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末日降临?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终止与川普合作
Flynn's lawyers cut off Trump team in sign of talks with prosecutors

 
 
据《环球邮报》报道,据四名涉案人士称,美国总统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的律师近日已经通知川普的法律团队他们不能再讨论特别检察官的调查,这表明弗林可能正在配合调查或是谈判合作协议。
 
目前,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正牵头调查川普的幕僚是否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与俄罗斯串通以致希拉里败选,而弗林就是这项联邦调查的中心人物。在此之前,弗林的律师一直与川普的法律团队分享有关特别检察官调查的信息。
 
据四名涉案人士称,弗林与川普的合作协议已经终止。虽然弗林的辩护律师在特别检察官调查期间一直与川普的法律团队共享相关信息,但鉴于此举会引发利益冲突,他们必须停止这种做法。在一名当事人配合检察官的调查,而另一名当事人仍在被调查时,双方的律师进行合作是不合乎职业道德的行为。
 
但是,仅凭弗林的律师终止与川普法律团队的合作并不能证明弗林正在配合穆勒的调查,因为一些律师一旦开始和检察官进行谈判就会退出信息共享协议,而这种谈判有时候会以失败告终。
 
但尽管如此,弗林的律师终止与川普法律团队的合作仍会让川普的律师相信弗林即便尚未配合穆勒的调查,至少也已经开始就合作事宜进行讨论,弗林及其儿子都被认为有重大犯罪嫌疑。
 
弗林的律师和川普的律师都拒绝就此发表评论。上述四名涉案人士也都因未获授权公开谈论此事而要求不具名。
 
如果能与弗林达成合作协议,穆勒将得以了解川普的竞选活动以及其上台执政初期闹哄哄的几周的幕后情况。弗林曾是川普最核心的幕僚之一,他是川普提出的“美国利益优先”(America first) 民粹主义政纲的打造者,并且一直支持美国与俄罗斯建立更紧密关系。
 
实际上,弗林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就曾与俄罗斯有过联系,2015年他在莫斯科出席一个活动时曾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同坐一桌,此外他也是与俄罗斯进行会晤的过渡团队中的重要人物。
 
美国白宫最近几周一直在抵抗针对弗林的指控,尤其是在川普的另外三名前幕僚 亦遭到指控后,他们分别是川普的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前竞选助理盖茨(Rick Gates)和前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
 
但是,这三名前幕僚无论是声望,还是对川普的重要性都不能和弗林相提并论。退役三星将军弗林是川普的早期支持者,同时也是没有外交经验的川普的重要代表。川普上任后任命弗林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以帮助“恢复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导地位。”
 
穆勒对弗林的调查涉及弗林在总统过渡期间曾私下与俄罗斯大使及川普的女婿库许纳(Jared Kushner)会面。据称,在过去一年里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人士一直在寻求会见川普的竞选官员,甚至有时候还承诺提供关于希拉里的“黑材料”。
 
弗林一直被视为川普的忠臣,但是他在最近几周曾向朋友表示很担心自己的儿子迈克尔(Michael Flynn Jr.)会遭到指控,迈克尔曾担任父亲的首席参谋,并曾参与弗林所涉的多起金融交易。
 
弗林本应是川普的国家安全团队的核心人物,但他却因为私下与俄罗斯大使Sergey I. Kislyak交谈而被迫辞职。弗林处理这些谈话的方式不禁令人怀疑川普身边的人隐瞒了他们与俄罗斯的关系,从而使得川普在执政的头一年里更加焦头烂额。
 
在川普宣誓就职四天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就询问了弗林与俄罗斯大使通话一事。美国前代理检察长耶茨(Sally Q. Yates)称,弗林在与俄罗斯大使谈话的问题上误导了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 令美国情报机构和执法机关深感担忧,耶茨还曾因此警告白宫,弗林可能容易受到俄罗斯方面的勒索。
 
弗林在总统过渡期间与俄罗斯大使的谈话是导致他下台的导火索。在此事被爆出后,弗林曾告诉彭斯双方只是说了节日问候等客套话,此次谈话发生在去年12月底,当时奥巴马政府刚刚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虽然彭斯和白宫的新闻官员都曾反复公开声称弗林只是和俄罗斯大使互致节日问候,但实际上弗林和俄大使已经谈论过制裁问题,这也导致人们产生候任政府试图削弱即将离任的总统和讨好莫斯科的想法。
 
直到有新闻爆出美国联邦调查局对弗林进行了询问,并且耶茨亦警告白宫弗林的虚假陈述可能导致他容易受到俄罗斯方面的勒索后,川普才要求弗林辞职。
 
在这之后,弗林的法律麻烦便越来越多。据称弗林并未在财务披露表中列出来自与俄罗斯相关实体的收入,他未有提及曾在莫斯科做过有报酬演讲,也并未透露从与俄罗斯有关的公司获得的其他报酬。
 
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 在国会作证时曾称,在弗林辞职后的第二天川普就在椭圆形办公室和他单独会面,要求他结束针对弗林的政府调查。川普的这一要求引起科米的高度关注,他随即写了有关此次会面的备忘录。
 
穆勒手下的调查人员已经开始询问证人弗林在2016年大选期间是否接受过土耳其政府秘密支付的酬金。弗林在离职很久后才透露土耳其政府曾向他支付逾$50万元酬金。
 
从某种程度上说,弗林的辞职也是导致川普陷入一连串麻烦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在川普解雇科米后,有新闻爆出川普曾要求结束针对弗林的调查,而这导致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人们也因此得知川普曾试图阻挠相关调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