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CAMH获$1亿匿名捐款
A donor is giving a record $100 million to CAMH — and doesn’t want to be named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一名匿名捐款人日前向多伦多的精神健康和瘾疾中心(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简称CAMH)捐款$1亿元,创下该中心单笔捐款最高记录。
 
CAMH总裁Catherine Zahn在该中心一个健身房公布捐款消息后向近200人的欢呼人群称,她内心亿分感谢这位慷慨的捐款人,她很高兴CAMH现在终于有机会以自己一直暗自构想的方式推动梦想前行。
 
这笔巨额捐款将用于支持精神疾病的研究,目前加国约有670万人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扰,精神疾病也是全球致残的主要原因。
 
这位坚持匿名的捐款人在媒体发布会上称,他相信CAMH已经充分做好在精神健康研究领域带来变革性影响的准备,他亲眼目睹了精神疾病对个人及其家庭造成的破坏性影响,他想为下一代研究人员和科学家提供支持,以让他们从事将会直接改变护理格局的研究。
 
这笔捐款于本周四(1月11日)上午11点宣布,将用于支持招募和留住顶尖科学家,并鼓励他们抓住机会进行自己的研究。
 
捐款人称,为了实现跨越式发展,这笔捐款还将用于支持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
 
这笔捐款是加国精神健康中心迄今收到过的单笔最高额捐款,同时也是加国所有卫生机构中收到的为数不多的巨额捐款之一。
 
去年9月,多伦多慈善家Peter Munk向多伦多综合医院以他名字命名的心脏病研究中心捐款$1亿元。
 
在2014年,企业家Geoffrey Cumming向卡尔加里大学医学院捐款$1亿元。
 
Zahn表示,这笔捐款和发现基金(Discovery Fund)将有助于科学家改进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和预防。
 
Zahn称,CAMH将用这笔捐款招募和留住优秀的科学家,并将创建一个用于帮助该中心的年轻科学家成长和发展的基金。Zahn还称,CAMH将设法为将会专注于了解疾病机理,以及寻找有效诊断和治疗方法的真正前沿研究项目提供资助。
 
Zahn同时称,她并不清楚捐款人为什么要坚持匿名,但她称将这笔捐款给人们带来巨大希望。Zahn称,对此她没有任何其他解释,或许有些人认为匿名捐款可能是最神圣的捐赠方式。
 
Zahn表示,这笔捐款可能会拆分为小额捐款和用于直接开支。
 
CAMH所隶属的多伦多大学的医学院院长Trevor Young表示,这笔捐款将帮助研究人员探究许多脑部疾病的基因遗传基础。
 
Young在接受邮件采访时称,目前研究人员正处于非常重要的医学研究时期,有关人类基因的探索引发了许多有关人类为什么会生病的基本问题,而这些问题将会导致新的治疗和预防方法。
 
Young同时称,相关研究不仅会让癌症等身体疾病的患者受益,了解抑郁症、精神分裂症以及其他精神疾病的生物学根源无疑也会带来更好的治疗方法和更理想的预防措施。
 
Young还称,这笔捐款会对多伦多市以及安省各地的许多居民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这笔资金势必会开启许多崭新的和令人兴奋的研究,而当地居民将有机会加入其中,CAMH也将因此能够为罹患严重精神疾病的人士提供更加尖端的治疗方法。
 
曾在CAMH成功治疗一名50岁抑郁症患者的Tom Churchill也对这笔捐款心存感激,
 
Churchill称,他很感谢捐款人,因为这笔捐款将为许多人提供帮助,没有人知道这笔资金会在精神健康研究领域带来什么样的突破。
 
CAMH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Darrell Louise Gregersen表示,这笔捐款将为CAMH注入巨大动力,为精神健康研究带来希望。
 
Gregersen在一份新闻稿中称,CAMH基金会深深感激这位捐款人投资$1亿元支持研究人员进行世界领先的临床研究,并投资一些通常无法获得优先资助的高风险、高回报研究项目。对CAMH的捐款正在改变精神疾病治疗的未来,给所有加国人士带来了希望。
 
慷慨的捐款人
以下是多伦多市及大多伦多地区的医院接受的其他高额捐款:
$1.3亿元:在2014年,罗渣士(Rogers)家族向多伦多病童医院,大学健康网络和多伦多大学捐款$1.3亿元,以设立Ted Rogers心脏病研究中心。
 
$1亿元:在2017年,Peter Munk捐款$1亿元设立Peter Munk心脏病研究中心。
 
$5000万元:在2015年,Myron和Berna Garron向多伦多东区总医院(其主要院区现在已更名为Michael Garron Hospital)捐款$5000万元。
 
$5000万元:在2013年,Slaight家族基金会向大学健康网络、精神健康和瘾疾中心、圣米高医院、多伦多新宁保健科学中心和西奈山医院捐款$5000万元。
 
$5000万元:在2006年,Joseph和Wolf Lebovic向西奈山医院捐款$5000万元。
 
$4000万元:在2014年,Peter Gilgan向多伦多病童医院捐款$4000万元。
 
$3750万元:在2008年,Linda Campbell、Gaye Farncombe和Susan Grange向玛格丽特公主医院捐款$3750万元。
 
$3700万元:在2006年,Peter Munk向多伦多综合医院捐款$3700万元。
 
$3500万元:在2013年,Larry和Judy Tanenbaum向西奈山医院捐款$3500万元。
 
$3000万元:在2014年,Peter Gilgan向圣米高医院捐款$3000万元。
 
$3000万元:在2010年,Myron和Berna Garron向多伦多病童医院捐款$3000万元。
 
$3000万元:在2007年,Arthur和Sonia Labatt向多伦多病童医院捐款$3000万元。
 
$2500万元:在2011年,Li Ka-shing向圣米高医院捐款$2500万元。
 
$2500万元:在2006年,Larry Tanenbaum向西奈山医院捐款$2500万元。
 
$2500万元:在2005年,Li Ka-shing (加拿大)基金会向圣米高医院捐款$2500万元。
 
$2500万元:在2004年,Audrey Campbell及其女儿(Thomson家族)向多伦多玛格丽特公主医院的乳腺癌研究所捐款$2500万元。
 
$2000万元:在2005年,CI Financial公司向新宁医院的骨科&关节炎研究所(Orthopaedic & Arthritic Institute)以及女子学院健康科学中心捐款$2000万元。
 
$1500万元:在2017年,Muzzo和de Gasperis家族向麦健士旺市医院捐款$1500万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