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急诊精神病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
Most in mental health crisis don’t get timely psychiatric care in Ontario

 
 
 
导读:安省现行的精神病医生薪酬模式已经导致精神健康保健系统支离破碎,一些急需治疗的精神病患者因此深陷困境。除了调整精神健康专家的收费标准,专家还建议彻底改革精神科医生处理优先患者名单的方式。
Summary: The current payment structure for psychiatrists in Ontario has created fragmentations in the mental healthcare systems, leaving those in critical need for treatment falling through the crack. Apart from tweaking the fee scales for mental health experts, it is suggested that overhaul is required for how psychiatrists handle their patient priority list. 
 
 
据《环球邮报》报道,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在安省因企图自杀而送往急诊室救治的患者中,大部分人都未能在六个月内接受精神病医生的治疗。
 
报告还发现,即便是因为严重精神健康问题而入院的患者也很少能够及时得到后续护理。虽然政府提供了专家额外补贴,但在这些精神病患者中仍有三分之二的人未能在出院后的第一个月内到精神科医生那里接受后续护理。
 
安省急诊精神病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
该份于本周一(12月11日)发表在《加拿大医学协会杂志》(CMAJ)上的大型研究报告突显出安省精神健康保健系统存在的顽疾,那就是即便是处于危急中,最需要帮助的精神病患者也无法及时得到接受过最专业培训的专科医生的治疗。
 
而如果当局不改变精神病医生的薪酬结构,以及他们在健保系统内的工作方式或选择患者的方式,那情况仍然不会有所改变。实际上,随着一些精神病医生,尤其是在小型社区工作的精神病医生接近退休年龄,精神病医生短缺的情况会变得更加严重。
 
该项新研究追踪了安省政府在2011年推出旨在鼓励精神病医生对出院或自杀未遂的精神病患者进行治疗的薪酬激励措施后的情况。在过去五年里,来自临床多伦多科学评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Clinical Evaluative Sciences)和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的研究人员追踪了38万名精神病患者的情况,在这其中有7.8万人企图自杀。研究结果发现,在曾经企图自杀的精神病患者中,只有40%的人在急诊救治后的六个月内接受了精神病医生的治疗,并且这种情况在过去五年里一直未有改变。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每次预约约$30元,以及每治疗一名患者每年$200元的奖金制度实施后情况没有任何改变。
 
报告作者称,这可能是因为奖金金额不足以起到激励作用,或是一些精神病医生根本不知道有这些奖金。
 
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有太多精神病医生在其他地方忙着捞钱,因为那些地方赚钱更容易。目前,精神病医生是唯一能够以谈话治疗向公共健保系统报销服务费的精神健康专业人士。而对于进行私人执业的精神病医生的治疗方式,或是他们所选择的患者也几乎没有任何限制。比如在多伦多,有许多精神病医生可以连续多年只为一小群患者提供治疗。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患者往往都是来自于富裕社区。
 
与此同时,家庭医生亦称精神病医生是最难预约的专科医生。在几年前于温哥华进行的一项试验亦显示,在温市230名进行私人执业的精神病医生中,只有六人可以及时接诊。
 
专家献计献策
该研究报告的合著者之一,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的绩效改善医疗主任库尔达克(Paul Kurdyak)称,精神健康保健系统的现状是有许多人在接受他们似乎并不需要的服务,同时还有许多急需治疗的人深陷困境。
 
从根本上说,也就是现有系统允许最训练有素的精神健康专家为一些可能并无需要的人提供长期的精神治疗,而那些最严重的精神病患者却在苦苦等待初次就诊。
 
Kurdyak指出,尽管精神病医生只是精神健康保健系统的一部分,但政府仍应该效仿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采取类似措施,在这些国家精神病医生几乎就是精神顾问的角色,他们只为最严重的精神病患者提供持续治疗,并且他们提供谈论治疗的费用也远远低于安省。
 
Kurdyak同时称,在美国,一些私人健康保险公司直到精神病患者出院又到精神病医生那里接受后续护理后才会向相关医院支付费用,Kurdyak指出,承认后续护理的重要性不仅有助于提高康复率,还可以减少复发,从而可为健保系统节省大笔资金。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Kurdyak称,除了调整精神病医生的收费标准,比如提高就诊费用降低持续治疗费用,另一个方法是让医院或诊所处理精神病医生的患者名单,以便能让最严重的精神病患者得到优先医治,目前其他专科医生都已经采用这种标准做法。
 
Kurdyak称,目前安省各医院和诊所的精神病治疗情况参差不齐,比如在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的危机诊所内,严重患者通常在五天内就可以得到精神病医生的治疗,并且还会随访六周。但是目前安省并没有就此实行统一的医护标准。
 
此外在英国等国家里,改变精神病医生的执业方式还意味着让更多公众去寻求社工和心理学家等其他费用更便宜的专业人士的帮助。上周,魁北克省已宣布计划建立全省范围的精神病公共治疗系统,安省也已经开始在小范围试点类似模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