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十月革命与去中国化

 
 
今年的11月7日,是俄国十月革命的100周年。这个日子对共产国家的意义非凡,因为历史上第一个共产政权在俄国诞生。毛泽东曾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1917年11月7日在俄历是属十月,于中国之农历大概亦是十月。那么阿夫乐尔巡洋舰的那声礼炮,到底给中国送来了什么?严格讲与中国发生关系的是列宁主义,至于中国人奉承的究竟是怎样的马克思主义,争议尚存。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猛烈的去中国化。
 
去中国化这个词,原是大陆给李登辉及陈水扁蔡英文那些人的特定标签。意即这些人在台湾极力弱化中国元素,强化台独意识。中共对蔡英文等人标以去中国化这个词确实很奇妙,但却原来将近百年中共在中国的实践、以及使中国发生的实质变化,正是去中国化这四个字。
 
一战的时候,同盟国的德意志在对付西线英法的同时,亦承受东线协约国强敌俄国的压力。苏东波以后解严的史料表明,当年德国策反被德警逮捕的列宁(所以普京称列宁为叛徒),提供经费让其买武器发动反俄国沙皇的革命,从而减轻东线的压力。列宁事实上做到了,由十月革命推翻了经二月革命逼沙皇尼古拉二世退位之立宪民主党的临时政府,随后与德签《布列斯特和约》割让领土,并宣布退出战争。内政上列宁欲以无产阶级专政变通马克思主义,操纵俄党政治局决定:驱逐一批知识分子,镇压要求选举、自由贸易等的克朗施塔得水兵。1921年开始禁出版、集会和言论自由。1922年列宁在俄共11大上表示:“凡是公开宣传孟什维克主义者,我们的法庭应一律予以枪决”。同年苏共颁布法令《关于行政驱逐》,至当年二百多万人被驱逐或被迫流亡国外。早已退位的沙皇全家被残杀,无产阶级专政终于在俄国实现。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说,“列宁为了把一半的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后来斯大林于苏联的残酷独裁统治,正是建基于列宁主义的专制路线。
 
为何苏联锚上中国,欲在中国推行列宁主义。大概第三国际认识到,以欧洲深厚的基督教意识和文化传统,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难有根植的土壤,所以把眼光投向东方的落后国家,也许那里较易推行暴力和专制。就连中共的首任领袖陈独秀都意识到,专政形成一党统治最后成为党领独裁。东方国家的共产化导致独裁统治,说明当年共产国际的判断有一定的见地。
 
随着满清覆灭中国进入民国,虽然袁世凯之后中国处军阀掌政时期,国家的稳定具相当的问题,但国家整体上仍处在进步的进程。以孙中山国民党引领的北伐,就是国家进步和改善的推动。战争需要资源,孙中山国民党寻援不易,新兴的苏俄除了策动第三国际在中国组建共产党,还有条件的以武器军援及军事训练(黄浦军校),支持国民党广州政府发动北伐战争。有史料披露,当年苏俄一面支持北伐一面却向北伐的对象吴佩孚示意支援(遭拒)。这个套路很明显欲复制俄国从二月革命至十月革命的模式。不料蒋中正在北伐成功时,发动了针对中共的清党行动,以后中共便发动南昌武装暴动,直接向国民党政权发难。三十年代中共在江西瑞金仓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国民政府摆平军阀艰难统一国家的前提下,国中之国无疑是反叛国家统一、忤逆中华统合的民族道统,政治上是典型的去中国化行为。如果台湾真有独派存在,那其实该说他们并不孤立,中共的前行有援可引。今日蔡英文的跃跃欲试,比比当年的中共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学目标是共产主义,列宁主义的核心是暴力实现共产主义即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则将之细化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及继续革命论。如今中共的不忘初心,显然是高举“列宁主义万岁”(此为当年中苏论战九评中的一篇文章之标题),去中国化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抗战后中共武力击败国民党成立新政权,无产阶级专政才真正在大陆施展。镇反肃反,多少人头按比例(中共中央文件有具体比例之规定)大量落地。三反五反、社教运动四清运动、直至文革,多少人挨整,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一个民族国家的概念有三要素:国土、人种(人民)、及文化。如今该收回的国土未收回,连十月革命后苏联承诺归还的由前不平等条约侵占之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现居然也已法定化的永久归俄。去掉几千万非正常死亡人口,幸运的是中国人口的基数太大,仅管在雾霾等恶劣环境中遭损害,人民在数量上这一块尚能支撑,虽然当局已感悟到激烈的一胎化政策必须改变。
 
那么文化呢,这大概是最明显令人感受的一块去中国化。中共执政后全盘照搬苏联的一套,连学校中受英美教育的老师也被逼学习苏联教科书英语教学法。僵化的计划经济就像既机械僵化的苏联模式又无比浪漫的马克思主义那样,使中国的经济几乎崩溃,人民的生活如同今日之北韩苦不堪言。可无产阶级专政却坚强无比,宪法上的言论、出版、集社等自由永远只在纸上、进入不了现实生活。人们要问,为什么六四这样的惨案仅发生在中国?1992年苏联剧变时,俄当局已备下了数十万逮捕证和数十万手铐,但镇压还是发生不了。在暴力专政方面,中国党显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俄罗斯的基督教传统尚存,军警显然还不至于违背基本伦理人常,向手无寸铁的人民开枪。对原本无宗教传统的中国,经过文革各类宗教被彻底荡涤,维系中国人道德和伦理的基本传统和文化也荡然无存。这就是同样是疯狂领袖的疯狂指令,却有执行者的不同之响应,而非习近平所说当时的俄罗斯“竟无一人是男儿”。正如托尔斯泰描绘的俄罗斯灵魂,始终与东正教在俄国的土地上长相伴随。但中国大陆,传统的释儒道被扫进了垃圾堆,西方传入的有益民众道德伦理教化之基督教亦被剔除干净,仅剩下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在傲视。好彻底的去中国化。
 
巧的是中共19大的闭幕差不多正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际,中共的理论家还来不及将十月革命的意义与现今中国的关系,在政治报告中展现出来。但会后习党领带着全体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会址握拳宣誓不忘初心,于是各地也群起效仿。与其说文革后中国的经济有很大起色,不如说要拜中共略为松懈了在所有制及政治上专政的紧箍。如果说今天中国的强国梦仍要靠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那一带一路上洋溢的这种精神岂不令人惊骇。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