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十七)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胡增钰和门市部主任陈恒立(江苏省江都县现扬州市江都区)都是外地人,单身生活,相互照应,关系不错。1958年,陈恒立在大炼钢铁时掉进石灰塘,损坏了一条腿,人称陈瘸子。1978年秋天,陈恒立因精神性的毛病住进中医院,胡增钰每天照顾他的生活,替陈恒立到水炉上打开水,到县委二食堂打饭,忙个不停。谁知就在那只甲鱼少掉没几天,陈恒立出院了,胡增钰却住进了县人民医院。胡增钰住院前,到马庄公社夏庄大队(现淤溪镇孙庄村)看望仍插队在那儿的小女儿胡锦莱,当晚回到了姜堰。

日杂商店私方副经理方希平(后来任姜堰人民商场业务股长)是胡增钰二哥胡增麟的内弟,是胡锦涛的叔舅父。胡增钰和他都是资本家,公私合营后一起进日杂商店的,既是亲戚,又是同乡,经历又差不多,有事无事的时候常去他家坐坐,一聊就是半天。徽州方言是徽州人一块抹不掉、洗不净的“胎记”。胡增钰跟徽州人接触都是讲徽州话。在方希平家里,他们用浓重的徽州方言说话,谁也听不懂。胡增钰从马庄回城的当天晚上,放下饭碗就喜滋滋地从东大街门市部来到住在坝口王家大门的方希平家,坐在藤椅上,兴奋地对方希平和洪凤珍夫妇说:“涛涛来信要我到兰州玩玩!”方希平说:“好啊,你去散散心。”这天晚上两人聊得很久。



胡增钰从“一打三反”学习班出来后百病缠身:胃切除了四分之三,肾病开过两次刀,有小肠气,肺结核,肺气肿,曾因肺气肿发作跌倒在路上爬不起来。他原来有抽烟的习惯,后来不抽了,但还是喝点酒,一天三四两左右。腰也有些驼了,头发白了,脸色白得可怕。

方希平的妻子洪凤珍是歙县三阳坑人,1946年嫁到姜堰来,她完全听得懂胡增钰和丈夫的对话。这天晚上,胡增钰刚走,洪凤珍就担心地对丈夫说,“我看他可去得成兰州呢,女怕戴花(脸肿),男怕穿靴(脚肿)啊,他腿肿得那个样子,今年能不能熬得过去呢?”原来胡增钰患有慢性肾小球肾炎,双脚双腿已经水肿,加上其它疾病的折磨,自然没有如愿去成兰州。过了不长时间,1978年11月5日,他突然在东大街门市部宿舍里肚子疼,呕了一滩血,被人抬进了县人民医院内科,入院号为54329,填写的工作单位是日杂公司。住内科两天又转到传染科。

泰县人民医院住院病人出入院登记簿

1978年11月19日,天快亮时,胡增钰因肺心瓣感染去世,前后住院14天,享年59岁。

据老人们说,人临死的时候有一口气,这口气要等见到远离的亲人才断,亲人不回来,这口悠悠的气有得不断呢。胡增钰去世前两天昏迷不醒,冥冥之中似乎等着儿子回来。胡锦涛接到父亲病危的电报时,正出差在大庆,他心急火燎地从大庆坐火车到了镇江。当他住招待所时,服务员说已经客满。胡锦涛不喜欢张扬,实在没办法,他只好掏出了甘肃省建委设计管理处副处长的工作证试试,服务员找到了所长才得以住宿。(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