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银行:安省提高最低工资可导致6万工作丧失
Ontario minimum wage hike causes 60,000 job loss: BOC

 
 
导读:安省提高最低工资在经济学家和商界中引发了激烈争论。虽然加拿大央行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小企业会因此遭受负面影响,但反对者却认为工资上涨将促使消费者增加开支,从而有利于加国经济发展。
Summary: The Ontario minimum wage hike has sparked heated debate among economists and the business community. While a BOC study paints a bleak picture of its effect on the small and medium sized businesses, opponents argue that the wage hike will lead to higher consumer spending that benefits the economy. 
 
 
在Indigo公司工作的Sarah Desabrais正在期待自己的工资在今年1月底能够涨一点,因为从今年1月1日起安省的最低时薪已从$11.40元涨至$14元。
 
22岁的Desabrais在过去五年里一直拿着最低工资,她称自己并不确定最低工资上调会带来何种影响,但人们都在担心这不会改变任何东西,因为即便每个人都能赚到更多钱,物价可能也会继续上涨。
 
Desabrais每天都在担心汽油、食品和房租等日常生活开支将会上涨,她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加拿大央行去年12月发表的一份工作人员报告称,最低工资上调可能会导致加国在2019年之前流失6万个工作岗位,并会进一步推高物价。
 
但是,经济学家认为Desabrais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工资上涨只会促进经济发展。
 
加拿大央行的报告以及其他一些报告均指出,最低工资上涨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发表的报告称,该联盟去年7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安省有34%中小企业主表示最低工资上涨会促使他们考虑出售、关停或搬迁自己的企业。
 
去年9月,安省多个商业游说团体委托加拿大经济分析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Economic Analysis)所做一份报告指出,如果工资上涨之势持续五年,工作岗位将会进一步减少。
 
加拿大会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首席经济学家亚历山大(Craig Alexander)表示,加拿大经济完全可以应对规划好的最低工资上涨带来的影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工资上涨会拖累加拿大经济。目前阿尔伯塔省、魁北克省以及爱德华王子岛省也都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上调最低工资。
 
其他一些经济学家亦表示,确定工资上涨可能会带来的影响是很复杂的事情,并且加拿大央行研究报告中作出的最初预测结果不够精细。
 
比如,加拿大央行的报告并没有说将会有6万人失业,而是称新创工作岗位将会减少6万个。报告还称,因此减少的工作岗位数量可能少至3万个,也有可能多达14万个。
 
亚历山大称,加拿大央行很清楚相关数字难以确定,因此只是划了一个范围,因为央行考虑了不同层次的员工数量,所以其划定的范围非常大。
 
去年11月是有数据可用的最后一个月,从当月的全国就业数字来看,加拿大央行报告所估计的工作岗位流失数量约占全国就业总数的0.3%。但与此同时,加国在去年11月亦新增了8万个就业岗位。加拿大央行还估计,目前加国约有8%的员工在拿最低工资。
 
该份报告的作者拒绝接受《多伦多星报》的采访。
 
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 的高级经济学家布洛克(Sheila Block)称,因此根据该报告的估计,最低工资上涨导致的工作岗位流失数量还不到一个月的新增工作岗位数量,实际上该份报告已经证实最低工资上涨并不会影响整体就业状况。
 
实际上,亚历山大此前就已经表示由于不确定因素太多,人们很难预测最低工资上涨将会带来的影响。
 
比如,加拿大央行的报告就指出,如果在最低工资上涨后平均工作时数有所下降,那么失业人数也会减少。
 
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的高级经济学家麦克唐纳(David Macdonald)表示,决定最低工资上调会对就业产生何种影响的另一个因素是由加拿大央行控制的利率。加拿大央行行长已经警告称利率还会进一步上升。
 
麦克唐纳称,如果加拿大央行不再加息,那最低工资上调对就业的影响就会更低。
 
亚历山大补充道,影响就业的其他因素还包括企业业务的自动化比率,以及有多少收入超过最低工资的员工要求按比例增加自己的工资。
 
亚历山大称,总而言之加拿大经济完全可以适应更高的最低工资,人们将拭目以待由此导致的结果。
 
亚历山大和布洛克都预测,最低工资上调可能会对低收入员工数量较多的特定行业和社区产生较大的影响。
 
亚历山大称,一些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比如零售业、食品饮料业和旅游业并不会将最低工资上升导致的上涨成本完全转嫁给消费者,许多企业将会尝试作出调整,这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招聘模式和经营模式。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最低工资上涨会让低收入员工的口袋里有更多钱。一直积极支持上调最低工资的倡权组织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 in Toronto)的协调员拉德(Deena Ladd)表示,当这些低收入员工的口袋里有更多钱时,他们就会花掉更多钱。
 
拉德称,如果低收入员工的工资有所增长,他们就会在当地花更多钱。
 
拉德同时称,加拿大央行以及其他一些机构发表的类似报告导致了毫无根据的担忧,她认为最低工资上涨可以帮助一些低收入员工摆脱贫困。
 
拉德称,消费者口袋里有钱可以促进经济蓬勃发展,对于许多工人来说,最低工资上涨意味着他们的收入可以增加$300至$400元,而这些钱可以让他们购买很多东西。
 
麦克唐纳称,报告所引用的经济模式往往都忽略了最低工资上涨带来的好处,这些经济模式常常被提起,每当最低工资上调时,就会有报告称这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但这却未必会发生。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