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彭建邦辞任让安省保守党乱了阵脚 省议员Vic Fedeli出任临时领袖
Vic Fedeli chosen as interim leader of Ontario PCs with election looming

 
 
编者按:面对令人乍舌的性侵骚扰指控,彭建邦辞去安省保守党魁职务,使其“当之无愧”地成为在如火如荼的“我也是!”运动中落马的高级政客中的一员。 随着这一惊人之消息的公开,各种谣言及猜测四起,有人称这是省长韦恩为在省选中获胜而制造的一起政治阴谋。虽然因丑闻明显受挫的彭对指控矢口否认,但他的辞职将使安省政坛格局发生巨变,让保守党在安省6月大选临近之际乱了阵脚,不得不重整阵容,匆忙出征。本周五,安省保守党选出了临时领袖, 省议员 Vic Fedeli(图).
Editor’s Note: Facing stunning sexual misconduct allegations, Patrick Brown resigns as Ontario PC leader, leaving him to join a list of high profile politicians falling from power in the widespread #MeToo movement. The shocking revelation has sparked a wild speculation that it is a sinister scheme concocted by Premier Kathleen Wynne team to win the election. While the visibly distressed Brown denied the allegations, his departure has instantly reshaped the province’s political landscape, giving the PC party little opportunity to get back on track before Ontario goes to poll in June. On Friday morning, Vic Fedeli was chosen as PC’s interim leader.
 
 
 
 
《环球邮报》一文称,面对令人乍舌的性侵骚扰指控,彭建邦(Patrick Brown)终于辞去安省保守党党魁职务,但对于安省保守党核心党团成员来说,作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从彭建邦于本周三(1月24日)晚站在一众记者面前极力忍住眼泪否认有关他性侵骚扰青少年的指控,随后没有回答任何记者提问便匆匆逃离摄像机的举动来看,他显然不是自愿辞职,而是被迫黯然辞职。与此同时,彭建邦手下的多名保守党重臣也先后辞职,因此这一刻看起来就好像是由彭建邦在领导进行“我也是!”(#MeToo)浪潮中的竞选活动。
 
因此,在本周三午夜之前和之后举行的两次电话会议中,安省保守党省议员们都拒绝了彭建邦希望能多给他一点时间以就此进行澄清的请求。在第二次电话会议中,保守党省议员们告诉彭建邦,他必须在黎明之前辞职,如果他不这样做,他们会联合发声明要求他辞职。
 
于是,彭建邦在本周四凌晨1点30分按照保守党省议员们的要求发表声明宣布辞职,但他仍否认相关指控,并明言自己辞职是为了安省保守党和安省的未来。声明称:“在2018年击败韦恩比个人更重要。因此,经与党团、朋友和家人研商,我决定辞去安省保守党党魁职务,但会继续留任自己选区的省议员,同时会全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据CTV报道,彭建邦被指牵涉的两宗性侵事件均发生在彭建邦的家乡安省巴里市(Barrie),涉事的两名女子均声称在遭到侵犯前曾经喝酒,而向来以“滴酒不沾”见称的彭建邦事发期间却没有喝过酒。记者为保障私隐,未有披露两名事主身分。一位当时还在高中上学的女生指控彭建邦给她酒喝,还要她给他口交;另一位夏天在彭建邦的联邦议员办公室打工的女大学生这指控彭建邦在她帮助组织的一个慈善活动结束后给她灌酒,并压在她身上试图发生性关系,在她的反抗下彭建邦未能得逞。
 
在彭建邦辞职后,安省保守党已经解决了一个相对容易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安省保守党就可以因此高枕无忧。毫无疑问,保守党省议员以及其他党内人士对周三晚间的所听所闻深感震惊和厌恶,他们更多的是从人性层面而不仅仅只是政客层面看待这件事情。当天晚上,一些保守党内人士在接听相关电话时一如人们预期的那样语气都出现了动摇。 
 
但是,至少安省保守党采取了迅速果断的行动,并做了正确的事情。接下来,安省保守党仍然需要迅速行动,但目前尚不清楚该党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逼彭建邦在黎明前辞职是一回事,及时找到能够替代彭建邦参加今春安省省选的合适人选则是另一回事。
 
截至本周三上午,安省保守党仍有希望在即将来临的安省省选中取代已经执政15年并且越来越不受欢迎的安省自由党,对于他们来说向选民证明自己是更好的选择并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安省保守党将不得不扔掉之前按部就班的剧本,准备迎接激烈的竞争。
 
对于安省保守党来说,现在一个很大的难题是后勤工作。在彭建邦当选的2015年安省保守党党魁选举中,所有保守党党员都参加了投票,而如果现在再举行党魁选举,安省保守党将不得不大幅压缩投票人数,而这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混乱局面。目前,安省保守党最显而易见的选择就是将新党魁的选择权交给核心党团,但这样做可能会引发基层党员的不满。但即便安省保守党核心党团决定从内部挑选一位新党魁,他们的选择也很有限,因为穆隆尼(Caroline Mulroney)和菲利普斯(Rod Phillips)等保守党名人最近都已经成为选区明星候选人,更不用说在2015年安省保守党党魁选举中得票仅次于彭建邦的前保守党省议员艾略特(Christine Elliott)。
 
但是,即便安省保守党能够相当顺利地选出新党魁,即便新当选的安省保守党党魁仍很有希望赢得安省选民的支持,他/她也只有很短的时间去让选民接受最近按照彭建邦的理念重建的安省保守党。
 
实际上,彭建邦并不是安省保守党的宠儿,在他辞去联邦保守党后座议员担任安省保守党党魁后,许多安省保守党人都将他视为闯入者,还有不少人认为他是智力平庸之辈。但是,彭建邦在担任安省保守党党魁后一直努力工作,他在安省四处奔波宣传不仅激励了安省保守党的昂扬斗志,也令该党的收入大大增加。随着安省自由党政府越来越不得民心,安省保守党的支持率节节攀升,从而足以让彭建邦有优势领导安省保守党在今年的省选中赢得这个千年的首场胜利。
 
彭建邦利用所获的优势在安省重现了自30多年前戴维斯(Bill Davis)时代结束就随之消失的“红色保守主义”(RedToryism)。彭建邦支持社会开支项目和某种形式的碳定价,拒绝以太过强硬的姿态反对快速提高安省最低工资等省府政策,他似乎是在设法告诉安省省民他们可以在无需彻底抛弃自由党价值观的情况下拥有一位新领导人。
 
但是,其他许多潜在的安省保守党党魁候选人可能并不会采纳彭建邦的这些做法,鉴于安省保守党是由更加保守的核心党团掌控并且目前的支持率有下滑的风险,究竟选谁替代彭建邦可能会让安省保守党大为头疼。而在彭建邦辞职的同时,纳入其理念并且封面上印有彭建邦照片的安省保守党2018年竞选政纲复印本已经开始在安省各地散发。为了重举以前的保守主义大旗,下一任安省保守党党魁可能会从保守党内部下手以找出能够吸引选民的重要卖点。
 
与此同时,安省保守党目前的宣传推广机制几乎是由彭建邦一手打造,因此也只适合于他,在接管只剩一副空架子的安省保守党后,彭建邦将许多可信的盟友纳入了最高管理层。自从他上任以来,安省保守党的党员队伍大幅度扩大,其中大部分新党员都是与他有紧密私人关系的移民社区的成员。彭建邦在招募候选人时有很强的号召力,目前在安省保守党的提名候选人中有不少都是与他有私交的朋友。
 
在彭建邦辞职后,人们不禁会猜测在被他拉进安省保守党阵营的人中有多少将会选择退出。因此,对于只剩下几个月时间可以准备竞选和向安省选民推销自己的彭建邦的继任者来说,他/她要么一切从头开始,要么只能继续借助为被逼辞职的彭建邦量身打造的宣传推广机制。
 
或许结果会证明彭建邦辞职并不是坏事,安省保守党可能会因此达到即便彭建邦没有因为性侵骚扰指控落马也无法带领该党抵达的高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安省保守党将因此步入前途未卜的历程,彭建邦辞职带来的影响将会令该党举步维艰。
 
根据加通社消息,安省保守党将在1月26日选出临时党魁替代彭建邦。但安省保守党副党魁钟斯并未说明选出的临时领导人是否会领导该党参加六月的省选,也未说明是否会在省选之前举行正式党魁竞选,只表示这些问题还需要讨论。
 
实际上,彭建邦只是在如火如荼的反性骚扰#MeToo运动中落马的高级政客中的一员。1月25日,加国联邦体育及残疾人事务部部长赫尔(Kent Hehr)因被指涉嫌性骚扰而宣布辞职。在1月24日凌晨,新斯科舍省保守党魁袖贝利(JamieBaillie)也因涉嫌不当行为而被该党解除党魁之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