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学生的性教育课程该由学校和家长决定
Get the schools and parents to redraw sex education curriculum


      
性教育是现当代教育制度才具备的与卫生保健有关的课程。在笔者的学生时代,或1950年代的普通学校里,这个课程好像没有听到过,或者它是一门特殊的有关“个人保健和卫生“ 为前提的严肃的教育课程,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才会有这样的课程。
 
以笔者所知,在当时的中国大陆,即使在像上海那样的全国第一大都市的普通学校里,所谓的“性教育课程” 也是一件“闻所未闻”的,或根本不存在的学校教育课程。
 
在中国大陆,不管在学校里和社会上,不管是过去乃至现在,“性”是一个十分严肃敏感的课题,是一个人们尽一切可能避免在公共场所进行探讨,评论的“忌讳”的话题。
 
可是在21世纪的今天,特别是在西方国家,“两性问题”是一个可以和应该可以公开讨论的生活话题。特别是在学校的教科书里,更是如此。因此,在探讨性教育这个课题之时,我们必须放弃自己大脑中陈旧过时的,不适合当今世界,或不适合加拿大的性教育现实的想法。
 
事实是,两性关系问题,或“性教育”课题,即使在西方国家,也仍然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特别是对正在接受性教育知识和课程的学生家长而言,更是如此。
 
由于原来的自由党政府落选下台,大选前许诺要改革性教学课程的保守党上台以后,安大略省的性教育课程何去何从就必然要有个交代。

 
对安省学校里的“性教育大纲”及其具体课程上更改和如何更改的争论一直存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争论的要点是,过去自由党执政时期所施行的性教育课程,是否也应该进行重大的改变?
 
在探讨这个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一下原有的性教育大纲的具体内容,和为什么它必须加以改变或改进的原因。
 
安大略省家长联盟(Parents Alliance of Ontario)主席Christina Liu指出,性教育大纲最重要的目的是“我们的学校教育,需要一个负责任的性教育课程”,该课程是“防止儿童的不负责任的性行为”。
 
以过去自由党政府治下所实施的安省性教育课程而言,它除了一般的性知识教育以外,也包括另外话题:即同性恋问题,性别区分,和由此而牵涉到非法性趋向和性行为,以及与烂用“性威吓”有关的不合法行为的问题等。
 
这个性教育课程,是前自由党政府在2015年所设置,现在必须加以重大的改变。它也是现任省长福特在当选为保守党党魁的第二天就决定的政纲。一旦新的性教育课程拟定,旧的课程就会被取代。
 
根据从学生那里所获得的对旧有的性教育课程的意见,人们发现有很多学生对原来的课程有“非常不舒服”的感受。原因是教师所教的题材和内容往往令很多学生感到“不安”。主要原因是教师所讲述的内容,往往“与学生的实际年龄和具体感受脱节”。

 
福特所主张的性教育课程大纲不但在表面上对旧有的性教育课程有实质性的改变,而且是经过了福特及其同僚的深思熟虑所做的决定。另外,人们必须理解的一点是,保守党性教育大纲,参入了福特省长的“切身经验”。
 
福特本人有五个子女,和14个孙儿孙女,他对安省性教育制度的关注,有无法替代的实际体验和感受。新的性教育教育课程,不但是为了安省子民,更是为了福特本人的子女和第三代儿孙将来福祉的课程。光是从这一点看,安省全新的性教育课程,必然会造福于全体省民下一代,是可以完全肯定的事实。
 
在安省保守党政府正式上台的那天,福特再次宣布,他取代的自由党政府在2015年实施的新的性教育大纲,是经过与广大民众沟通以后的结果,它将避免把成人对儿童在性知识上的不切实际的认知,强加在儿童身上。
 
新的性教育课程要避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的例子之一是,在儿童的“手淫”问题上,家长应该教育孩子不要为此感到“有罪”,而是用“不鼓励,但也不责备”的方法对待。或者不用把“火柴和香烟”同时放在其手中的途径对待。换句话说,作为为一个家长,对孩子的性教育永远不能有放任自流的态度,而要用积极的态度参与其中。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有些陈腔滥调,但却似乎可能包含着一层难以或无法否认的事实。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