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心理疾病并非导致美国自杀率攀升的唯一主因,心理健康专家
There may be one big reason why suicide rates keep climbing in the US, according to mental-health experts


 
财经网站Business Insider 6月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据CNN报道,美国名厨、美食节目主持人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于上周五在法国自杀身亡,终年61岁,波登的尸体是在斯特拉斯堡一家酒店的房间内被人发现。在波登自杀前,刚刚有新闻爆出美国时尚品牌Kate Spade的创始人凯特•丝蓓(Kate Spade)于上周初在纽约寓所内自杀身亡。
 
美国自杀率持续攀升

在丝蓓和波登相继自杀之际,美国各地正出现一种愈演愈烈的惊人趋势,那就是自杀人数呈现上升趋势。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称,自1999年以来,美国全国范围内的自杀率增长了28%,在此期间几乎每个州的自杀率都在稳步上升。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称,虽然自杀是对往往涉及多种因素的创伤做出的复杂反应,但心理疾病是导致美国自杀率攀升的主因之一。而那些罹患心理疾病但又无法获得及时治疗的患者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
 
许多心理专家都称,这一现实已经导致自杀成为影响深远的系统性公共健康危机。

 
一直致力于研究抑郁和自杀诱因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家约翰•曼恩(John Mann)称,导致美国自杀率持续攀升的因素可能不止一个,其中包括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巨大压力,以及目前愈演愈烈的鸦片制剂成瘾危机。
 
曼恩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称,充分认识精神疾病以及对精神疾病及时加以治疗是西方国家预防自杀的单一最有效方法,但美国在这方面一直存在严重的全国性问题,在这些自杀个案中大部分本可以被阻止,但我们却没有做到,这真的让人失望。
 
在美国罹患精神疾病的自杀身亡者中,有近四分之三的人到他们离世时都未曾接受过治疗。
 
美国在过去十年里大幅削减心理健康经费

Mann称,让心理健康服务变得更可负担有助于降低美国的自杀率。但在2008年经济衰退后,美国各州被迫削减逾$40亿元公共心理健康经费。
 
川普政府最新公布的联邦财政预算案亦削减了为7000多万美国低收入人士和残疾人士提供医疗服务的Medicaid计划的经费。而该计划是支持心理健康治疗的公共资金的主要来源。

 
Mann称,美国虽然已经制定了预防自杀的国家策略,但却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实施,目前美国尚未通过政府牵头在联邦或各州系统性地实施相关策略,也就是说虽然美国已经有了一个蓝图,但却并未按照蓝图行事。
 
目前,许多美国人根本无力负担心理健康服务,而这可能也要归咎于美国有缺陷的健保系统。《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2014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在美国所有从业医疗服务提供者中,心理治疗师是最不可能走保险的,在他们当中只有55%的人接受保险计划,而在诸如心脏病专家、皮肤科医生及足病医生等其他健保专业人士中,却有89%的人接受保险计划。
 
在美国,每次心理治疗的费用可能高达数百元,并且这些钱都是由患者自掏腰包。 相比之下,城市的心理治疗费用要高于乡村地区,而城市的抑郁症患病率往往也高于乡村。

 
对雇主、监管机构以及保险计划本身敲响警钟

目前,美国各州的心理健康服务覆盖范围也有很大差异。在2017年,风险管理和健保咨询公司Milliman发表了一份全国性研究报告,其中探讨了有关美国可负担心理健康服务的地域差异。
 
在此次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两个大型数据库分析了来自大型保险公司的优选医疗机构保险(Preferred Provider Organization,PPO)的医疗索赔记录,相关数据涉及美国50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的近4200万美国人,时间跨度是2013年至2015年。研究发现,在新泽西州有45%的行为治疗个案需患者付费;在华盛顿特区相关比例是63%;在包括新罕布什尔州,明尼苏达州和马萨诸塞州在内的9个州里, 行为治疗的费用都比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的初级保健医生的费用高出50%。
 
行为医疗保健公司Magellan Health的前首席执行官亨利•哈尔宾(Henry Harbin)在看过该份研究报告后表示,这对雇主、监管机构以及保险计划本身都敲响了警钟,无论他们在做什么,他们都在导致罹患这些疾病的患者更难获得治疗,他们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由于心理健康服务提供者知道保险公司不会向他们提供足够的赔付,因此他们会更加频繁地要求患者自掏腰包。由此导致的结果是,美国许多州的健保系统里都没有足够的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科医生去满足患者的需求。

 
美国州府司法中心委员会的健保系统和服务政策主管弗雷德•奥瑟(Fred Osher)2016年在《纽约时报》撰文称,目前有太多人没有医疗保险,政府又削减了太多用于支付心理治疗费用的预算,同时可以提供所需服务的心理健康服务提供者又寥寥可数,
 
Mann称,虽然相互关联并不等于因果关系,但是诸如荷兰和爱沙尼亚等其他许多提供全民或近乎全民健保的国家自杀率都有所下降。
 
基于既往科学证据,Mann博士认为有四个信号或许有助于从患者中识别出自杀风险较高者,并及时开展干预。这四个信号分别是患者所患抑郁症带来的主观痛苦明显重于其他抑郁患者;患者制定决策的能力受损,以至于相比其他人更容易采取自杀行动;患者解决问题及学习的能力受损;患者所遭受的“社交扭曲”更为显著,比如体验到比一般人更为突出的负性社交线索,而正性社交线索则相对弱化。
 
Mann指出,当患者被这些问题团团困住时,他们更有可能不愿寻求治疗而固着于抑郁,认为治疗对自己帮助不大,并将自杀视为一种选择。
 
在丝蓓和波登相继被报道自杀后,许多美国人都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和抑郁症以及其他精神疾病作斗争的故事。还有许多人则表示担心自己无力负担治疗或精神病药物的费用,因为他们的保险计划并未覆盖这些疾病。
 
如果你自己或是你认识的人正在和抑郁症作斗争,或是有自残或自杀的念头,请立即寻求帮助。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