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帮吕大夫写检查(一)

 
帮吕大夫写检查,是我在文革期间的一段亲身经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47年,而且当年写的检查底稿也没有留存,但事情的前后经过,以及所写检查的大致内容,仍然记忆犹新。

为了使读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我想先从结识吕大夫写起,这样读者就会了解吕大夫是怎样一个人;然后再回顾我帮吕大夫写检查的经过。我觉得,这段经历对我们认识文化大革命是怎样一场运动,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上篇   文革中结识吕大夫
1969年7月下旬,我妻子在孕妇例行检查中,发现身体状况异常,门诊医生要求她产前住院观察。办了住院手续,我妻子住进贵医附院的妇产科病房,管床医生就是吕筠大夫。

当时文化大革命已经搞了三年多,省文化局和省属文化系统各单位的领导班子虽然已经建立,但多数人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许多单位都处于半瘫痪状态;但医院情况不同,一切都按部就班。

妻子住进医院的第二天早晨9点多钟,只见一位中年女大夫穿着白大褂,带领几个穿同样白大褂的男女来到病房,这位中年女大夫就是管床医生吕筠大夫。吕大夫大约四十多岁,个子不高不矮,身材适中,第一印象是她有一种领导或权威的气质。进入病房以后,吕大夫先走到妻子病床对面另一个中年孕妇床边,这个孕妇是因为有心脏病,加上气喘而且经常大把大把出虚汗,医生认为她生产可能有危险,也属于产前需要特别观察和护理的孕妇。

吕大夫检查完那位中年孕妇的情况以后,来到我妻子床边,护士向她汇报了妻子早晨的体温和血压数据,然后吕大夫指了指我妻子,对身边的实习医生讲,这个病人是初产妇,25岁,原来血压正常,怀孕以后血压升高,两腿浮肿,现在脸部也有些浮肿,预产期已经到了,如果再不能自然生产,准备给她进行剖妇产。

说着吕大夫又要求妻子坐起来,她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眼科经常用的眼底检查镜,开始检查妻子双眼的眼底。由于妻子脸部已经开始浮肿,双眼也有些肿胀,所以检查起来很费劲。吕大夫检查完,她向两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说,你们来看看这个病人的眼底情况。两个年轻的实习生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分别用那个眼底检查镜对妻子的双眼看了一番。吕大夫问她们情况如何?一个说好像有点异常,一个说看不出什么变化。吕大夫对两个实习生说,目前来看,眼底视网膜还没有明显地剥离,但很危险……

接着,吕大夫转过脸来问我,你是病人的家属?我回答是。吕大夫对我说,你爱人的双眼眼底情况不太好,视网膜有剥离的危险,如果视网膜剥离,可能导致双目失明。从我们医生角度来说,初产妇生第一胎,我们主张尽量由产妇自然生产,现在预产期已到,产妇仍然没有动静,考虑你爱人的妊娠毒血症已经到了第三期,我们不能让她发展到第四期。所以,我们准备给她做手术,实施剖腹产,家属要有思想准备。最后问我,你有什么意见?

我说,你们是专家,我们家属听你们的安排。

吕大夫认真瞅了我一眼,然后率众离开病房。

第一次见面,吕大夫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她对病人,对教学,都很认真负责,觉得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医生。

当时全国不少地方都有武斗发生,多数人对运动已经失去兴趣,开始关心老婆孩子和柴米油盐。我向局机关文革领导小组负责人汇报了妻子的情况以后,得到允许,每天开始到妻子的病房去上班。在病房里,除了照看妻子的饮食起居外,闲下来就看看红卫兵小报,或者是油印传单,了解一下全国文化大革命的乱象,另外就是看医书。那时,除了马列主义著作和毛选,以及鲁迅的书,再有就是医书可以看,其它书籍一律属于禁书。

按医院惯例,除节假日外,每天医生都要到病房查床。由于贵医附院是贵阳医学院学生的实习基地,所以,每天管床医生到病房查床不仅有护士陪同,往往还有年轻的实习医生跟随。因此,在妻子住院期间,上班时间,我每天都能见到吕大夫带领实习生查房。

文化大革命初期的红卫兵运动,虽然对所有的技术权威进行了冲击和批斗,但吕大夫每次来查床,她仍然显得很有权威,跟随她的护士和实习生都对她毕恭毕敬。此外,吕大夫检查病房,无论是对病人和病人家属,说话都不客气,比如同一个病房的那位患心脏病的孕妇,经常不见她丈夫的身影,有一次吕大夫看见她丈夫来到病房,就严肃地对他讲,你爱人的情况比较危险,事关大人和婴儿的安危,你要经常来看看她,照顾她,你不能不负责人。那个中年男子听了脸上有些尴尬不自然,只是说单位有事。显然,吕大夫把病人的安危看得很重,她不太讲人情世故,也不怕得罪人。

时间一长,听护士和病人家属说,吕大夫业务水平在妇产科数一数二,文革前是妇产科和儿科两个科的党支部书记,很厉害,好多人都怕她,现在她还是单身一人。造反派起来夺权以后,尽管她不再担任妇儿科的党支部书记,但作为妇产科主治大夫,她仍然忠于职守,对工作认真负责。

有一次,吕大夫见我读《农村医生手册》,对我笑了笑说,当丈夫和当爸爸,看看有好处。接着又问我,你是学的什么专业?我说,戏剧文学。

她说,原来是搞文艺工作的。

我说,我刚毕业,还没有开始工作,就参加文化大革命,而且学的那一套都成了封资修了,以后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吕大夫说,你这么年轻,肯定有前途。那口气,也像一个领导人在鼓励手下的干部。

吕大夫见妻子预产期已过,仍然迟迟不生产,而且脸部浮肿已经十分严重,双眼成了两条缝。她说已经发生脑水肿,视网膜也将剥离,随时有可能发生癫痫,情况很危险,要立即实行破腹产,迅速介绍妊娠。

然而,就在吕大夫决定给妻子实施剖腹产时,突然遇到了停电,手术无法按时进行。文革期间,贵阳市停电经常发生,但每次停电都提前通知,而这次停电却没有提前通知,不知道是不是与“729事件”有关?

(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