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什么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采用不同策略?
Why US has different approach toward Russia and China?

 
 
普金的俄国是斯大林苏联共产主义帝国的“后身”。习近平的中国则是毛泽东共产极权主义皇朝的“延续”。按道理来讲,这两个(前)共产极权主义国家,都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乃至军事上有严重威胁。按理,美国在对待这两个国家的政治和军事策略和行动上, 应该十分一致。
 
可是实际的情况却并不尽然。特别是在对待中俄两国的态度上,美国显现出非常明显的不同之处。或者讲得明显一些,那就是美国对俄国的态度和策略,要比对待中国的严厉得多。对多数人来说,这都有令人“费解”之处。
 
普金的俄国已非残酷阴暗的斯大林所统治的苏联, 而习近平的改革开放中的中国,也已经不是毛泽东时代的极端专制独裁皇朝,但是这两个国家的“共产主义政治体制”的本质却并没有改变。两国在政治上,军事上,外交政策上,都与美国有根本性的针锋相对的利害冲突。但是美国在对待中俄两国的外交,军事,政治和经济政策的态度上,却已经变得不像传统上的“一视同仁”政策那样,而是变得有明显的差异, 或有“近中抗俄”的倾向。这是有具体的事实根据的事实。
 
从地域政治的角度观之,苏联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它在东欧的领土霸权, 除了已经脱离苏联的卫星国地位而独立的七国以外,当今的俄国仍然在这个地域称王称霸。比如不顾世界各国发反对和谴责,普金霸占了已经宣布独立的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半岛,并蚕食其东部的领土; 在波罗的海延岸早已脱离苏联的三个小国,其领土和主权也不断遭到俄国的野蛮侵占,至于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地域,俄国更以“联叙抗美”的姿态和行动,公然与美国的伊拉克政策作对抗。更不断以“与美国同归于尽”的核武威胁,威吓美国因此所展示的军事干预行动。
 
而最令美国感到无法忍受的是普金的俄国更大胆地以肮脏无耻的政治手段,购买美国内部的“政治渣滓”,干预、破坏和左右其2016年的总统大选,并在实际上助长了像川普那样的,公然亲俄的无能大商贾登上美国的总统宝座。事实证明,从总统竞选开始,直到他当选总统至今的一年时间里,川普无耻地显示出其极端亲近普金和俄国的外交政策。它令以民主党为首的美国政坛和政客,和反对川普的民众, 感到无比愤慨和震撼。 目前,川普总统的民意支持率已经滑落到32% 的历史新低。美国民众对俄国的观感如何,可想而知。
 
相比之下,自从邓小平上台,直到习近平执政至今,中国一直奉行着“不干预任何国家和地域” 的“和平外交”政策,只是埋头搞国内建设,和积极发展国际贸易的一贯政策,一切都以“做买卖,赚美金”为国家的主要任务。也因此,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一直扮演着一个“绝不干预他国内政”的国策。
 
虽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曾经谴责过北京在西藏问题上所展现过的严厉统治手段。但是中国坚持声称,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在西藏发生的事件,“是中国在统一疆域过程中的国家内政”,外国无权干涉。
 
这显然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不像乌克兰对俄国那样,它在历史上从来都是一个独立国家,普金霸占克里米亚半岛的行动,显然是一个公然违反国际法规的侵略他国领土的行动。中国在南海的,包括太平岛在内的岛礁主权问题上,也一值显示出强硬的外交态度和军事立场。可是南中国海从古至今一直是中国的“内海”,它几乎是一个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但是除此之外,即使是对像连美国也不敢否认的,中国对钓鱼岛的无可争辩的领土主权问题上的态度,除了在外交辞令上坚持立场以外,也一直没有采取过任何形式的激烈军事行动。事实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中国的南海问题上所展示的坚定执着立场,并没有导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任何形式的反感和对抗行动,乃至外交辞令,整个欧美国家的政体反应,还是相当低调。
 
换句话说,中国在过去的近四十年时间里,所唯一注重和实施的是大力发展国内经济和推广国际贸易的政策。拿一句中国人所贯用的词汇来形容这种外交政策的话,那就是“诸事不管,低头赚钱”的态度。而且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它一直以一个“不管闲事”,或“和事老”的角色出面。
 
中国最重要的的经贸对手是美国,中美两国之间当然有“不平衡的贸易政策”所导致的利益冲突纠葛和问题,但是实际上,中国销往美国的大宗廉价商品,长期以来,一直令广大的美国民众降低了生活费用,也因此“提高”了美国民众的生活水准。
 
当然,中国也因此从美国赚了很多的钱。目前,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主”,中国握有天文数字的美国债卷。有人夸张地称,如果中国今天要美国全部还债的话,美国必将面临”彻底破产”的局面。因此,目前中美之间的最大矛盾不是政治上或军事上的, 而是经济上的或经贸利益上的纠葛。这也是美国在国际关系上,“反俄亲华”,或“反俄不反华”的主要原因之一。
 
站在中国民众的久远前途的立场,和改变中国的“一穷二白”的经济地位立场观之, 中国的这种“和平外交政策”,显然是非常明智和非常踏实的长期国策。事实上它已经令中国初步脱离了极端贫困地位的成就,并赢得了世界超级强国美国的初步赞赏和款待。事实上, 像中国那样的国家, 在国际上做强劲有力的“和事老”, 要比在政治上“标新立异”的立场明智得多。
 
这也是世界超级强国所采取的“反俄”不“反华”的外交政策的主要原因。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