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如何知道自己何时该退休?
How do I know when I’m supposed to retire?


 
《环球邮报》3月2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讲述了西温居民大卫•谢菲尔德(David Sheffield)的故事。
 
有一天,谢菲尔德一个20多岁的年轻同事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笑着问他:“那么,你会是下一个么?”谢菲尔德装作没听懂,但实际上他知道这个同事问的是什么。
 
随着一波退休大潮席卷加拿大职场,有不少人都成了灰色海啸冲击的目标。这听起来很刺耳,也让许多像谢菲尔德一样步入老龄的人士对自己即将面对的未知社会感到惴惴不安——他们的身体会日渐衰弱,积蓄会慢慢耗光,并且会拖累自己的子女乃至孙辈。
 
有关人口老龄化的统计数据早已是众所周知。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各国迎来了持续长达20年的生育高峰期,被称为婴儿潮的这代人虽然有力推动了各国经济的发展,但他们终究敌不过时间已经开始步入退休年龄,仅是在加拿大就有约820万婴儿潮一代。

 
作为典型的婴儿潮一代,谢菲尔德已经工作了大半生时间,他的工作或许耗费了他最好的年华。但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所从事的工作都会大大影响我们的人生,如果幸运的话,找到一份好工作可以让我们的人生变得绚丽多彩。那么,人们如何才能知道自己何时该退休呢?谢菲尔德又怎样才能知道自己何时该退休呢?牛奶有保质期,轮胎有磨损指标,那婴儿潮一代呢?我们会钦佩那些在人生巅峰时刻战胜重重挑战,尝试各种可能的人。但我们也会对那些坚持发光发热直至岁月尽头的人心生佩服。
 
谢菲尔德一直知道自己不想成为呆在角落里的老年人。在谢菲尔德从事第一份办公室工作时,有一个东欧同事对几乎所有事情都会抱以充满怀疑的大笑和不屑一顾的手势,他认为任何事情都不能、不会或不应该改变,其他人如果不这样认为就是疯了。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东欧同事思维怪异、顽固不化、是所有人的爷爷,是值得同情的对象。他在1989年退休前在办公室发表的最后一次高谈阔论的内容是柏林墙永远不会倒,但在同年这道臭名昭著的围墙就被推到了。

 
谢菲尔德每天早晨在市区的车站乘坐火车去上班时,总会看到一位人身伤害律师的海报广告。这位律师虽然已经满脸沧桑但却仍然魅力十足,他满头白发、穿着蓝色西装系着领带,他的眼睛里流露出自信和智慧的光芒,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值得尊重的人。这位老人并没有呆在角落里,而是坐在街角的办公室里,他是我们都羡慕的高级职员。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往往是最糟糕的,他们会觉得自己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已经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在顺利的时候,谢菲尔德会充满成就感,和同事积极交流合作,只想呆在办公室里工作;而在很糟糕的时候,谢菲尔德会觉得自己就像电脑屏幕上的虚幻图像,只是驱壳呆在办公室里,根本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谢菲尔德的公司最近刚刚搬进一栋明亮的新办公大楼,新的带隔间的开放式办公室虽然窗明几净,但谢菲尔德却因此失去了宽敞的私人办公室,现在所有人就像放在一个箱子里的鸡蛋,而他是位于角落里。在配备了一按按钮就可以升高的站立式办公桌后,谢菲尔德的大部分同事都开始站着办公,为了避免噪音干扰,他们在工作时通常都会带着耳机听音乐。这栋经过环保认证的新办公大楼还回收雨水用于洗手间,墙上的指示牌建议员工不要饮用来自马桶或便池的水。谢菲尔德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些人觉得退休后就是等死。随着加拿大废除强制退休制度,原本到年龄就该退休的人们必须去做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为了搞清楚自己何时该退休,谢菲尔德在包罗万象的谷歌上搜索如何判断自己何时该退休?结果大部分搜索结果都是以财务为重点,比如“当你储蓄了达到预计年度开支25倍的存款时就可以退休了”。还有一个网站则从情感角度就何时该退休的问题给出了建议,称当你感到人生中未完成的事情开始变得比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更重要时,就可以考虑退休了。
 
有时候,谢菲尔德也会留意一些迹象,比如当他在上下班乘车途中碰到有人站起来为他让座时,他就会想自己是不是该退休了。为了避免别人给自己让座,谢菲尔德常常会把自己的座位让给其他人,然后自己站着,在站立时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平稳轻松,即便有时候已经站得腰酸背痛,

 
在谢菲尔德的办公室里,有人退休是件大事。同事们会送上蛋糕,播放幻灯片,回忆往昔岁月,细数职业生涯的一些里程碑,这些做法或许有助于促成一种新的记述方式,退休者可能会因此成为团队中的闪光人物,也有可能只是同事眼中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的泛泛之辈。站在聚光灯下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称自己会想念同事而不是这份工作,这时会让退休者感到很不自在,而在这之后他们便会走人。那么,谢菲尔德何时会退休呢?到时候他是会真正感到无怨无悔,还是会一心期待重新开始?
 
谢菲尔德一直和最近退休的同事和朋友保持着联络,而他问他们的第一个问题肯定是“退休生活怎么样?”对于这个问题,最常见的回答是“以前我怎么会有时间每天去上班的?”就像最近皈依了一个新宗教一样,这些人都告诉谢菲尔德退休生活有多悠闲,他们在退休后可以仔细阅读晨报,随意旅行,还可以去打匹克球(Pickle ball)。匹克球的宣传语是“这项拥有有趣名字的严肃运动可以让你保持身体健康、社交活跃和思维敏捷。”匹克球会拯救谢菲尔德的退休生活么?

 
在工作时间很紧张时,像一个下午,一个周末,一个为期三周的假期这样的休假是否会显得更珍贵?谢菲尔德的父亲曾懊悔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做成,即便他后来有了一些空闲时间。谢菲尔德常常问自己是否想要大把闲暇时间?有了太多闲暇时间是否会好事变坏事?在退休后自己是否会整天坐在家里然后变得越来越焦虑?在经过一番斟酌后,谢菲尔德认为自己现在还不适合退休,因为退休生活令他感到恐惧。
 
“那么,你会是下一个么?”问这个问题的年轻同事仍在笑着等待谢菲尔德的回答,而他的答复并不是“当然,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而是“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的,但你要仔细观察哦。”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