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环球邮报》揭秘中国新疆“再教育”中心内幕
Dark and disturbing reality inside XinJiang re-education centre


 
编者按:“习近平万岁!习主席万岁万万岁!“在集中了数十万维吾尔族人士的新疆再教育营,每名被关押人士都必须每天口诵 此类美誉习主席口号数次。他们被迫牢记红歌语录,深夜写检查自我批判反动思想,并接受被控会导致失忆和思维混乱的药物和针剂注射。通过新疆教育营的前关押人士的生动描述,《环邮》文章向读者揭示了在营内发生的种种骇人听闻事件之内幕,而这类践踏人权之行径简直无异于文革再现。
Editor's notes: “Long live Xi Jinping! May he live for 10,000 years!’. It was one of the refrains that over hundred of thousand detainees in re-education centers in Xinjiang were required to repeat several times a day to praise Xi. Moreover, they were forced to memorize red songs and slogans, to write self-criticism late into the night for negative thoughts about China, and to accept pharmaceutical injections and pills that allegedly cause memory loss and confusions. Through vivid accounts of former detainees in the center, a Globe article has revealed shocking and abusive practices in facilities in Xijing that bear a strong resemblance to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虽然新疆少数民族是中国政府集权举措的众矢之的, 但这种强迫为习主席歌功颂德以及被迫接受习近平思想教育的现象却席卷着中国大地。各种拍摄老百姓向习主席献忠心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而高中学生的教科书里也融进对习近平思想的讲解内容。在中国,对习近平的崇拜不断达到新高,以致习近平已经成为中国国家主权的象征。
While minorities of Xinjiang are in the crosshairs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effort to impose greater central authority, the forced praise for Mr. Xi and the push to inculcate Xi Jinping thought is taking place across China. Videos showing citizens fealty to Mr. Xi have been circulating online while high school textbooks include explanations on Xijinping philosophy.  Reverence for Xi Jinping reaches new heights in China, making him an open symbol of Chinese national sovereignty.  

 
《环球邮报》7月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为了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忠心,中国西部偏远的新疆省当局发起了大规模政治再教育运动,其核心举措就是要求被拘者发誓誓死效忠中国共产党,并放弃信奉穆斯林,这些被拘者被告知反复祷告是“愚蠢”之举。
 
由于中国政府将“激进倾向”视为必须消除的公共危机,在当局发起的一项旨在应对该危机的运动中,有很多人都被拘押,在他们当中大多都是被指“思想不正确”的维族穆斯林和哈萨克族人。据研究人员估计,到目前为止可能已经有数十万人进过在中国被称为再教育中心的设施,在那里他们被强行灌输爱国主义。      
 
对一些曾经进过中国再教育中心的被拘者进行的采访表明,在中国现任最高领导人让自己成为自毛泽东之后最强大的中国领导人后,他在中国当局纠正所谓错误思想的努力中也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习近平很伟大!共产党很伟大!我不了解只有习近平主席和共产党才能帮助我活该受惩罚。”,这句话是一名维吾尔族妇女在去年秋天被送进再教育中心后一直被迫不断重复的一句话。
 
为了保护该名妇女,《环邮》未有使用她的真实姓名。据该妇女称,她在被拘期间需要定期进行自我批评,其中有部分内容涉及文化。她要不断地说:“我的灵魂被严重污染,根本没有上帝,我不信上帝,我只相信中国共产党。” 

 
其他自我批评的内容则政治性更明确。比如她要日复一日地大声说自己是叛徒,是分裂分子和恐怖分子。
 
她还被要求背诵“我是如此盲目,竟然不知道我们伟大国家的法律有多严格;我是如此愚蠢,竟然没有感激我们的习近平主席。”
 
目前,在新疆地区有越来越多人声称自己曾被送进自2017年以来数量激增的再教育中心,该名维吾尔族妇女只是其中之一。但是,中国官员一直否认这些机构存在,并拒绝接受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一些国家提出的外交要求,这些国家都对相关的侵犯人权行为表示担忧。可是,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此类再教育中心已是遍地开花,并被用于压制对当局侵犯人权行为的批评声。
 
这场旨在对少数民族的思想和宗教信仰加以约束的再教育运动已经在当地政府的重压下持续多年,其是在中国当局高举的“根除极端主义”的旗帜下进行,目的是重塑被中国当局认为有激进嫌疑的人群的思想,这个群体包括定期祈祷,学习伊斯兰教义,或有家人生活在穆斯林国家的人。
 
在新疆掀起的再教育运动被认为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紧密相连,这个远大的计划旨在推广中国发展模式,增进与中亚国家的交流合作。而占中国面积六分之一的新疆省对于“一带一路”计划的实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批评人士称,再教育运动是一种社会再造方式,与毛泽东时代的文革动乱时期中所使用的策略类似。据《环邮》获悉,当地政府列出了一长串被认为有潜在风险的个人特征和行为,并以此决定哪些人需要前往再教育中心接受再教育。一些在手机里存有被视为违禁品的宗教宣讲材料的人士,曾经访问过外国网站的人士,曾经前往穆斯林国家旅行或学习的人士,乃至穿着太过保守的人士都在此列。
 
《环邮》采访了数名曾被送进再教育中心的人士,他们都描述了当局是如何在类似军事监狱,有武警把守戒备森严的环境中向大量被拘者灌输爱国主义。据这些前被拘者称,在那里有摄像头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他们上厕所都被监控。有些被拘者还收到不明药物,还有一些人不堪忍受试图自杀。
 
30岁的凯拉特•撒马尔罕(Kayrat Samarkan)在去年曾被送进再教育中心,直到哈萨克斯坦当局施加外交压力要求释放被拘的哈萨克族人,他才得以回到哈萨克斯坦。据撒马尔罕称,在他被拘的那段漫长日子里,他听到的都是有关习近平的指示,再没有其他人,因为这关乎习的全球领袖地位。只有新中国是最美好的,其他所有国家都是邪恶的,尤其是美国。资本主义不仅邪恶,而且是错误和失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是最好的。

 
据撒马尔罕称,当局甚至连吃饭时间都不放过,在被拘者吃早饭之前都必须反复高喊:“习近平万岁!万万岁!”在吃完饭后,他们还必需重复喊这句口号。
 
撒马尔罕说,被拘者睡觉的地方和水泥地无异,盖的也只有毯子,他们每天早晨6点起床,然后整理床铺,之后去吃早饭。在每天上午8点到10点,被拘者都需要熟记红色歌曲和口号,其中有些歌曲和口号可以一直追溯至共产党革命时代。从上午10点开始一直到中午,被拘者需要写下他们刚刚记住的内容。
 
下午的时间则是专门让被拘者学习共产党的宣传材料和政策,以及吸取有关出国遭“腐蚀”之危险的教训。撒马尔罕称,在这之后,被拘者还要写自我批评书直至深夜,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做任何错事,对中国或中国人民也没有任何负面看法。
 
据一些被拘者称,再教育中心在对个人进行政治教化的同时,还采取了其他许多手段,其中包括试图消除被囚者的宗教信仰。
 
撒马尔罕称,当局有时候会对被拘者进行测试,比如在半夜中心里突然响起晨祷钟声,然后醒过来的人全都被带走了,因为当局似乎认为听到钟声就会醒来足以证明这些人有继续坚持宗教信仰的倾向。

 
在被拘期间,撒马尔罕曾经试图撞墙自杀,但他当时只是昏了过去。后来他被送到医院救治,并被威胁如果他再敢自杀就要坐八年牢。
 
撒马尔罕在被送到医院后曾称:“我没有犯任何错,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撒马尔罕称,他在再教育中心里还看过其他人试图自杀,其中有一个人是把毛巾撕碎吞了下去,这个人在被当局发现后受到了处罚。撒马尔罕说,如果当局发现有人试图自杀,他们不会听之任之。撒马尔罕在离开再教育中心后便回到了哈萨克斯坦,他也是在那里接受了《环邮》的采访。
 
据撒马尔罕称,在再教育中心里被拘者被分为三类,分别是宗教人士;曾经到过海外或是有海外联系的人;以及违规者,在这其中可能包括未有尊重北京时间的人(新疆在中国偏远西部,维吾尔族居民通常会将时钟调慢两小时),缺席强制性升旗仪式的人或是不会说中文的人。

 
撒马尔罕称,有些被拘者还接受了药物注射和口服药治疗,那些被注射不明药物的人除了胳膊上留下痕迹,人也变得健忘,难以集中精力,看上去呆滞无神。
 
撒马尔罕的说法也得到了另外两名曾经进过再教育中心的被拘者的证实。
 
人权研究人员表示,中国其他地区的拘留中心有时候会向囚犯分发一些疾病防治药物,比如肺结核药物,但是,当局强制被拘者接受这些药物有可能造成误解。
 
国际人权组织Safeguard Defenders的迈克尔•卡斯特(Michael Caster)称,尽管有足够证据表明中国警方存在系统性虐待行为,但有关中国当局出于精神控制目的而对被拘者使用药物的报告却不太常见。
 
近年来,包括一些被拘律师在内至少已有五名人权卫士声称自己曾被迫接受药物治疗。
 
目前,新疆地区有许多场所和中心都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再教育运动,与此同时,一些学校也在进行不太正式的再教育运动,比如让学生在白天或晚上上爱国主义课程,而其他人则是被送进四面有高墙类似监狱的设施里强行灌输爱国主义。

 
中国当局称自己设立这些中心是为了进行“职业培训”或“教育改造”。但一些学者却认为中国当局设立这些中心是为了对一些人进行“强制隔离洗脑”。新疆学者Adrian Zenz在今年年初发表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到目前为止至少已有数十万人进过再教育中心接受再教育。
 
上文提及的那名曾于去年秋年被送进再教育中心的维吾尔族妇女持有外国护照,她是在乘坐飞机抵达新疆机场后被带到一个规模较小的再教育中心。据该名妇女称,当时她和其他一些亲戚是被人用枪指着带走的,她先是被安置在当地的一个再教育中心,然后又被转移到她一直生活的新疆城镇所设立的再教育中心。因为该名妇女的其他一些亲戚尚未被释放,《环邮》不能透露具体地点或其他相关细节。该名妇女之所以进入再教育中心不到两个星期就获释,是因为她的丈夫说服外国当局进行了干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些亲戚现在身在何处。
 
该名妇女被送进再教育中心时,还带着尚不满一岁的孩子,期间她和孩子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摄像头监视着,在孩子哭时会有工人照顾。据该名妇女称,在中心里还有一些母亲也带着很小的孩子。

 
据该名妇女称,在进入再教育中心后,她不被允许穿内衣或胸罩,还像其他妇女一样被剃了光头。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要剃光头,但她猜想可能是为了防止长虱子,因为在中心里妇女们都是挤在一起睡觉。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称,在其他一些地区,有被拘者称当局将进入再教育中心的女性头发剪掉,是为了惩戒她们留长发的传统,由此传递的信息是“你们将会拥有一种时髦的发型。”
 
从某些方面来说,在再教育中心内强迫被拘者赞颂习近平的手法和中国当局传播现代政治理念的手法如出一辙。
 
王松莲称,中国当局在新疆地区使用的许多手段和文化大革命中常用的一些手段极其相似,因此,让人们崇拜习主席实际上也是为了培养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忠诚,这就是这些政治教育设施努力想要获取的成果。

 
新奥尔良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New Orleans)的历史学教授莱恩•瑟姆(Rian Thum)自1999年以来曾多次前往新疆地区,他最近一次去新疆是在去年,瑟姆称,再教育中心是被用于实现“通过强硬手段打造忠诚的目的”。
 
瑟姆称,中国当局认为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需要进行更大强度的教化灌输,预期共产党还会在其他地区逐步推进类似的教育运动。
 
实际上,中国当局早就开始设法向全国各地的人们大力灌输习近平思想。比如高中教科书已经经过改编,在里面添加了有关习近平哲学思想的冗长解释,此外,中国数十所大学也都开设了专门研究习近平思想的中心。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于今年6月初在新疆地区启动了“学习新思想千万师生同上一堂课”活动,此次活动是中国教育部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而在全国各地高校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习近平的此次讲话也将在电视和网络上不断播放。

 
西藏大学的教授熊坤新(音译)曾向共产党旗下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Global Times)表示,特别是在新疆地区,人们更需要学习新思想,了解共产党治理新疆的战略。
 
对维吾尔族再教育运动进行深入研究的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人类学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称,为了确保新疆地区的稳定,中国当局制定了有关“极端主义现象或行为”的评估指标。拜勒总结了10类潜在风险因素,其中包括年龄(介于15至55岁之间)、族裔(维吾尔族)、工作状况(失业)、祷告习惯(每天祷告五次)、了解伊斯兰教教义、持有护照、曾前往被禁止国家或是与这些国家中的人员有联系,这些被禁止国包括土耳其、埃及、伊拉克、叙利亚、沙特阿拉伯以及中亚国家。
 
拜勒表示,具有三项或以上风险因素的人就有可能遭到质疑,鉴于年龄和族裔是不可改变的特征,因此对于许多维吾尔人来说,特有的风险因素使得他们更加容易受到怀疑。而具有五项或以上风险因素的人则可能会被拘留和进行政治再教育至少30天。 
 
拜勒收集了一些在网上流传的,显示出当地居民在再教育中心外也会忠诚于习近平的视频。在其中一个视频里,一名妇女用维吾尔族语对一个小孩说:“我的孩子,去亲亲你的习近平爷爷。”在听闻此言后,小孩便跑到一张大海报前亲吻了习的照片。

 
在另一个视频里,一名男子改编了一首维吾尔族流行民歌的歌词,他唱到“习近平是我的父亲,党是我的母亲,我们在党的庇护下如此安乐,我们反对邪恶势力,我们厌恶宗教人士。”这个男人的周围有一群似乎正在喝啤酒和白酒(中国制造的烈性酒)的人,而穆斯林是杜绝饮酒的。拜勒称,现在当地所有人都开始喝酒抽烟,以此证明自己并不需要接受再教育。
 
拜勒表示,与此同时,习近平已经成为中国国家主权的象征性人物。
 
拜勒称,当维吾尔族的孩子被教导将习近平视为自己的爷爷时,他们就已经开始接受要支持和尊重中国国家主权的培训,而这种政治意识形态也正在重塑当地居民的日常言行,比如许多维吾尔族人现在在谈及未来的计划时,都会说“共产党保佑”,而不是“真主保佑”或“上帝保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七月 12, 2018 - 17:50
真假掺半,似是而非的东西最害人!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七月 12, 2018 - 17:47
作者也被编造谣言的人洗脑了吧!继续编。谁信谁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