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一)
——王忠裕作序: 让世界亲近胡锦涛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2012年12月28日上午9点,胡锦涛总书记在回故乡泰州视察医药城时,当场的一个女研究生情不自禁地扑上去拥抱他的激动人心的镜头,一定会让全世界看到的人深深打上印记,永恒定格在脑海里。这是家乡人民对胡锦涛总书记任上十年工作取得成就最好的总结,也是家乡人民发自内心的情感的表示。
 
为了让世界亲近胡锦涛,缪荣株先生47岁因眼疾从姜堰市人民银行行长岗位上退下后,重操旧业,一直从事文学创作。他在文学采风的过程中,涉历到《胡锦涛和姜堰》传纪中的许多人和事,于是在头脑里盘旋:泰州(姜堰属泰州市)出了个总书记,泰州人有责任将总书记祖上四代人在泰州、姜堰一带创业以及总书记中小学时代的成长介绍给世界,从而激活了他写传纪文学的动念。

 
胡锦涛从高祖,曾祖,祖父直到父亲辈,四代人都曾在姜堰一带创业、工作。胡锦涛“咿咿呀呀”学语的时候,就和父母生活在姜堰南大街胡家住房。姜堰有他蹒跚学步的刘家桥巷;有他幼儿时期骑在茶庄员工肩上看“3•28”庙会的东岳庙;有他和堂哥比赛谁先爬上扎茶叶包用的丝草堆的胡源泰茶庄。胡锦涛读中学后,有他曾和父亲抵足而眠的洪义泰和茶叶店小楼,在那里,他和亲友促膝交谈过;有在他父亲宿舍东侧,经常去读书的新华书店;有他多次吃过饭的土杂公司食堂。胡锦涛成年之后,有他多次去探望妹妹们插队的淤溪镇孙庄村、甸夏村;有他探亲归来看望过的许多亲友;有他为父亲胡增钰的丧事奔走过的土杂公司、计委、火葬场、公墓……

姜堰有他祖上四代人曾住过的白米镇胡大房;有他祖辈开过的三个茶庄;有他父亲、两个妹妹曾经工作过的单位;有他父母、姑姑、以及老祖宗长眠的地方……就是胡锦涛的外祖父母,在1945年前敌伪时期,也因躲土匪离开海安白甸镇而在姜堰避难,舅舅李文保也因此在姜堰东桥小学读了三年书。胡锦涛的祖父胡炳衡弟兄四人生于白米镇胡大房、胡锦涛的父亲胡增钰弟兄四人也生于胡大房……早在胡锦涛总书记还是甘肃省刘家峡普通技术人员时,他的表弟、原姜堰市经委办公室主任方慰年就在日记上表示“立志要高远,要以胡家的两个儿子为榜样,在政治上要努力”,诚然,胡锦涛总书记也永远是作者及我们学习的榜样。

 
因此,向世人述说胡氏祖辈创业之艰辛及历史风云变幻下胡家的平民生活,似乎历史性地落到了缪荣株先生的肩上。虽然胡锦涛总书记严谨慎勉,低调处世,但是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凝聚成的当代杰出人物,他不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人民,属于祖国,属于世界,属于历史,因此终究要留下他历史的轨迹。历史地、真实地、客观地调查情况,尽量地从近距离的当事人中获取第一手资料,是《胡锦涛和姜堰》成书的指导思想。
 
缪荣株先生跟胡锦涛总书记同时代、同乡,更因为在调查成书过程中,近距离地了解了胡锦涛父亲儒商胡增钰(字静之),同情他坎坷的命运,更为胡锦涛青少年时期的形象、品格、水平所折服。受到人民爱戴的伟人家世、生活,向来是家乡及全国民众、世界人民所关心的事,是社会的热点。反之,对伟人无所谓、冷漠并不是一件好事。1992年12月,胡锦涛进入中共中央常委后,有关他的身世,祖上的历史,父亲的情况,和两个妹妹是否同父异母,他的出生地,他外婆家所在地等敏感问题,显得十分神秘,而报刊各说不一。因此,一些事在故乡和大社会以讹传讹,众说纷纭,久传不衰。比如胡锦涛的出生地见于报刊的有五说:上海说,泰州说,姜堰说,白米说,安徽说,就连2003年第一期《人民画报》将胡锦涛的出生地也搞错了。



至今,胡家部分人在1946年前曾住过一段时间的,被保留下来的姜堰区北大街文化街区刘家桥巷旧居一批批人去参观,导游者煞有介事地指着东房间说,胡锦涛就出生在那儿云云。那么胡锦涛到底出生在哪儿呢?2007年2月,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姜堰市七年级(上)地方课程《三水鹿鸣》的一篇文章880字,竟有重大错误12处。泰兴市黄桥镇在建文明桥纪念碑时,把裕泰和茶庄在1918年捐献的建桥款,说成是胡增钰老先生捐献的,刻在石碑上。胡增钰是1919年7月13日出生的,捐款时他还没有出生呢。还有些中国和外国记者来泰州、姜堰蜻蜓点水、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然后在报刊、书籍、网上发表文章,错误百出,对胡氏家族的祖辈排序颠倒,名字张冠李戴。更有些非法出版物,对胡锦涛父亲的传闻有许多风马牛不相及,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群众对胡氏一家的议论是关心国家大事的表现,是群众主人翁意识提高的表现,是对胡锦涛总书记热爱的表现。对于以讹传讹的,作者认为与其听任谬误流传,不如还历史本来面目,以正视听,正本清源。其实,关于胡氏家族的情况,胡锦涛的高祖胡沇源就曾亲手写过家谱,可惜在文革中被烧了。1999年3月,胡锦涛在上海的85岁的大伯胡增鑫根据对那本家谱的回忆,重新进行了整理。所以,写《胡锦涛和姜堰》也是胡锦涛祖辈所希望的。
 
(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