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对朝贸易瞬变 丹东女富商遭当局调查
Top brass of commercial trading giant Dandong faces probe by authorities

美国检方指控中国商人马晓红在丹东这座边境城市的贸易违反了国际制裁
 
 
导读:在中国做生意面临极大政治风险。在中朝贸易如火如荼之际,辽宁丹东市一家商贸公司乘风而上,一跃成为著名商业帝国,而公司创始人马晓红也随之加入了中国富豪榜。但是一场突然来临的政治风暴使公司业务急转直下。据《纽约时报》报道,由于中国当局对北韩实施贸易制裁,出口货物被禁,马女士也面临当局的调查,公司命运危在旦夕。
Summary: Companies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face tremendous political risks. Riding a tide of a strong ties between China and North Korea, a commercial trading company in Dandong rose to its prominence and Ma Xiaohong, the company’s founder joined the ranks of country’s richest. But a political storm has suddenly turned the tide. According to the Times, as the Chinese authority has enforced trade sanctions and banned exports, Ms. Ma faces authorities’ investigation and the company’s fate is in jeopardy.  
 
中国丹东——不久之前,马晓红还是中国与朝鲜贸易关系的代言人。

44岁时,她已经建立了一个商业帝国,占这两个共产主义邻国贸易总量的五分之一。她获任进入了省人大,得到了向朝鲜出口石油产品的特权,被官方授予“杰出女性”的称号。

现在,马晓红的命运成为了中国是否愿意支持特朗普总统遏制朝鲜核武野心的一项考验。

去年,美国检方起诉马晓红利用她的公司帮助朝鲜躲避国际制裁。美国外交官员向北京通报了情况后,中国政府宣布对马晓红的主公司进行调查。

然而,15个月后,马晓红的下落尚不清楚。政府称,他们没有发现支持美国起诉她或她的合伙人协助朝鲜开展武器项目的证据。尽管她仍在接受“经济犯罪”的调查,目前尚不清楚她是否被捕或目前人在何处。
 
对马晓红一案的检视——包括对政府官员、外交官员和其他人进行采访,以及对企业注册资料进行研究——突显出当面临对朝鲜执行制裁的压力越来越大时,中国的矛盾心态。虽然中国公开反对朝鲜对核武器的追求,却对在美国的请求之下对其施加惩罚保持谨慎,尤其是在这个举动违背了它自己的公民意愿的情况下。
 
朝鲜在周二达成协议,将派遣运动员参加下个月在韩国举行的冬奥会,并与韩国举行会谈并进行其他交流,该协议可能是象征性的或是拖延时间的可疑举动。然而它也还是表明,为了压制其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所需的财力物力而不断加强的外交与经济压力,或许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产生了一定的作用。

金正恩没有释放出任何他可能会放弃核武野心的信号,但在朝鲜最早的提议之后,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朝韩对话证明,“制裁和‘其他’压力正在对朝鲜产生巨大影响。”

去年,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已经表现出支持更严厉制裁的意愿,但该国只是勉强采取了行动。这背后有历史和战略上的原因。比如,朝鲜长期以来把中国当做其唯一的真正盟友,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经济因素也发挥了作用。
“中国人不愿意被迫做这件事,”在位于弗吉尼亚州阿林顿的研究机构CNA工作的朝鲜问题专家肯•E•高斯(Ken E. Gause)说。“他们可以在那个边界赚很多钱,边界上的经营者与北京金主之间有很多关系。”

与马晓红的主公司有关的企业继续在丹东营业。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马晓红的命运仍然扑朔迷离。关于政治阴谋和海关人员被大批拘捕的传言层出不穷,但鲜有事实证明。

中国已经采取行动,至少是部分关闭了马晓红的贸易帝国,例如,根据政府注册机构的信息,她在其主公司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份已被冻结。三名同样受到美国起诉的合伙人的股份被冻结了一段时间,后来解冻,说明他们受到的犯罪指控已被撤销。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回应《纽约时报》的提问时称,马晓红等人面临“经济犯罪”调查。这也是一年来政府对该案件的首个声明。

不过,声明还说,对于马晓红的主公司,调查人员“尚未发现丹东鸿祥公司及马晓红等人直接参与朝鲜核导开发活动的事实或证据”。
这家公司的总部位于中朝边界的丹东市,自去年春季起已被关停,为了好运而挂起的鸡年装饰还挂在入口。

马晓红的企业包括一家服务员来自朝鲜的餐厅。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其他和马晓红有关联的子公司一直到最近仍在继续营业,直接向朝鲜政府提供收入。其中一家是朝鲜政府的合资企业——七宝山饭店,它位于丹东市以北150英里(约合240公里)的省会城市沈阳。

马晓红仍是这家丹东鸿翔和朝鲜柳景经济交流社联营企业的副董事长。但在《纽约时报》记者到访并对马晓红的有关业务展开调查后,饭店停业。这似乎符合安理会12月采取的新一轮制裁。

中国与安理会其他14个成员国一起实行了新的制裁,这也极大地限制了成品油的运输。中国官员表示此举展现了中国在阻止朝鲜武器计划上的担当。

海关记录显示,中国已大幅削减了自朝鲜的煤炭、白银等商品进口。根据联合国最新制裁报告,虽然截至8月,朝鲜在过去的6个月内仍出售了价值2.7亿美元的违禁商品,但边境贸易已有显著下滑,这令贸易商十分头疼,并使该地区经济迅速衰退。

一度繁荣的边境贸易是马晓红步步高升的加速器,而现在这条路受阻似乎促成了她的倒台。


朝鲜新义州的一座瞭望塔,与丹东隔界相望。中国已经证明自己愿意支持对朝鲜施加更严厉的惩罚。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当朝鲜忍受着饥荒的影响,开始开放本国经济时,马晓红才24岁。1996年,朝鲜首先允许废钢铁出口。滴水成河,她告诉中国知名报纸《南方周末》,她的公司购入废钢铁并在中国转卖。“当时每天过货量有将近1万吨,”她说。

马晓红的贸易扩展到了其他产品和商品。很快,她便在朝鲜境内投资了公司,包括一家服装厂和一座金矿。她表示,后者的成本是她要把80辆中国重汽的斯太尔卡车交给朝方。2000年1月,她建立了丹东鸿翔公司。

到了2010年,马晓红已建立起全球性的企业集团,占两国之间进出口总额的五分之一。

随着生意繁荣兴旺,她夸耀自己与两国官员都有紧密联系。据称其中包括朝鲜领袖金正恩的姑夫张成泽(Jang Song-thaek),他是朝鲜经济政策的总设计师,这些政策为马晓红所利用。2013年,他因叛国罪被处决,被指控在其外甥金正恩巩固政权期间密谋政变。

在中国国内,丹东市将马晓红评为丹东十大杰出女性;2013年,她当选辽宁省人大代表——一个不民主的国家中的虚设之位,但能表明她与政治精英的联系。


中朝友谊桥附近,一名商贩在售卖朝鲜纪念品。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她说,2006年朝鲜首次进行核试验那天,她碰巧正在和朝鲜最大的一家国有企业的高管开会。对方表达了对那次试验的自豪。她对朝鲜民众的描述是受过教育,虽被严重孤立但依然世故。不过去朝鲜的经历也让她看到了很多普通朝鲜民众面临的贫困。

“朝鲜有电脑,有可口可乐,”她告诉《南方周末》,“可是朝鲜现在还是朝鲜。”

每一轮新的制裁都会影响生意,然后又会开启其他途径。2009年,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领导下的美国对朝鲜最著名的银行之一朝鲜光鲜金融会社(Korea Kwangson Banking Corp.)实行制裁,指控其为两家参与朝鲜导弹和武器贸易的公司提供资金。

据美国检方和独立研究人员介绍,在随后的几个月里,马晓红在香港和其他海外避税港开设或收购新的子公司和壳公司。他们说,这么做的目的是与该银行和其他朝鲜实体进行贸易,以及洗钱和进口用于武器制造的违禁材料。

华盛顿专门研究安全问题的研究机构C4ADS和首尔世宗研究所(Sejong Institute)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朝鲜光鲜受到制裁后的两年里,丹东鸿祥增加了28家子公司。

C4ADS在上月发布的新报告中说,到2016年年底——此时马晓红已被美国起诉——她的公司网络已经扩大到43个实体,分布在四个洲。该机构的研究表明,其中一些实体参与了向朝鲜出售用于制造核弹或导弹的化学制品。

中国也禁止这类出口,但当局并没有对丹东鸿祥采取行动,直到美国外交官向他们通报了2016年8月新泽西州法院收到的一封秘密起诉书。起诉书列出了马晓红和该公司三名高管的姓名。

丹东所属的辽宁省公安厅作出回应,宣布展开调查,但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上周发布声明前,政府几乎什么都没说。最初出现在官方媒体上的文章后来遭到审查,这表明有人试图把对此案的关注降到最低。

马晓红从2013年开始担任股东的辽宁达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声明,给出了一条表明马晓红遇到法律麻烦的线索。在中国宣布进行调查两个月后的2016年11月,该公司免去她的职务,并在一份新闻稿中解释说公司“一直未能联系上马晓红本人,其亲属亦不清楚具体情况”。

最近去丹东时,几乎没人愿意讨论马晓红。一些与丹东鸿祥有关联的公司仍在运转,包括它的一家运输子公司。该公司的办公室视野开阔,能够看到那座横跨鸭绿江,连接朝鲜的友谊桥。一名似乎是负责人的女子粗暴地拒绝回答问题。

12月底,另一家朝鲜餐厅继续营业,附近一家出售朝鲜艺术家画作的画廊也一样。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两家企业都注册在马晓红名下,但管理者是她丈夫。“他老婆被逮捕了,但他没事,”其中一人说。

马晓红自己曾经似乎预见到了她的生意存在的风险。“政治局势真有什么变动,”她告诉《南方周末》,“我们这些生意就会粉身碎骨。”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