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谁害了王小宝


                                    
在联邦国会议员补选的前一周,自由党卑诗南本纳比原国会议员候选人王小宝,因为在其微信圈呼吁华人同胞支持的同时,点出了其主要对手联邦NDP主席辛格的印度裔背景,据说犯了本国政治正确的天条——有种族主义的嫌疑,随后公开道歉并向自由党提出退选。但一天后又要求自由党再给一次机会准予参选,遭拒,哽咽声称她“非种族主义者”。自由党已公开表示与王切割,原本看来蛮有优势的一手族裔牌就这么打烂了。据说王可能以独立身份参选,大有将族裔牌进行到底的意思。
 
王对媒体申诉该微信乃助手所发未经其审阅,愿担责。但为何急忙要赶着向自由党表示要退选?这种稚嫩的反应,除了说明王不具备从政的素质,也可能王受到了自由党内强大的压力,或王的参选行动已完全由他人操控,自己毫无办法作出哪怕很有限的主导。多像一具被自由党扯着线的木偶。
 
王小宝到底有否种族主义的嫌疑?其实还真说不好。即便在微信中提了对手辛格的族裔背景,那又怎么了!辛格的名字以及他那醒目的头包,不也在时时提醒他那印度旁遮普族裔的特征么!发生在本纳比的这场补选就是一锅族裔牌的烂糊粥,可惜王也确实嫩了点,被人当牌打可也不能完全当甩手掌柜耶。有族裔色彩的行动通常是可做不可说,加拿大媒体的公正性其实也值得怀疑,事实上所谓族裔平等的政治正确仅仅是嘴上主张而已,现实生活里根本做不到。当年像邹至蕙父亲模样的老者在唐人街大型活动中租了个摊位,频频用广东话对游人说“唐人帮衬唐人呐”,后来邹不也顺利走进渥太华了么。来看安省的宾敦市,东西南北中哪个选区不是印度人当国会议员,有印度人说若干年之内会有印度人出任加国联邦总理;安省保守党的布朗先生这次好彩获选宾敦市长,看看他的助选人及竞选集会里又有几张非印度人的脸;有加人抱怨,在宾敦找工作不讲旁遮普语的就算自找没趣。

 
整个北美社会的资源有限,华人与印度人在争取机会的过程中发生矛盾也在所难免,不清楚BC本纳比那两个族裔的关系如何。其实王小宝此次受挫,表面上败在辛格脚下,实际上是伤在华人“自己人”的手里。微信群/圈乃相对比较私密的地方,辛格及外人进不了群,更不可能读懂中文的内容。王小宝微信里分析选情态势涉种族的天机泄露,大概是汉奸所为,抑或可能是辛格的无间道发功。当然也不排除正义凛然之人的所谓政治正确义举,有人在网上怀疑是港人,这种无根据的妄猜毫无意义,不过华人社区的内部和谐倒也确实不容忽视。
 
王小宝如欲将这场选战硬撑下去,就其执着坚韧倒开始有点像从政者该有的模样了,值得点赞。去年保守党曾向她伸出橄榄枝,愿资助10万推其代表保守党出战。这也说明王原本取得的自由党提名也是仓促之举,作为自由党的新党员获提名在自由党内部也一定有不服,全是族裔牌闹的,小特鲁多的自由党真该自我检讨。王在争取恢复提名未果后,欲在图书馆开记者会被馆方不作政治利用理由拒绝,大冬天的只能在室外对媒体讲话。王连善后都得不到起码的协助,自由党翻脸的快捷和绝情,可见被当作族裔牌打有多么可怜。
 
自由党已另选了一名李姓港籍华人空降选区(还是一张族裔牌!),但面对王的坚持参选,票源分散,胜选的机会更渺茫。当被记者问道不获自由党支持何来竞选资源,王答她本身就是最大的资源。看来王仅剩的自信仍寄托在族裔牌上。至少在南本纳比,联邦三党都很热衷族裔牌,但族裔牌反被族裔误,目前输得最惨最丢人的是自由党。更令人不堪的是自由党以政治正确与王的切割和绝情,还真有点做婊子欲立贞节牌坊的味道。对王小宝来说做好幼托阿姨的本职工作最为实际,不具备从政素养不必硬上,至少该认真学习,洗刷种族主义嫌疑也未必要通过选举,如果当地家庭有需要还是会有人包括印度人把小孩送来托管,大概生意不致受影响。问题是,如欲走捷径通过族裔牌来捞一份国会议员的高薪位置,不说目前的局面已很尴尬,即便侥幸混进了渥太华,除了继续被人当玩偶,走捷径不择手段之不良族裔文化的影响背附在身上,真不知将来能走多远。当然最倒霉的,还是纳税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