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美国驻古巴外交官所患神秘疾病症状在中国出现
Mysterious illness that hit diplomats in Cuba surfaces in China


 
《环球邮报》日前报道称,在美国外交官及其家人相继在古巴和中国患上一种神秘疾病后,由此导致的危机进一步蔓延,并促使美国国务院在6月6日又从中国撤回至少两人。
 
据美国官员称,新近撤回的人员都在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工作,一支国务院医疗队已经为这些外交人员以及他们的同事和家属进行了体检。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人出现类似症状,但美国官员预期还会有更多外交人员撤回。
 
美国国务院称,近几个月来,美国官员一直担心本国的外交人员可能遭受“声波攻击”,从而出现脑震荡或轻度脑损伤。
 
在中国出现的案例让始于2016年的古巴神秘疾病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当时在哈瓦那工作的一些美国外交人员以及家属开始患病。最终,共有24人称在听到奇怪的声音后出现头疼、恶心、听力下降、认知问题以及其他一些症状。该事件导致美国和古巴关系恶化,之后美国撤回了驻古巴使馆半数以上的人员,并驱逐了古巴驻美大使馆外交人员,同时警告美国公民勿赴古巴旅行。
 
但是,随着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人员出现类似症状,美国官员又开始怀疑是否有其他国家应该为此受到谴责,比如中国或俄罗斯。

 
由于一系列经济、政治和安全问题已经导致美国和中俄两国关系紧张,该事件无疑会雪上加霜。俄罗斯一直被指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而中国和美国的贸易争端愈演愈烈,并且美国官员亦担心中方会在美国总统川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于6月12日举行峰会之前暗中破坏美韩关系。
 
中国的新病例是在美国官员报告称在广州发现第一起神秘疾病病例几周后出现,当时美国政府称有一名领事馆人员患病。目前,一些在广州工作的美国官员居住在满是外国人及中国有钱人的公寓楼内,而患病的美国领事馆人员就是在那里听到不同寻常的噪音。
 
但是,目前尚不清楚美国领事馆人员所患的神秘疾病是否是声波攻击导致的结果,因为其他可能的致病因素还包括中毒、在使用收听设备时意外听到有害噪音,乃至集体癔症。
 
这种神秘疾病是于今年春天传到中国,当时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出现第一名患病人员。在美国政府于上月警告领事馆其他人员如果出现非同寻常的病症应该及时就医后,由此导致的恐慌便进一步升级。上周,在一名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人员的父母出现神经疾病症状后,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随即撤回了美国。据美国官员称,他们预期至少还有会其他一些人撤离中国。

 
与从同时,相关病例似乎也比美国国务院上个月初次报告时更加分布广泛,当时美国国务院只是称有一人报告称听到微弱模糊但却异常的噪音,并因此感到不适。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上个月在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作证时曾称,报告患病的首名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人员出现的症状和美国驻古巴使馆人员出现的病症非常相似,几乎如出一辙。
 
目前,大约有170名美国外交官员或雇员在广州工作,他们的家属也都在广州生活,一名美国高级官员称,美国国务院派出的医生已于5月31日抵达广州,有很多人员已经接受或即将接受检查。
 
美国官员同时亦警告称,目前尚未最终确定这些神秘疾病病例的致病原因。
 
最近从广州撤离的美国雇员是在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担任安全工程官员的Mark A. Lenzi,他是在6月6日晚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离开广州,在此之前,Lenzi在接受采访时曾称自己在近几个月来一直出现神经疾病症状。Lenzi还称,他的妻子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而他们都曾在自己所住的公寓里听到过异常的噪音。

 
蓬佩奥在6月5日发表声明称,在广州发现的第一起病例的症状和在哈瓦那患病的24名美国人的症状非常相似。蓬佩奥同时称,这些病例的致病原因目前尚未确定。
 
发生在古巴的病例和在中国出现的病例类似,患者都称自己在出现病症前曾听到到令人心烦的噪音,不同的患者对噪音的描述也各有不同,其中有蝉鸣声、静电声、挥动金属板发出的声音等,据Lenzi称,他听到的是弹球在金属漏斗里滚动的声音。
 
在古巴患病的美国外交人员被确诊后,川普政府下令驱逐15名古巴驻美大使馆官员,并称作出该决定是因为古巴未能有效保护美国外交官。古巴政府则否认涉及该事件,并质疑相关“袭击”事件是否真的发生过。美国官员表示,虽然他们已经向中国政府提及此事,但现在就考虑在中国采取类似行动还为时过早。
 
今年5月23日,美国国务院透露称,一名在中国广州工作的美国雇员抱怨称在2017年底至今年4月的几个月里曾听到微弱模糊但却异常的噪音,并因此感到不适。这名雇员目前已经撤回美国,但身份不明。

 
美国国务院在健康警示中称:“我们从未听闻在中国发生过类似情况,无论是在外交界内还是外。”美国国务院同时建议其他担心相关症状或医疗问题的人向医生进行咨询。
 
美国国务院发出的健康警示随即在美国政府的在华工作人员中引发了焦虑和愤怒,还有一些人员也开始报告类似的经历或症状,在他们当中就有Lenzi。
 
Lenzi在发给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全体员工的电邮中抱怨称,第一位患病的员工在今年4月就撤离中国,但直到一个月后,也就是美国医生发现脑损伤的证据后,美国当局才发出健康警示。Lenzi在接受采访时称,美国当局最初只是称这是一起孤立事件,但他们很清楚事实并非如此。
 
于2013年启用的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本身就是一栋使用最尖端技术打造,旨在抵御电子窃听及其他安全和情报威胁的建筑。据患病的美国员工称,他们至少在两栋住满美国政府员工、其他外国人及中国有钱人的公寓楼内听到过奇怪的声音,并因此感到不舒服。

 
在离开中国前的一次采访中,Lenzi称自己和今年4月撤离中国的美国官员住在同一栋公寓楼内。这栋公寓楼是广粤天地(the Canton Place)的数栋高层建筑之一,这个摩登建筑群围绕一个广场而建,周边有餐馆、咖啡厅和美术馆。另一位报告称出现不适症状的美国外交官则是住在领事馆附近的另一栋高档公寓楼内。
 
据Lenzi称,在过去一年里,他和妻子都出现了类似的身体症状,包括头疼、失眠和恶心,并且他们都曾听到过三到四次奇怪的声音。但是,直到美国当局上月披露此事后,他们才将这些症状联系在了一起。
 
美国官员强调称,尽管美国当局从中国撤离了部分人员以做进一步检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受伤或患病。比如,从古巴撤离的美国工作人员在经过检查后,最终只发现有25%的人有健康问题。

 
但即便如此,在中国发现的病例仍在美国国务院内敲响了警钟。目前由蓬佩奥领导的美国国务院似乎正在竭力避免再次出现之前处理古巴神秘疾病事件时所招致的批评。
 
除了美国国务院的医疗队,美国驻外事务处代理主管William E. Todd和负责外交安全问题的助理国务卿Michael T. Evanoff也都飞抵广州评估相关情况。他们的行程并未提前宣布,在6月6日离开广州前均未就此事发表评论。
 
蓬佩奥在6月5日发表的声明中称,他已经成立了一个健康服务工作组,专门负责调查对部分美国驻海外政府工作人员及其家属造成影响的原因不明的健康事件。
 
该份声明并未否定在其他美国使馆或领事馆出现类似事件的可能性。一名美国官员表示,他知道有孤立事件的报告,但这些事件似乎没有任何明显的规律。
 
拥有1400万人口的广州是中国主要的商业中心城市,其位于珠江口,距离香港约75英里。除了在北京设立的大使馆和在广州及香港设立的领事馆,美国在成都、上海、沈阳和武汉也都设有领事馆。

 
Lenzi曾在外交安全部门工作,他认为可能是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导致他成为攻击目标。在2011年进入美国驻外事务处之前,他曾在国会资助的美国国际共和学会(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工作,专门负责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推行民主改革,而这两个国家都是俄罗斯曾公开谴责美国进行干预的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7日回应美驻华人员遭“神秘袭击”事件时称,中方已经以非常负责任的方式,对前段美国驻华使领馆雇员疑似受到所谓声波影响的问题进行了调查,但是未发现任何导致美方所说情况的原因或者线索。
 
华春莹当天在回答记者的相关提问时称:“关于此前美驻华使领馆雇员疑似受到所谓声波影响的问题,中方有关部门已进行认真调查并向美方作出反馈,目前尚未发现导致美方所说情况的原因或线索。中方一贯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保护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华外交机构工作人员的安全。”
 
华春莹还强调称:“关于媒体报道出来的最新情况,据我了解,美方尚未向中方提出相关要求。如美方与我们进行正式沟通,中方自然会继续以负责任和认真的态度进行必要调查,并就此与美方密切沟通和配合。”
 
加拿大环球事务部发言人则表示,该部门正在努力确定在广州工作的加拿大外交人员及其家属是否受到影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