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谢卫东多伦多遭胁迫 中国政府向其亲友施压
A former judge in China faces harassment in Toronto

 
 
 
导读:除了派遣安全特工前往加拿大逼迫被通缉嫌犯返回中国,中国当局已经承认他们还曾迫使非国家工作人员向海外在逃者施压,其做法显然违背加国法律。在胁迫多伦多居民、前中国法官谢卫东返回中国的联合行动中,中国当局通过包括谢的前妻和长期生意伙伴在内的亲友向谢传递信息,逼谢返回中国。
Summary: Apart from sending security agents to Canada to force wanted individuals to return China,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admitted that they are pressing non-state actors to apply pressure overseas – a practice that runs afoul with the Canadian law. In a concerted campaign to bring Xie Weidong, a former judge in China back to the country, they’ve sent messages through his family and friends – including his ex-wife and a long-term business partner.  
 
 
据《环球邮报》报道,在去年12月23日凌晨两点左右,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谢卫东(Xie Weidong)和妻子杨梅(音译)在多伦多的家门前,接着门铃声便不断响起。
 
被门铃声惊醒的杨梅起身看了下来人,然后叫醒了丈夫,但当谢卫东走到门口时,那两个人已经不知所踪。但在这之后谢久久不能入睡,他称自己和妻子非常害怕,这两个人的目的就是恐吓他或是绑架他,强迫他回到中国。身为前中国法官的谢卫东是中国当局发起的长期反腐行动的目标之一,中国方面一直希望将谢带回中国进行贪腐调查。
 
在过去逾15年的时间里,中国政府不断派遣安全特工持旅游签证和商务签证潜入其他国家对在逃嫌犯实施暴力抓捕,并因此激起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及美国等国家的愤怒。现在,中国当局已经承认正在施压其他人帮他们在海外实施抓捕工作,并派遣非国家工作人员向逃往海外的嫌犯施加压力。中国当局称,谢卫东必须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
 
负责追捕谢卫东回国的湖北省地方检察官赵旭东(音译)称,根据中国的法律,所有在逃的嫌犯无论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在海外都应该抓捕归案,让他们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
 
赵旭东称:“谢卫东也不能例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吧?我不管你是什么国籍,也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加拿大人,在我们看来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批评人士表示,中国当局采用的手法有违加拿大的法律。
 
代表多位被中国当局通缉的中国公民的移民律师沃德曼(Lorne Waldman)表示,为中国政府工作的人士以及其代理人都应该提前知会加拿大政府,并得到可从事相关活动的许可。
 
沃德曼称,很显然,中国政府根本没有尊重加拿大主权。
 
中国的地方检察官花了几个月时间,试图找到能够前往加拿大与谢卫东取得联系的人。为此他们询问了谢的前妻、长期生意伙伴以及其他一些人。
 
去年12月中旬,曾在中国代表谢卫东姐姐的律师郎子俊(音译)突然致电并发信息给杨梅,要求和她见面。郎子俊称自己住在多伦多的Holiday Inn Express酒店,杨梅后来认出12月23日凌晨两点左右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两个人之一就是郎子俊的妻子。
 
两天后,郎子俊和妻子抵达了谢卫东的姐姐谢卫红(音译)位于渥太华的家。谢卫东认为郎子俊抵达加拿大是受中国湖北省检察院的指派,并称这种做法是“非法跨境执法。”
 
谢卫东还称,湖北当局是想要迫使他回到中国,这样当局就可以对他进行严刑逼供,而这完全违背了加拿大的法律。
 
《环球邮报》多次给郎子俊发短信和打电话,他挂断了一次电话,其他电话均未应答。
 
但是,中国司法机关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们曾试图让谢卫东的合伙人前往加拿大和他进行对话。据湖北省黄梅县检察院反渎职局的胡明翰(音译)称,该局的人选之一是谢卫东的前生意伙伴卢明喜(音译),他们告诉卢想让他前往加拿大给谢卫东捎信。
 
胡明翰称,谢卫东需要知道中国对在逃犯的政策,以及有关他的案件的详情,当局的目的是让谢回中国。
 
胡明翰表示,当局之所以会选择卢明喜,是因为知道他和谢卫东在过去关系亲密,并且经常联系。但胡明翰并未说明谢卫东涉嫌什么罪行。
 
但是在2016年,中国当局开始审理加籍华人尤子琪(音译)的案件,尤被控挪用公款和诈骗,并称自己曾向谢卫东行贿。但尤后来称自己是被屈打成招。
 
谢卫东认为中国当局是想逼他认罪,从而可以给尤子琪定罪。谢卫东称自己并未被正式指控,但是他成为中国当局联合行动的目标已经导致他的另一个姐姐遭拘押,他的儿子在北京一个停车场遭拘捕时也受了重伤,不得不接受手术。
 
此外,中国当局还找到谢卫东儿子的母亲,其前妻王丽薇(音译),让她也前往加拿大。据王丽薇称,当局称“你必须帮我们做这件事,否则你儿子的问题永远解决不了,他会被继续拘押两年或者更久。”
 
王丽薇称,她可以百分百肯定地说中国当局命令她充当中间人的方式可以用逼迫来形容。
 
移民律师沃德曼称,让郎子俊前往加拿大并不是中国当局第一次派人执行这样的任务,他还曾听说过在其他一些案例中中国当局也曾招募非国家工作人员前往加拿大向被中国政府通缉嫌犯的家人施压。
 
曾在澳大利亚担任高级国防和国家安全顾问,现任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的詹宁斯(Peter Jennings)称,动用嫌犯的亲友是中国当局规避外国法律的一种手段,因为一国警方在另一个国家秘密开展执法行动显然是违法行为,但如果当局是通过非正式工作人员从事此类行为则很难进行制裁。
 
纽约大学法学院的中国法专家Jerome Cohen称,外国政府不仅很难阻止这种行为,同时也难以阻止中国官员持旅游签证秘密入境。
 
近年来,加拿大警方和情报机构一直在调查中国官员的秘密访问活动。加拿大环球事务部发言人Brittany Venhola-Fletcher在一份声明中称,联邦政府已经明言如果外国官员被被告从事不当行为,当局将会采取适当的行动。
 
该份声明称:“外国政府试图施加不当影响或侵扰加国人士的所有行为都会被严肃对待,有关在加拿大境内从事非法活动的所有投诉都应该在警局备案。”
 
但是,渥京的一位内部人士在2016年曾告诉《环邮》,加拿大当局既没有逮捕也没有指控从事此类行为的人。(加拿大公共安全部并未向《环邮》提供相关的更新信息。)
 
在谢卫红向渥太华警方报告郎子俊来访一事后,警方做了回复然后便让他们回家了。渥太华警方发言人Constable Marc Soucy称,警方和所有相关人士谈了话,结论是没有犯罪行为发生,所以已经结案。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