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当局悄悄改变美国移民政策 移民申请和变更身份难度更大
A quiet change in US policy threatens immigrants who apply for a change in status


 
数字商业新闻网站Quartz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简称USCIS)上个月悄然改变了一项政策,虽然这只是政府机构的作出的又一个普通的程序性决策,但这却是美国在全国范围内清除非公民之行动的下一步。
 
USCIS在6月28日宣布,申请签证延期或变更,以及申请绿卡或公民身份等“利益”的非公民如果被拒,就会被置于驱逐程序中。多年来,在美国的非公民人士只有在被定罪的情况下才会进入快速驱逐程序。而现在,非公民只要签证延期申请被拒,被控犯罪,或是做了一些被美国国土安全部(DHS)视为犯罪行为的事情(哪怕从未被捕或被控),都会被置于同样的快速驱逐程序中。
 
一旦进入驱逐程序,非公民必须证明自己有资格继续留在美国,但当局不会为当事人提供律师,并且当事人还可能会被拘留,甚至不能保释。此外,当事人无权要求快速审判,也没有陪审团进行审判。以下几个案例就充分突显了新规带来的广泛影响。

 
杰克(Jack)是一名外国留学生,他曾申请签证延期,但一直未获批。杰克在离开校园后,立即向USCIS提交了地址变更材料,并且对方在收到这些材料后也给了他回复。但是,USCIS后来却仍然向杰克的旧住址发送了提交证据要求,他自然也就没有收到。因此,USCIS以杰克未有回应要求为由拒绝将其签证延期。目前,杰克面临驱逐出境。
 
玛利亚(Maria)通过未婚妻签证前往美国后,便提出了绿卡申请,她的丈夫是美国公民,有一份好工作也有健康保险。在接受绿卡面试前,玛利亚被诊断罹患乳腺癌。移民官员在发现玛利亚患癌后拒绝了她的绿卡申请,并称她可能会变成公共负担。目前,玛利亚面临驱逐出境。
 
塞姆(Sam)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他是在雇主担保下申请绿卡,但在他提出申请后,他工作的公司便被另一家公司收购。USCIS因此拒绝了塞姆的申请,称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他的新雇主会像旧雇主一样为他提供担保。目前,塞姆面临驱逐出境。

南希(Nancy)是残疾人,她是通过“医疗”签证合法前往美国。她的医生需要她在美国再呆六个月以便接受治疗。南希在治疗结束后就可以回家,但提前离开美国会危及她的健康。可是,USCIS仍然拒绝了她的签证延期申请,称医生并没有充分解释她必需继续留在美国的原因。目前,南希面临驱逐出境。

 
珍(Jen)因为受到配偶虐待,从而根据美国《反对对妇女施暴法》(VAWA)申请受保护身份。珍患有严重的慢性抑郁症,她因此错过了提交证据要求的最后期限,没有让她的医生向当局报告她遭受虐待的细节,结果她的申请被拒。目前,珍面临驱逐出境。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与无奈,非公民想要在美国保住自己的身份并非易事。将所有未能做到尽善尽美的非公民都驱逐出美国,就好像用宰牛刀杀鸡。在实施上述新政后,美国原本就很严苛的移民制度会变得更加冷酷无情。

虽然USCIS一直拥有启动驱逐程序的权力,但于2011年11月发布的最近一份有关驱逐出境的政策指引也只是针对罪犯、骗徒以及其他行为不当者。现在,USCIS实施的新政已经将“优先执法”的人群扩大到大多数想要利用美国冗杂陈旧的移民系统的人士。
 
遵循美国移民法规已经变得越来越难。庇护法正被摧毁,移民法官也被剥夺仅剩的一点独立性,在重压下被迫下驱逐令。许多家庭因此支离破碎,而这只是因为他们想要行使人权和寻求庇护的合法权利。现在,美国政府已经设立了一个专门致力于剥夺一些人的美国公民身份的工作组。目前,有数百万穆斯林被合法禁止入境美国。“临时保护身份”项目适用的国家也在持续减少,许多在美国长大的“梦想者”因此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在移民新政实施后,棕色和黑色肤色的人士首当其冲受到攻击并不是巧合,而是美国移民改革联盟(Federation for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简称FAIR)、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和NumbersUSA等组织多年来大力传播本土主义和保护主义言论的结果。这些组织所做的工作并不便宜,比如自FAIR在1979年成立以来,该组织已经投入数百万美元用于开展这些工作。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些源于白人民族主义的组织一直在对抗想象中的大批棕色和黑色肤色的入侵者。

美国移民法庭目前积压的案件数量已经达到惊人的逾70万宗,川普(Trump)政府曾将此归咎于处理这些案件的机构官僚主义作风太重。但可笑的是,在实施移民新政后,USCIS将会导致美国移民法庭的积压案件数量进一步增加。现有的美国移民体系可能会因此崩溃,而到了那一天,白人民族主义者的下一步就是用一个脱离正当法律程序的全新体系取代旧体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