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耶路撒冷归属这个马蜂窝可不好捅

 
 
最近美国总统川普宣称,要把美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公然自说自话地将争议了千百年的耶路撒冷判给了以色列,不仅遭联合国一百多个国家的反对,也着实再次捅开中东地区阿以冲突、以及伊斯兰教犹太教基督教之间矛盾的马蜂窝。血与火将再次替代协商、宽容和共存,继续书写耶路撒冷3千多年的历史。
 
据载,约有一千年的时间,耶路撒冷完全掌握在犹太人之手;约四百多年的时间,转由基督徒掌管;之后的一千三百年,受到伊斯兰世界的统治。这三大信仰为了取得耶路撒冷,动用过刀剑、投石机和枪炮。亚伯拉罕的子孙将耶路撒冷视作圣地,他们深信审判日的到来,许多人愿意将生命的最后阶段留在耶路撒冷、并葬在那里,以求在审判日得以复活。一向以来因为宗教原因,耶鲁撒冷生活有犹太人、阿拉伯人、希腊人、拉丁人及亚美尼亚人、甚至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人,等等。这里有犹太西墙、犹太会堂;基督圣墓教堂(分别由东正教希腊人、基督教拉丁人、以及基督教亚美尼亚人掌管和仪式操持),非洲埃塞俄比亚人参与修道院和礼拜堂的事工、用阿姆哈拉语咏唱诗歌;举世闻名的金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每天数次由扩音器在塔尖向四周发出高亢的阿拉伯语叫拜。耶路撒冷设有基督徒区、穆斯林区、犹太区、亚美尼亚区以及美国区等其他杂居区。教堂有希腊正教堂及其宗主教驻地,圣雅各主教堂及其亚美尼亚宗主教驻地,圣殿山下,除了阿克萨清真寺圆顶清真寺和圣墓教堂,还有新教的基督教青年会以及耶书仑犹太会堂等。千百年来各色人等杂居,各宗教各教派共存,除了十字军及基督徒统治期短暂限制过犹太人进入。争斗与共存,是耶路撒冷的常态,没人能够人为打破圣城的常态平衡,大概亚伯拉罕的子孙尚未泯灭共存的宽容。
 
历史上,圣城发生的战争不知其数。虽然战争多假以宗教的名义,但本质上乃经济和土地利益之争,许多次以耶路撒冷为目标的十字军东征就是如此。二战后以色列立国,随即引发对耶路撒冷归属的争议及阿拉伯以色列之间的民族矛盾。一开始英法欲借此重回中东、以控制战略要地苏伊士运河。在前苏联的强烈反弹下、以及英法国力的日衰下,由美国顶替支撑以色列,欲据此掌控中东,70年来中东战事不断。以巴双方,都声称以耶路撒冷为自己的首都。该城的归属和地位,一方面维系着巴勒斯坦的生存空间和泛阿拉伯民族及国家的感情,另一方面维系以色列在中东的发展趋势,以及美国将以色列作为中东桥头堡的发展态势。虽然耶城的最终地位未定,但前几任的美国总统基本倾向于巴以共存共处,无人愿意主动去捅耶城归属这个马蜂窝,因为这直接意味着战争。
 
川普总统的美国第一,当然欲在对外政策和国际事务上有所体现。面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欧亚大陆板块战略,美国以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欲通过以色列影响和把持)作为对中国-伊朗-俄罗斯的西进阻隔,态势已渐明朗。而通过以色列挑事的由头,耶城的归属是个最现成最敏感的锲入,要不川普对远隔千里外圣城归属的主动表态岂不令人费解。毕竟川普总统的心智,还在正常的状态吧。
 
历史表明,三千年的战争和冲突解决不了圣城耶鲁撒冷的问题。但柏林墙下的东西柏林模式,也许是耶路撒冷的一个解决办法。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