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文革回顾:从校花到囚徒(六)

“徐婉丽和你是不是闹矛盾了?”

“矛盾倒是谈不上,只是她自从认识那个家伙以后,就不想理我了。”

真没想到,徐婉丽已经四十多岁,怎么竟然像个没教养的小女孩一样水性扬花,男朋友说换就换?俗话说,衣服是新的好,朋友是老的好,莫非她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她更没有想到,她的后半生就毁在这个“小弟”身上!

老于接着讲,徐婉丽太不检点,头几年在黔南歌舞团还没调上来时,她住在贵阳交际处招待所,跟人家说,自己是黔南歌舞团招收新学员的,许多人知道以后,就请她的客,到这家吃,那家喝,为了自己子女能进歌舞团,有的家长还给她送礼。结果她一个也没给人家办成,人家后来知道她根本不是歌舞团招收学员的,就骂她是骗子——骗吃骗喝。还有她那个儿子庆大,书不好好读,整天和她要钱乱花,她也不好好教育……



老于的话,使我想起头两年的事。那时有个小伙子叫小张,也就是十八九的样子,嗓子不错,非常喜欢唱歌,想进文艺团体。那个年代,一般城市青年都把参军入伍,或者是招工进工厂,看成是有前途。假如能进歌舞团,那就更让人羡慕了。所以,小张听说我和黔南歌舞团招收学员的徐婉丽是同学关系,就找到我,希望我帮忙。我问徐婉丽,她说,黔南歌舞团确实要招收几个新学员,她虽然没有参加新学员招收工作,可是她和他们都比较熟,能帮上忙。于是,小张满怀希望,到我家来,经常提些礼物,看我家缸里没有水,马上到前院去为我家提水。发现我家烧煤困难,又找车为我家拉煤。实际上,小张家爸是粮食局的一个普通干部,母亲在街道服务站打面条,经济上并不富裕。所以,小张一家这种热情和友好,弄得我很过意不去。我说,如果事情成功,你再感谢我,我心里还能过得去;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我实在受之有愧。徐婉丽带小张去给招收新学员的人面试一次,说他们对小张还比较满意。

“能不能请他们吃一顿?”徐婉丽向我提了这么一个建议。当时恰是文革后期,一般人家的生活物资都很贫乏,粮食、猪肉、菜油都是凭票供应,所以我说:“小张家不太富裕。如果他们决定录取小张,倒是可以认真地请请他们;如果他们心目中觉得小张没把握,我看就算了。”



结果,小张的事情最后没办成。究竟是因为小张家没请客送礼,才落选?还是小张的综合素质不行?我一直没得到答案。为此,我想起来就觉得对不起小张一家,欠他一家的人情。随着社会风气的每况愈下,看到许多成功者,无不是用请客送礼,甚至用金钱美女去打通关节,我就想,也许徐婉丽是对的? 

不过,现在老于对她的看法,应该说是对的。记得,在文革期间,徐婉丽回山东老家去探望父母,她回来以后,我就接到分配到山东的同班同学王富聪的一封信,信里说,徐婉丽借她钱不还,警告我千万不要借钱给她,还说她的作风如何如何,在没进中戏前,她在歌舞团就做过人工流产等等。显然。王富聪很气愤,在信中把徐婉丽说得很糟糕。

经过几年断断续续的接触,我认为徐婉丽人不坏,没有什么害人之心,但缺点也不少,比如像老于所说的,要求自己不严,有时不够检点,男女关系上有些随便。没想到,她性格上的这些缺点,竟让她一步一步走向沉沦的深渊。

五   
80年代,大家都忙于自己的事业,亲朋好友之间,一般没什么事情,也很少来往。对于徐婉丽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几乎很少打听。
忽然有一天,老于来我家,说徐婉丽出事了,问我知不知道?我问出什么事?他说,那个姓谭的和徐婉丽一起被公安局抓了!这对我和妻子简直如晴天霹雳。

“因为什么?”我和妻子同时惊问。

“咳,说是犯了欺诈罪。”老于说。然后盯着我们问,“你们一点都不知道?高级法院大门前的宣传栏上,连他们的漫画都贴出来了。”

我当天就抽时间,赶忙跑到老于说的高级法院大门前,只见宣传栏里果然有徐婉丽和那个叫谭晓弟的案情介绍。从宣传材料上来看,谭晓弟是个劳改逃跑犯,他认识徐婉丽以后,徐婉丽把自己的记者证借给他,经过涂改,谭晓弟冒充晚报记者,伙同徐婉丽,以给某单位供货的名义,进行经济诈骗活动。在案情介绍的文字旁边,还配有徐婉丽和谭晓弟的漫画。看来,如果材料不属实,法院是不会这样搞的。

站在宣传栏前,读了案情介绍,我的脑子几乎成了一片空白。真没想到,徐婉丽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我不明白,徐婉丽怎么会跌这么大的跟头?一个在北京名牌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个40多岁已经两个孩子的母亲,怎么会犯如此轻率的错误? 

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徐婉丽的后半生,我不由的心情沉重起来:令人羡慕的工作失去了,在儿女面前母亲的起码尊敬没有了,老于的爱烟消云散了,出狱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没有保证了,作为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光环被劳改释放犯取代了……也就是说,她的后半生完了!(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