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移民生活:真的有碰上好运的时候

 
这次从洛杉矶到多伦多的头天晚上,尽管吃了药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怕这怕那,想了很多,而想的最多的还是坐飞机的艰难,尤其是带着三个负担很重的箱子,如果机场层层设卡,孤身一人如何面对等等。在收拾行李时女儿说与其花将近二百元行李费,还不如到达目的地后买新的衣物不是更好吗。她哪里能体会到老年人买不到合适衣服的不方便与困难呢。
 
说来真是运气好,在机场遇到的一切,可用一个‘顺’字来概括,和头晚预想的完全两样。首先是到了办行李的地方,交了一百六十元,箱子就被传送走了,顿时,我怕打开箱子找麻烦而怦怦直跳的心,立刻平缓下来。第一关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过去了。
 
未等很久,就上飞机了,机上的环境,立马带来了好的心情,我的座位紧靠走廊,舒适而宽敞,看来是新飞机,一排三个座位只来了两人,中间座位始终空着,对于有严重晕车毛病的我,见到如此状况,不知不觉中,就没有了过去一上机就有的那种憋闷感。且心中暗喜这下有了活动的空间。
 
等我落座之后,来了一位体格强壮的小伙子,进到靠窗户的座位,这位洋人小伙子,用中国话说叫非常‘仁义’,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一颗爱心,起飞后,他向我表示,可把腿伸在中间,甚至要我侧在中间睡觉。



我觉得不方便那么做,但苦于不会讲英文,只能用最简单的词句表示谢谢,但心里有一种歉疚感,觉得尴尬、词穷,好像缺了点什么,但又觉得今天运气真好,能碰上这位座友是我的造化。如他见我要站起来去洗手间,连忙伸出很有力度的双手,要我借助他的力量站立起来,等我回到座位时,立刻站起来扶我坐下。他的举动,使我想起他真和我那懂得关心人的外孙子有点相像,于是控制不住的闪出了泪花。可惜我再也无法用语言表示谢意,只能暗中体会这人与人之间爱心的温暖`。之后就是乘务员送来进关表格,我知道要做这件事,事先女儿写好请人帮忙的卡片,我想托他代办,于是观察他如何填表,见他把护照和表格夹在一起若有所思,好像在等什么,我恍然想到,可能没有带笔,于是从手袋中摸出一支笔递给他,他立刻露出笑容,接过笔去填写了。虽然未能语言交流,但能看出他心中觉得这位老太太不但不傻,还真有点观察能力。等他填完后,我立即把我的卡片和表格递给他,很快就完成了任务。我万分感激的心情,只能在下飞机时做了又一次的表达。
 
由于抵挡不住飞机上过于低的温度,再不加件上衣,恐难逃脱感冒的侵袭,正在踌躇之时,突然发现有位华裔空姐,当我问清她会说国语时,连忙请她帮我在行李箱中找出一件衣服,解决了燃眉之急。心想若不是遇上这位空姐,那问题就复杂多了。连忙向她表示,能够遇上你是我的福气。她会意的笑了,还说声‘应该的’。
 
值得庆幸的是,取行李没有延误时间,很快请人帮我找到了来接我的外孙。
 
总之,这趟美加之行,一天顺利,一路顺风。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