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美国贫富收入差距拉大 中产阶层不满
Widening income gap in US creates middle-class frustrations

 
 
导读:高科技和自动化正在不断重塑全球就业市场,高技能专业人才因此积累了更多财富,而无法适应新形势的人则滑入了收入底层深渊。中产阶层持续收缩导致美国贫富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并引发了将川普送上总统宝座的民众失望情绪。
Summary: Technology and automation continues to reshape the global labour market, bringing greater wealth to the high-skilled professionals while leaving those unable to adapt falling to the bottom of the financial ladder. The shrinking middle-class has created a widening income gap and sparked frustrations that had led to the election victory of Donald Trump. 
 
 
《环球邮报》一文称,美国伊利诺斯州Gillespie乡村地区的居民迈克博(Mike McCabe)在邻居们的眼中是个幸运儿,因为在迈克博失业一年后,他在今年1月在家附近的Georgia-Pacific工厂找到一份做纸板盒的工作,工资是每小时$19.60元。
 
迈克博会认同邻居们的看法,虽然他此前在圣路易斯附近的一家钢铁厂工作时工资是每小时$28元,但他现在不得不重新思考在接下来的人生里该如何依靠新找的这份工作养家糊口。迈克博称,美国的中产阶层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几乎所有与他有类似遭遇的人都会认同这种观点。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本周一(2月5日)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近几十年来,美国中产阶层在许多方面的境况比其他经济发达国家的中产阶层更糟糕。
 
此外,正如迈克博的经历所折射出的新现状,皮尤研究中心研究报告的作者发现在美国的 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都呈现扩大之际,美国中产阶层正在进一步收缩。
 
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副主任科克哈尔(Rakesh Kochhar)表示,与西欧国家相比,美国成年人口的经济分化更为明显,中产阶层被进一步挖空,也就是说美国的收入差距在进一步拉大。
 
比如在1991年至2010年间,美国中等收入家庭中的成年人占比从62%降至59%,但在此期间,英国中等收入家庭中的成年人占比从61%增至67%,法国中等收入家庭中的成年人占比从72%增至74%。
 
按照皮尤研究中心的定义,收入达到全国中位数收入的两倍的三分之二的家庭即属于中产阶层,按照这个标准,也就是在2010年税后年收入达到$35,294至$105,881元的家庭都属于中等收入阶层。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经济学教授奥特尔(David Autor)称,如果中产阶层收缩的原因是有更多人迈入了高收入阶层,那这种收缩趋势未必会引起恐慌。
 
实际上,美国的高收入阶层比例的确在增加,但同时美国的低收入阶层比例也在上升,在1991年至2010年间已从25%增至26%。奥特尔称,这种情况更加令人担忧。
 
此外,美国的中产阶层比例比皮尤研究中心研究的11个西欧国家都要小,而美国的高收入阶层比例和低收入阶层比例都大于这11个西欧国家。
 
据皮尤研究中心称,欧洲国家中产阶层的收入涨速也比美国快。在1991年至2010年间,美国中产阶层的中位数收入上涨了9%,相比之下,丹麦中产阶层的中位数收入上涨了25%,英国中产阶层的中位数收入上涨了35%。
 
虽然包括中产阶层在内的美国全国中位数收入仍高于几乎所有欧洲国家,但这些国家现在正在迎头赶上。在2010年,美国的税后全国中位数收入为$52,941元,相比之下,德国当年的税后全国中位数收入为$41,047元,法国则为$41,076元。
 
虽然美国的贫富差距可能仍在进一步拉大,但在1991年至2010年间,美国属于高收入阶层的家庭比例仍从13%增至15%。
 
科克哈尔称,在经济方面美国仍远远领先于欧洲国家,但不同之处在于收入阶层的变化,并且欧洲国家正在迎头赶上。
 
科克哈尔表示,虽然皮尤研究中心的这项研究是截至2010年,并且从中突显的微弱收入增长可能只是大萧条导致的直接后果,但这并不足以改变研究结果的意义。
 
科克哈尔称,美国中产阶层持续收缩是很明显的趋势,这与高收入阶层的扩大之势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意味着美国中等收入阶层的部分收入正在重新分配至高等收入阶层。
 
皮尤研究中心承认“中等阶层”并不能只依据收入去划分,其他诸如接受过大学教育,从事白领工作、经济有保障、拥有住房乃至自我形象良好等因素也都应该加以考虑,但是为了研究目的,该中心仍以收入对阶层进行了划分。
 
科克哈尔表示,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技术变革和全球化都意味着能够适应和学习新技能的人都可以从中获得更大的收益。
 
已有近20年历史的芝加哥人力派遣公司LaSalle Network在创建之初只有两名员工,据该公司创始人金贝儿(Tom Gimbel)称,LaSalle Network今年完全可以实现$7000万元的收入目标。
 
金贝儿称,他认识许多在过去五年里收入呈现大幅增长的人,他的一些员工在几年前年收入仅有$3.5万至$6万元,但现在他们的年收入已经达到$6万至$15万元。
 
在芝加哥郊区长大的金贝儿也同样看到自己的财富在不断增长,他称自己并不想拥有一切,但他的父亲并没有赚到很多钱,因此他在这方面已经超过了他的父母。
 
在大西洋两岸,承受重压的中产阶层的不满正在转化为对政治机制的失望,以及对精英阶层的质疑。
 
和自己的父亲还有叔叔一样,迈克博失业前一直在伊利诺斯州Granite City的美国钢铁厂工作,但在这家工厂于2015年底闲置后,迈克博也没有了工作,之后他一直在找新工作,而不是在坐等经济好转后能够重回钢铁厂工作。
 
尽管迈克博是在坚定的民主党人家庭中长大,但他在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仍然投了川普一票。迈克博称,他已经去世的父亲要是知道他投票支持共和党恐怕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但他看中了川普的承诺,川普称他会帮助美国中产阶层并把美国人的工作拿回来,大选夜他一直盯着电视看,但川普真的赢了也令他感到很吃惊。
 
迈克博称,虽然川普赢了大选,但他不能一直坐在家里等,他已经失业很长时间,选择也不多了,他虽然离婚了但却没有孩子,他简直不敢想象那些有孩子的失业者日子会有多难。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