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补选尘埃落定 结果说明了什么?

               
 
联邦补选大战,最终尘埃落定,保守党输去了原有的铁票区:温哥华南素里一-白石选区。自由党在众议院里又增多了一个位子,这样的结果究竟说明了什么?
 
根据现在国会的议席分布状态,无论这次补选结果如何,都不会改变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力量对比。但是由于自由党已执政近半,今年以来又有不少极具争议的政策出台,近期还被财长利益冲突丑闻搞的疲于招架,所以媒体自然对选民会不会利用补选机会惩罚自由党产生兴趣。
 
出乎一些舆论预测之外,在12月11日的补选中,在纽芬兰、萨省、士嘉堡爱静阁的选区中,自由党和保守党分别拿下了原本属于自己的议席,唯独南素里白石这个保守党的老区被自由党攻陷。如果说补选是一次选民对执政党的"惩罚"机会,但是从这一结果来看,选民好像还没有产生动力去惩罚执政自由党,反而让反对党失掉了一席。
 
其实,本次补选出现这种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自由党利用执政优势从公布补举日期到实际投票只有五个星期时间,在执政党早已胸有成足甚至内定好人选的情况下,反对党匆匆上阵、临急备战,从人选产生到竞选宣传都措手不及,选情受影响也在所难免。
 
其次:对于联邦选举,选民一般是看政党政纲。但是有时侯个人因素也会影响选民支持。比如在南素里白石选区,自由党候选人Hogg就是白石前市长,而保守党候选人Findlay是曾经落选的前国会议员。在爱静阁选区,自由党利用公众对陈家诺的同情以他遗孀叶嘉丽为候选人,而保守党则是名不见经传的33岁年轻人邹大松。无论在南素里和爱静阁,自由党与保守党的侯选人两相比较,在人气上就有了明显的高低之分。
 
其三:新民主党的不济也间接帮了自由党。曾经担任国会正式反对党的新民主党,自从林顿去世后就一蹶不振。在今年10月1才当选为党领的杰米•辛(Jagmmeet Singh)由于不是国会议员,缺少曝光机会,在国内几乎没人知晓。而且,由于现在杜鲁多的许多政策想法早不是克雷蒂安时代的自由党,几乎就是新民主党的翻板,这样也当然吸引了一大部分新民主党的传统支持者。
 
其四:政党选举除了党纲、政策,还要讲策略。从这点上看,保守党还是做的不够。与具有总理的身份可以整天在媒体上曝光的杜鲁多相比,新当选的保守党领袖希尔显然吃亏不小。如何宣传希尔和推广保守党,让大众认识了解?这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做更多的努力。在这次补选中,在爱静阁选区,面对自由党打同情牌推出以继承先夫之名出征的侯选人叶嘉丽,邹大松在让社区广泛了解、利用媒体宣传方面显然位于下风。
 
执政到中期,尽管杜鲁多的自由党也像历史上不少执政党一样遭遇到非议,发生了“中年危机”,但是选民还是没有用选票予以惩罚,这说明了什么?是否在说明人们依然认同自由党政府施政?根据最新民调,目前保守党的支持率是32%,自由党的支持率是39%,还有7个百分点之差。但是由于自由党在2015年上台是46%的支持率,所以从这个数字变化上看,杜鲁多政府失去的支持并不小。该党在近两次补选中的胜利,也许未必说明其施政得到了多少支持,只不过是与反对党的根基未稳有关。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Charlie (未验证) on 星期二, 一月 2, 2018 - 16:45
支持 --- 联邦自由党, 因为他们照顾移民利益; 反对 --- 安省自由党, 因为他们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