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提高最低工资 安省餐饮业受重挫
Ontario restaurants struggle to survive minimum wage hike

 
 
编者按:安省提高最低工资之政策大大损害了餐馆的经济效益,导致利润微薄的餐饮业遭受重挫。面对持续上涨的劳工和食品供给成本,包括中餐馆在内的许多餐馆都开始采用非常手段求生,其中包括裁员和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Editor’s Note: Ontario minimum wage hike has hurt restaurants’ bottom line and left the nickel and dime business struggling to survive. Facing soaring labour and food supply costs, many restaurants – including those serving Chinese food -- are resort to desperate measures – including laying off employees and passing the costs to consumers.
 
 
餐馆业主满腹苦水
《环球邮报》一文称,布鲁塞尔芽菜披萨一直是多伦多东端Lil' Baci餐馆的招牌披萨,但是在安省从今年1月1日开始提高最低工资后,Lil' Baci餐馆东主巴吉(Mark Bacci)便从菜单上取消了布鲁塞尔芽菜披萨,他称这是因为这种披萨需要使用马士卡彭乳酪、意大利乳清干酪、培根和松露油等价格昂贵的原料,如果不涨价他难以承受,如果涨价顾客会有意见。
 
巴吉称,虽然布鲁塞尔芽菜披萨深受顾客欢迎,但成也萧何败萧何。
 
和安省其他许多餐馆主一样,在安省上调最低工资后,巴吉随即调整了菜单,并更换了一些食材,以便能够按照新的最低工资标准向他的员工支付工资。按照安省政府的计划,安省将在未来18个月内逐步提高最低工资,在2018年1月最低工资已从$11.60元/每小时升至$14元/小时,到2019年1月最低工资将进一步提升至$15元/小时。
 
巴吉表示,最低工资上调导致安省餐饮业受到重挫。据加拿大统计局称,安省餐馆的税前利润率约为3.4%。巴吉称,餐饮业一直利润微薄,餐馆主不精打细算就会难以为继。
 
除了布鲁塞尔芽菜披萨,巴吉还取消了菜单中原有的15个高成本低利润的菜品。巴吉称,该餐馆已经开始使用精减后的菜单,这有助于更好地控制成本,并仔细审视餐馆提供的所有菜品。目前,Lil' Baci餐馆菜单上的菜品数量已经从40个减至24个。
 
由于实行了新的最低工资标准,食品供应商已经纷纷开始上调价格,这也使得餐馆购买食材的成本变得更高。但在一些餐馆主选择通过调高菜品价格应对最低工资上调导致的成本上涨的同时,其他一些餐馆主则在想方设法避免涨价。
 
意大利餐馆Ascari Enoteca的东主乔亚尔(Erik Joyal)表示,在今年1月的第一个星期里,有多家供应商发信通知他他们的产品已经涨价。
 
乔亚尔称,提高最低工资带来的影响直接而且迅速,他在2018年的目标是“扩大利润”,目前该餐馆正在全面审视运营成本,其中不仅包括劳动力成本,还有纸制品供应链、餐馆酒水项目,以及酒精饮料和无酒精饮料的定价政策。总而言之,该餐馆正在想方设法避免将成本上涨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多伦多西端Farmhouse Tavern餐馆的东主麦克唐纳(Darcy MacDonell)预计在实行新的最低工资标准后,将会导致该餐馆的成本在今年增加$25,000元。
 
麦克唐纳称,餐馆主必须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才能节省下一块钱,他并不想对店里的汉堡涨价,因此只能改为出售价格较为便宜的汉堡餐包。
 
酒店管理咨询公司fsStrategy的负责人威尔逊(Geoff Wilson)称,即便餐馆想要涨价,最好也是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
 
威尔逊称,如果餐馆主突然大幅涨价,消费者将难以接受,现在经营一家餐馆也要科学地行事,在你因为碰到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而受挫时,你必须更加关注于扩大收入。
 
威尔逊称,实际上还有一些方法也可以帮助餐馆主增加利润,比如将菜单上的高利润菜品作为重点,控制库存和减少浪费等。
 
巴吉和他的员工曾花了两周时间专门站在Lil' Baci餐馆的面包柜旁边,以计算有多少烤面包被浪费掉,在发现被浪费的烤面包后,巴吉和员工不得不将这些面包吃下肚。
 
去年,巴吉在多伦多西端开了一家名为Annabelle Pasta Bar的新餐馆,为了避免最低工资上涨带来的冲击,Annabelle餐馆每天只供应三种价格均为$10元的意大利面食,而这家餐馆的前身则是一家便利店。
 
巴吉称,他之所以选择这个店面是因为租金比较便宜,这使得他能够降低运营成本,虽然该餐馆一直能够做出好披萨,但是因为做披萨成本较高,因此新餐馆只能选择出售意大利面食。
 
行业团体加拿大餐馆协会(Restaurants Canada)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安省有81%的餐馆主表示有意削减员工以应对最低工资上涨。
 
Ascari餐馆的东主乔亚尔表示,他认为省府应该通过渐进方式将安省最低工资上调至$15元/小时。乔亚尔称,省府实施的工资上调计划比较唐突,让餐馆主难以承受,他在2018年的生意压力要比2017年大得多。
 
巴吉称,鉴于安省政府在短短18个月内就将最低工资提高32%, 虽然Lil Baci's餐馆仍会制作一些高成本低利润的布鲁塞尔芽菜披萨,但常规菜单中不会再有这项食品,该餐馆会将其作为特供食品供应。
 
太古餐饮区食品加价
据明报报道,为应对安省本月起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一些华人餐馆也已经悄然调高餐饮价格。华裔消费者普遍能够理解和接受,但担心未来所有生活必需品价格全部上涨,生活负担加重。 
 
位于太古广场的餐饮区,一间经营快餐的中餐馆用玻璃灯箱打出的价目表,几乎所有“套餐”下 都贴出了新的价目,比如一份虾排饭,过去价是$6.50元,现在价是$7.25元;一份姜葱鸡饭过去价钱是$6.50元,现在是$6.75元;一份猪血糕过去是$4.99元,现在是$5.50元。记者观察,发现所有套餐的价格上涨幅度都不大,涨幅没有超过$1元。
 
心水清的华裔家庭主妇表示,龙虾炒面已由$26元升至$29元,越南牛肉粉亦由$8.75元升至$11元,她问老板板们价钱,他们都直认加价了!
 
至于太古广场另一间经营小吃的店铺,记者发现印刷体的价目表内,油条的价格明显被人工贴上一个纸条改写为$1.79元。正在经营的一名店员表示:“油条原来的价格是$1.49元,这是刚刚调的价。提高价格当然是因为经营成本增加了。”
 
对于餐馆悄然调高价格,消费者纷纷表达意见。一名正在排队准备购餐的陈先生表示:“价格是调了吗?我还真没注意到。现在各种商品都涨价,餐馆提高价格可以理解。但是不要大幅提价,否则肯定会流失顾客。像现在吃一个饭盒套餐,花七、八元钱还可以,如果超过$10元,我就觉得贵了。”
 
正在就餐的一名中年女顾客表示:“我已感觉到餐馆上调了价格。我几乎每天中午都到这儿吃盒饭,过去一份饭不超过$7元钱,现在你看,大部分盒饭都是$7元以上。但还可以承受吧。我也听说了今年最低工资上涨到$14元,如果企业为此稍微提高产品价格,我们还能承受。我担心是产生连锁反应,所有行业都提高价格,特别是日常生活必需品价格大涨,那么就会加重家庭生活负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