曾附和上届政府所持的立场,针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一些国家的贸易滥用行为发出行政令,其中就指出常常有假货从加国流入美国。
 
由于当局打击假货不力,像Lipkus这样的专家成了对抗假货的主力军,他们采用了许多策略解决假货问题。Lipkus认为大部分人仍热衷于使用奢侈品假货,而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无受害者犯罪。Lipkus坚持认为使用奢侈品假货是错误的做法,是自己骗自己。
 
距离多伦多市中心以北约一小时车程的太古广场(Pacific Mall)是北美最大的华人室内购物中心,其间数百家店铺(除了罗渣士和贝尔等电信公司外没有一家是大型零售商)排列在以香港街道命名的通道内,整个购物中心充满活力,整天熙熙攘攘,笑容满面的店员热情招呼着过往行人,从人参、珠宝、舞鞋和榴莲干等各色商品几乎都在以打折价出售。
 
但是,当Lipkus走过太古广场的通道时,店员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见,一些店铺甚至关上了门。据Lipkus称,太古广场除了是北美最大的华人室内购物中心,同时也是加国最大的假货零售店,其出售的假货包括扬基陀螺,带有复仇者标记的盒装乐高超人玩具,以及最近风靡的售价仅$3元的蓝光光碟等。但真正的问题是由于这些假货看起来似乎质量很好并且包装精良(有些假货甚至还带全息防伪标志),许多消费者根本就不知道它们是假货。
 
Club Monaco曾聘请Lipkus做诉讼律师以关闭数家在跳蚤市场以$10元价格出售四件假T恤的摊贩点。Lipkus因此获得了容许查察令 (Anton Piller order),从而有权扣留一些商品作为证据。
 
据Lipkus称,有些品牌每隔几年就会爆发假货问题,他每年都会处理500至650宗造假案。Lipkus有时也会同时采取多种措施,他会和调查人员一起搜寻假冒产品;向出售这些假货的卖家发送并解释警告信(cease-and-desist letter);如果这些措施都没有效果,他会联合警方打击售假卖家。
 
随着类似eBay和AliExpress的网络零售商和分销商在中国呈现爆炸式增长,同时还有数千个私人网站应运而生,假货的销售和分销也变得更加容易,并且几乎不可能进行监管。据Ptycia称,这就像打地鼠游戏,有时候当局关闭了一家网店,但同一伙人很快就会重开另一家网店,因为这很容易并且成本也很低,只需要注册一个域名就行。
 
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皇家骑警在2005年查获价值$770万元的假货,到2012年时,皇家骑警查获的假货金额已经飙升至$3800万元。虽然流入加国的假货实际数量并没有下降,但据报道称,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在2015年至2017年间扣留的假货总额只有$60万元(但其中有近半货物没有附加价格)。目前,假货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入加国。
 
当消费者购买假货时,加国的品牌商显然会有损失,因为在一些不法零售商销售假货时,合法零售商出售的真品往往少人问津,从而会因此赔钱。而这些假货往往都是在肮脏不堪且缺乏安全保障的血汗工厂里由没完没了加班的低收入(有时候甚至是未成年)劳工制造出来的。
 
大部分加国品牌商都非常重视假货问题。比如Canada Goose已经在官网上设置了辨别真假和打假的网页。但是,假货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难以衡量,并且有些品牌,尤其是奢侈品品牌对打假并不积极,因为他们认为那些购买假货的消费者本来就不会花钱购买真货,因此他们的销售额并不会因此受损。可是,当市场上充斥着假冒Chanel钱包时,真货也已经开始失去自己的声威和价值。
 
造假犯罪成本低
在加国,造假的犯罪成本很低。造假不仅风险低,盈利高,警方在大部分情况下也不会真正关心造假问题,法院通常也不会对此加以关注,政府显然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解决。多伦多警察局55分局的Robert Whalen警探是加国公认的打假干探,即便他每个月可能只会花八到九个小时应对假货问题。
 
导致多伦多警方没有充足资源解决假货问题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警方还需要处理谋杀、吸毒和性侵等性质更为恶劣的案件。此外警方资源有限,并且预算也不断遭削减。与此同时,法院也对造假案件轻描淡写,造假者一般都是被控欺诈,持有犯罪所得财物和假冒商品罪名,他们所面对的潜在罚款和刑事处罚往往也不是很重。
 
大部分造假者都是来自传统黑手党、亚洲帮派和电单车帮派等有组织犯罪团伙或是与这些犯罪团伙有关联。并且造假所得往往难以追踪,甚至有可能用于资助人口贩卖和向恐怖分子出售武器等更为险恶的犯罪活动。在2015年发生的《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恐袭案中,枪手使用的枪支就是用在巴黎街头出售假耐克鞋所赚到的钱购买。
 
Barry Elliott不仅独力运作加拿大反欺诈中心的退款项目(Project Chargeback),并且已经找到一种可以阻止造假者从他们的银行融资的有效方法。加拿大皇家骑警下属的反欺诈中心此前一直通过紧盯商家账户打击邮件和电话欺诈,但在2010年收到一些有关假冒Canada Goose产品的投诉后,该中心也开始打击在网上售卖假货的商家。
 
Elliott在经过调查后,发现这些造假者的账户几乎可以100%追溯至中国的四家银行。据Elliott表示,虽然这些造假者已经被罚款$2000多万元,但这些罚款迄今仍未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Elliott称,虽然对于造假者来说,罚款只是造假成本的一部分,但在中国有组织犯罪团伙常常和银行有关联,并且中国的腐败现象也很猖獗。
 
Elliott花了很多时间帮助造假欺诈犯罪的受害者,但也有两种类型受害者让人无可奈何,一种是乐于购买假货并且不会就此提出投诉的消费者;另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可以拨打信用卡背面的电话要求退款的消费者。Elliott称,当局应该加强公众保护意识教育。
 
有一天晚上,Lipkus的公司接到一位学生母亲打来的电话,称她的女儿将十几个毛绒玩具全放到了房间外,并说这些玩具全是假货。这位母亲在对这些玩具进行检查后发现没有一个有“新材料制造”的标签。这位母亲气愤地说,加国的制度显然有了问题,因为现在居然是她七岁大的女儿来教育她假货会带来危险。
 
Lipkus称,现在一个孩子做了正确的事情,如果她能做到,那人人都可以做到。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