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癌症诊断书让患者又遭“战后”精神创伤
Cancer patients suffer PTSD six months after diagnosis

 
 
导读:一纸癌症诊断书会将患者送上与疾病搏斗的战场,让患者面临无法逃避的死亡威胁。由于不堪焦虑和痛苦,许多癌症患者在遭受PTSD之折磨,这一痛苦的疾病让许多战场归来者遭受精神重创,让那些经历了极端恐怖事件之人禁若寒蝉。
Summary: A cancer diagnosis that turns human’s physical body into a battleground would pose an immediate threat to patients that seemed no way of escape. Overwhelmed with anxiety and distress, many cancer patients suffer PTSD, a traumatic mental disorder that puts combat veterans on edge, and wrecks lives of those who have faced extreme danger.
 
 
《环球邮报》一文称,多伦多居民库雷希(Rabi Qureshi)第一次罹患甲状腺癌是在15岁,当时医生切除了她的甲状腺,正在读高中的她也因此休学一年,但是由于在手术后甲状腺功能出现紊乱,库雷希的体重在六周内就增加了40磅。
 
由于在21岁时第二次患癌,库雷希不得不放弃就读Sheridan College的艺术专业,那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她的淋巴结,她不得不接受多次手术,并因此出现了慢性疼痛。但幸运的是库雷希战胜了癌魔。
 
可是到了25岁时,库雷希又被发现患上乳腺癌,已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库雷希称,当时她真的已经崩溃了,她很想睡觉但又害怕睡觉,因为一闭眼就是噩梦连连。
 
现年30岁的库雷希仍在和PTSD做抗争,她称上个月当一个朋友死于癌症时,她莫名其妙地产生了很重的负疚感和压力感,她在自己的的公寓里哭了三天,然后又在教室里突然惊恐发作呼吸十分困难,但她仍一个劲地和教授说着对不起。
 
在和癌魔抗争的过程中,一些患者和肿瘤医生有时候会因为对癌症治疗护理期间出现的心理障碍缺乏认识而患上PTSD。但是一项最新研究显示,目前至少有20%的癌症患者在确诊患癌后的六个月里出现PTSD症状,这一比例已与退伍军人类似。多伦多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支持性护理部门的负责人罗丹(Gary Rodin)称,白血病等癌症患者罹患PTSD的风险已经超过30%。罗丹同时称,虽然癌症患者罹患PTSD的比例低于抑郁症患者,但这却是一个被高度忽视并且非常令人不安的问题。
 
PTSD往往会影响目睹或经历过车祸、自然灾害或性侵等极端创伤事件的人,这种疾病会让患者出现紧张不安,失眠以及反复出现令人恐惧的想法。
 
罗丹称,PTSD患者可能会出现错觉、幻觉、意识分离性障碍等,有时还会发生触景生情式的精神痛苦。罗丹同时指出,医学诊断书是人类会面临的最常见威胁之一,但是和战区里的士兵有所不同的是,癌症患者根本无法摆脱眼前的威胁,因为他们的身体就是战场,因此,他们会一直沉浸在持续重复的创伤痛苦中。
 
罗丹还称,在癌症治疗护理过程中PTSD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侵袭一些患者和医生,这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研究人员难以招募重病患者以做精神病学研究,除非人们能够注意到相关症状,否则它们很容易被忽视。
 
上述称至少有20%癌症患者在确诊患癌后的六个月里出现PTSD症状的研究报告发表在上个月的《癌症》杂志上。在此次研究中,该份报告的主要作者Caryn Chan及其来自马来西亚大学和哈佛医学院的同事使用黄金标准诊断工具发现469名罹患不同癌症的患者同时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但是当他们对患者进行访问时,却发现他们都提出了有关回避治疗的问题,因为他们很害怕,而这种回避做法正是PTSD的典型症状。
 
73岁的康罗伊(Ruth Conroy)这一辈子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里都是一个“强者”,但是她称自己在2016年被确诊罹患非霍奇金氏淋巴瘤后的两个月里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她曾突然止不住地哭泣两到三个小时,有时候还会有轻生的念头,很想把手头的所有药全都一口气吃下去。
 
康罗伊回忆称,当时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焦虑和精神苦闷,她觉得这比承受放疗或化疗还要难,她因此产生了沉重的负罪感,因为她仍想做家里的强者。
 
在康罗伊被确诊患癌大约五个月后,她的儿子敦促她到卑诗省防癌协会去看精神科医生,由于她无法集中精力去练习改变会引发焦虑的想法和做法,因此认知行为疗法对她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医生给她开了一些效果很好的抗焦虑和抗抑郁药以及安眠药,她的情况才开始有所好转。
 
急性焦虑症和沉重压力会加重癌症患者的痛苦,甚至可能增加早逝的风险。2012年发表的一项针对600万瑞典成年人的研究发现,与未患癌的瑞典人士相比,瑞典的癌症患者在确诊后的第一周内自杀风险就增加了12倍。罗丹称,研究认为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癌症患者难以承受身体上的痛苦,而是因为太过焦虑。
 
进展性或复发性癌症患者往往更容易患上PTSD,此外,此前有过精神疾病的癌症患者罹患PTSD的风险也更大。但是,还有另一个因素也与这种精神疾病相关,那就是患者接受的治疗护理类型。罗丹称,得到巨大支持得以挺过惨痛经历的癌症患者往往不太可能患PTSD。
 
实际上,从患者进入癌症中心的那一刻开始,就有必要向他们提供支持性护理。如果中心的医护人员已经接受过培训知道应该如何以充满同情心的方式告知患者诊断结果,那患者就会做得更好。
 
目前,加国大多数癌症中心都已经开始提供精神科服务或咨询。但卑诗省防癌协会的精神病学专家贝兹(Alan Bates)称,由于同时受到癌症和精神疾病的侵袭,一些压力巨大的患者常常难以开口寻求支持。贝兹称,几乎每一个患者都可以受益于某种形式的支持性护理,无论是护士的悉心开导,咨询会议还是针对有自杀念头患者的精神治疗。但据贝兹估计,目前只有约五分之一癌症患者可以获得所需的支持性护理。
 
库雷希在被诊断罹患PTSD后,便开始服用其家庭医生开的精神病药,但她并没有长时间服用这些药物,因为这让她感觉更糟糕。库雷希称,直到她第三次患癌时,她才得到所需的精神支持,当时一位护士递给她一本Wellspring癌症支持中心网络的小册子,该网络的癌症支持中心有八个在安省,还有两个在阿尔伯塔省,专门提供营养课等免费课程,还有运动小组以及旨在在癌症治疗期间以及后期为患者及其家庭提供支持的重回正常生活对话。
 
后来,库雷希在癌症支持中心认识了一些和她有类似经历的癌症患者,并从中得到了一些安慰。此外,库雷亚还参加了一个运动小组,并在艺术疗法课上改变了对癌症的想法和感受。库雷亚称,如果她从15岁便开始获得这些支持,她很可能不会出现这么多精神健康问题。
 
PTSD通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退。Chan领导进行的研究发现,在被诊断患癌四年后,与癌症相关的PTSD患病率会降至6%。但是,研究人员也发现一些患者在被诊断患癌四年后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罗丹称,研究人员发现PTSD症状持续存在会导致患者大脑出现异常,这是因为自主神经系统持续受到刺激会对人的大脑和身体产生扰乱影响,虽然研究人员没有关于影响后果的数据,但这可能会影响患者的福祉。
 
PTSD预防计划
目前,多伦多和温哥华的研究人员正在测试常规的情绪支持是否可以降低与癌症相关的焦虑症和PTSD发生的风险。
 
该项由加拿大癌症协会资助进行的研究正在温哥华总医院和多伦多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招募数百名急性白血病患者。其中一半参与者将会参加一个名为EASE(Emotion and Symptom-focused Engagement的缩写)的支持性护理计划,然后研究人员会将他们与接受标准护理的患者进行对比。
 
多伦多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支持性护理部门的负责人罗丹称,参加EASE支持性护理计划的患者将和接受过培训会提供焦虑管理技巧,并会教导患者及其家人如何正确面对这种经历的健保提供者进行个别交谈。在八周后,研究人员将会对比两组研究参与者的焦虑水平和身体症状。
 
在一项涉及42名患者的早期试验性研究中,罗丹及其同事指出,EASE计划有助于降低癌症患者的精神困扰和身体痛苦。
 
罗丹称,提供类似EASE这样的支持性护理计划作为常规护理的一部分花费并不贵,并且可以有效缓解需要心理帮助的癌症患者的压力。
 
罗丹称,研究人员认为应该及时为癌症患者提供支持,以让他们能够应对将会出现的压力因素,而不是等到患者变得严重抑郁、焦虑或有自杀倾向时再向他们提供帮助。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