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彭建邦辞职后 大量保守党“假党员”浮出水面
Ontario PC interim leader vows to crack down on membership fraud

 
 
编者按:在彭建邦和戴克斯特先后辞职后,安省保守党临时党魁费德尔(Vic Fedeli, 图)采取行动打击席卷安省正式反对党的选举欺诈风潮。据《环球邮报》报道,在彭建邦的领导下,安省保守党党员人数增加了近20倍,创下历史新高。但是,对包括华人聚居选区在内的一些选区进行的调查却显示,有大量安省保守党党员都涉嫌伪造身份或是弄虚作假的假党员。
Editor’s Note: In the wake of departure of Patrick Brown and Rick Dykstra, Vic Fedeli, the interim leader has waged a campaign to crack down on widespread fraudulent voting practices that engulf the Ontario Official Opposition party. According to the Globe, under Brown’s leadership, the party membership ranks set a new record high, climbing by almost 2000 per cent. However, investigations into several ridings – including those with a large Chinese Canadian population – have revealed that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the memberships were potentially forged or fraudulent. 

据提交安省法院的法律文件称,一些华人聚居选区的选民曾遭到恐吓和骚扰,选民的投票也是以“不为人知的隐秘方式”进行计票。
According to legal document filed in Ontario court, voters in some Chinese Canadian ridings were subjected to intimidations and harassments, and the ballots were counted “in a clandestine and secretive fashion”.
 
 
据《环球邮报》报道,在彭建邦(Patrick Brown)担任安省保守党党魁的两年半时间里,安省保守党党员人数增加了数万人,现在,安省保守党临时党魁费德尔(Vic Fedeli)正在对这些新党员的合法性进行调查。
 
费德尔本周二(1月30日)宣布不会参加正式党魁竞选以接替彭建邦。在彭建邦突然辞职后获任安省保守党临时党魁的费德尔在上任五天后表示,他必需将所有的时间用来处理比他原先所知的要糟糕得多的政党架构问题。目前,费德尔已经下令对20万安省保守党党员登记的姓名和地址进行调查。
 
费德尔在记者会上称,如果他对安省保守党的架构完全满意,他就不会这样做,这些党员所涉的重要问题促使他要求对这些党员登记的乃至包括IP地址在内的信息进行彻底调查,他打算根除这个问题。
 
费德尔所指的问题并不仅仅只是党员登记的信息可能有误,还涉及信息技术系统加剧了席卷安省正式反对党的危机,此外,安省保守党领导层已经定好在记者会次日决定即将举行的党魁竞选的规则。
 
多伦多律师、负责起草党魁竞选规则的委员会主席莱夫顿(Hartley Lefton)称,安省保守党领导层定于本周三决定党魁竞选规则。一旦领导层批准了竞选规则,安省保守党党魁竞选就将正式开始。但是有安省保守党内人士称,费德尔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有关安省保守党如何能在省选举行前四个月准备好党魁竞选的质疑。党魁候选人将有30天时间登记新党员。但在党魁竞选开始之前,安省保守党必须先确定现有党员数量。
  
在彭建邦因为被CTV News爆出有两名年轻女性指控他曾对她们实施不当性行为而被迫辞职后,保守党省议员在上周五任命费德尔担任临时党魁。彭建邦否认相关指控,并继续担任保守党省议员。在彭建邦任安省保守党党魁期间,安省保守党的党员人数从1万人激增至20万人,创下历史新高。虽然在过去数十年里,无论是联邦保守党还是省级保守党都以登记“即时保守党员”而著称,但据安省保守党内人士称,彭建邦在2015年5月当选安省保守党党魁后,保守党登记新党员的习惯做法便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在上次安省保守党党魁竞选中,彭建邦的竞选团队称其登记了逾4万名新党员,从而也将安省保守党党员的总人数从2014年省选后的1万人推升至7.6万人。
 
但是,安省保守党的一些潜在被提名人以及安省各地多达14个选区的地方保守党官员都曾抱怨称在提名过程中有投票欺诈及违规行为。据称在目前由安省自由党交通及基建厅长薛雅礼(Bob Chiarelli)把持的Ottawa West-Nepean选区的保守党提名竞选中,就曾出现普遍的选票舞弊行为。
 
时任安省保守党选区主席的麦克伦南(Emma McLennan)在去年曾向保守党执行委员会表达对当年5月提名选举的担忧,并对73名登记住址均为25 Woodridge Cres.的党员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因为在这栋公寓大楼的租户名单中并没有这些人的名字。麦克伦南还指出,在这73名党员中有58人是使用多伦多区号的电话号码。麦克伦南以及该执行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都在去年6月辞职以示抗议。
 
在遭质疑的安省保守党选区协会成员名单上,有一个登记的电话号码是属于多伦多居民阿拉罗(Aval Arora)。当《环邮》在本周二拨打这个号码后,Arora称这个电话号码她已经用了很多年,与联邦保守党或安省保守党均无关。
 
同样,多伦多居民辛格(Balveer Singh)亦表示,他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为何会出现在渥太华一个政治选区协会的成员名单上。辛格称,这种事他此前从未听说过。
 
费德尔称,解决政党体制问题是很艰巨的任务,安省保守党人已经认识到自己政党的现状比此前所知道的还要糟糕得多。
 
安省保守党两名高层官员在6月7日省选日益临近之际先后辞职,令该党遭受严重冲击。除了彭建邦,安省保守党主席瑞克•迪德克斯查(Rick Dykstra)也在1月28日晚间通过Twitter宣布辞职。在迪德克斯查宣布辞职后不久,《麦克琳》杂志便发表报道称他在2014年担任国会议员期间曾性侵一名年轻的保守党工作人员。
 
迪德克斯查在其发表的推文中并未提及相关指控,也没有回应置评要求。他的律师墨菲(Chris Murphy)和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在一份声明中称,迪德克斯查断然否认《麦克琳》杂志所报道的指控。
 
但是,迪德克斯查在辞职后仍在继续担任安省保守党执行委员会成员,这也是安省保守党临时党主席巴德沃尔(Jag Badwal)作出的决定。
 
费德尔则称迪德克斯查辞职是正确的做法,他同时也应该退出安省保守党执行委员会。但是按照党章,党魁或临时党魁均无权对本党执行委员会成员进行任命或撤职。据安省保守党内人士称,在选民于6月7日进行省选投票之前,迪德克斯查将负责举行安省保守党党魁竞选。
 
此外,一些保守党省议员曾向安省保守党执行委员会建议让费德尔领导保守党参加即将到来的省选,在省选结束后再选举彭建邦的永久继任者,但执行委员会拒绝了这个提议。
 
据安省保守党内人士称,迪德克斯查的前任乔亚诺(Richard Ciano)在1月29日午夜前已经接到巴德沃尔的通知,被告知其不再是执行委员会成员。据知情人士透露,执行委员会就何时举行党魁选举的问题进行的表决结果势均力敌,而乔亚诺坚决支持等到省选结束后再举行党魁选举。
 
巴德沃尔在一份回应电邮中称,前安省保守党党主席乔亚诺留下的空缺将等到保守党完成党魁选举的启动工作后再填补。
 
安省保守党投票欺诈风潮刮向华人聚居选区
在此之前,安省保守党的投票欺诈风潮也刮向了华人聚居选区。在2017年7月,寻求成为汉密尔顿West-Ancaster-Dundas选区下任保守党候选人的提名候选人派勒(Jeff Peller)提交了司法覆核申请通知书,他也是该选区第二位上法庭挑战投票结果的提名候选人。
 
此前,在去年5月7日进行的West-Ancaster-Dundas选区提名选举中得票数排在第二的提名候选人辛赫(Vikram Singh)也向法院提交了法律文件,声称在此次选举中有严重的违规行为和选举舞弊行为。
 
亦曾称在自己的选区目睹过投票欺诈行为的Aurora-Newmarket选区的执行委员会也曾被要求与汉密尔顿的提名候选人合作,但Aurora-Newmarket选区主席莫里(Derek Murray)称该委员会成员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此外,West-Ancaster-Dundas选区和Aurora-Newmarket选区的保守党志愿者也都曾指称彭建邦以及一些安省保守党官员弄虚作假以确保他们所青睐的提名候选人能成功当选,从而能够代表安省保守党出战该选区。
 
Aurora-Newmarket选区协会已就去年4月8日的提名选举结果正式向安省保守党执行委员会提出挑战,并称麦格拉斯(Charity McGrath)的竞选团队公然违反保守党规则伪造党员登记表。
 
莫里表示,一项电话调查发现该选区至少有四分之一党员的身份可能是伪造或是弄虚作假,但安省保守党执行总监斯坦利(Bob Stanley)却认为这个问题并不值得听证,这令地方执行委员会的成员感到震惊。
 
莫里称,斯坦利的态度令他深感震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安省保守党会这样做。
 
Aurora地区居民、在Aurora-Newmarket选区提名选举中落败的两名提名候选人之一霍格(Bill Hogg)称,只需对遭到质疑的提名过程进行简单的审查就可以让所有指控烟消云散,并让安省保守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但是,彭建邦却选择批准所有64名获提名的安省保守党候选人,并聘请了普华永道(PwC)的审计师监督未来的提名工作。
 
虽然有很多人都认为这种政治花招很常见,但莫里并不认同这种看法,他称自己已加入安省保守党多年,此前从未发生过像这样的事情。
 
此外,莫里也对汉密尔顿选区提名候选人发起的法律行动是否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表示怀疑,他称没有人会真的想硬拿自己的脑袋去撞墙,他认为相关法律行动不会有什么结果。
 
Aurora-Newmarket选区协会的另一名成员甘萨斐斯(George Gonsalves)是选择在下次省选中彻底放弃投票支持安省保守党的数名保守党长期支持者之一。居住在Aurora地区的甘萨斐斯称自己已经撕掉党员证,并会放弃自己的选票,而这完全是因为斯坦利面对他们的担忧所作出的反应让他极其反感。
 
派勒在提交法院的司法覆核申请通知书中称,提名过程受到很多程序违规行为,偏见行为,选民压制行为和不当投票行为的影响。
 
法庭文件称,安省保守党纵容其成员和候选人对选民进行恐吓和骚扰,而选民的投票也是以“不为人知的隐秘方式”进行计票。
 
相关法庭文件指名道姓称彭建邦、斯坦利和迪德克斯查都曾参与相关行动,而现在彭建邦和迪德克斯查都因为不当性行为指控而辞职。
 
迪德克斯查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曾称不会就此案发表任何正式评论,他同时表示,违背当事人意愿将其登记为党员是有违保守党规则的做法。
 
迪德克斯查当时称,彭建邦一直在积极推动改变,安省应该变得更好,安省保守党正在安省各地发展越来越强大的志愿者队伍,以便能在下次省选中击败韦恩领导的安省自由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