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被指控政治干涉SNC-Lavalin一案 特鲁多被要求允许前司法部长回答问题
Scheer demands Trudeau allow Wilson-Raybould to talk about SNC-Lavalin


 
《环球邮报》2月10日报道称,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已经直接致信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要求他放弃律师—委托人特权,以便能让前联邦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Jody Wilson-Raybould公开谈论SNC-Lavalin案的详情。
 
谢尔是在本周日致特鲁多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出这一要求,与此同时,谢尔还希望联邦自由党政府公开总理或其工作人员有关SNC-Lavalin刑事诉讼案的所有通信内容。
 
谢尔写道:“律师—委托人特权和保密义务在我们的法律体系中具有重要价值,但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先实现更高的价值,也就是让加拿大民众对我们刑事司法系统的完整性、公平性和公正性存有信心。”
 
在谢尔发出这封公开信之前,《环邮》在上周曾报道称,特鲁多办公室的成员曾施压Wilson-Raybould指示联邦检察官和SNC-Lavalin公司谈判“补救协议”,而不是继续对该公司进行刑事起诉。

 
总部位于魁北克省的SNC-Lavalin是加拿大的工程建筑巨头,该公司因为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涉嫌向利比亚官员行贿数百万美元以获得该国的政府工程项目,而面临法律麻烦,按照加拿大法律,此举属于犯罪行为,并且会影响公司未来赢取联邦工作项目的能力。
 
在上个月被降职的前联邦司法部长Wilson-Raybould曾称,她无法公开谈论SNC-Lavalin案,因为她在担任政府最高律师期间受到律师—委托人特权的约束。
 
联邦自由党政府官员承认,Wilson-Raybould在上个月曾经参与有关是否应该允许SNC-Lavalin公司避免刑事起诉的内部广泛讨论。但是,相关官员坚称这样做并没有错,而特鲁多亦公开否认他或是他办公室的任何人曾就此事向司法部长作“指示”。
 
Wilson-Raybould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导致政治怒火进一步升级,并促使反对党要求联邦自由党政府增强透明度,和指责政府干预刑事案件。
 
谢尔在其公开信中称,因为该案所涉的指控触及执法和诉讼职能的核心,而这对于法治和加拿大的民主政治至关重要,因此加拿大民众应该得到答案。

 
联邦新民主党党领辛格(Jagmeet Singh)本周日在卑诗省的Burnaby South选区参加竞选活动时也提出了类似要求,他在一份声明中称:“加拿大民众想知道全部真相,因此我要求特鲁多放弃其政府涉及SNC-Lavalin案的律师—委托人特权。”
 
总理办公室本周日并未回应《环邮》的相关问询,但《多伦多星报》报道称,据未具名高级政府官员称,因为针对SNC-Lavalin的案件仍在庭审中,联邦政府现在不会放弃律师—委托人特权。
 
据报道,一名高级官员还告诉《星报》,反对党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以听取Wilson-Raybould和特鲁多手下工作人员的证词,但联邦政府并未同意。
 
众议院委员会本该负责各自领域的事务,因为它们的职能就是确保政府负责任行事。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自由党国会议员Anthony Housefather本周日则发推文称,在反对党试图就SNC-Lavalin案举行听证会的过程中“没有人试图影响我”。
 
Housefather在推文中写道:“我打算独自确定司法委员会参与研究相关问题是否有益于加拿大民众,我的同僚也会这样做。”Housefather还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将于本周三召开会议讨论相关问题。

 
但即便如此,自由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中占据大多数,亦意味着他们可以阻止任何反对党提出的进行相关调查的要求。
 
取代Wilson-Raybould担任联邦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的David Lametti本周日在接受CTV的Question Period节目采访时称,他认为没有任何合理理由可以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就此案召开听证会。
 
Lametti称:“我们现在听的所有指控都是来自一家报纸,总理已经说过这些指控失实。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确凿的证据,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合理理由可以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参与相关调查。”
 
现在担任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长的Wilson-Raybould在上周五发表声明称,她因为曾经担任检察总长而受到律师—委托人特权的约束,从而无法公开谈论SNC-Lavalin案的详情。
 
SNC-Lavalin公司因为努力设法确保自己获得利比亚的政府工程项目而面临贿赂和腐败指控,在事情曝光后,该公司希望通过达成法律允许的“补救协议”缴纳罚款而不是诉讼解决此事。
 
如果SNC-Lavalin公司被判贿赂和腐败罪名成立,该公司将被禁止在加拿大获取政府合同10年。据政府官员称,这可能也会令SNC-Lavalin公司丧失外国的政府合同,并有可能导致该公司破产。

 
据政府官员称,在检察长罗塞尔(Kathleen Roussel)于去年10月告知SNC-Lavalin公司在这种情况下不适用“补救协议”后,内部讨论自然而然地就出现了。
 
SNC-Lavalin公司现在正在法庭上挑战罗塞尔的决定。
 
为了避免遭起诉,SNC-Lavalin公司对多位内阁部长、政府官员乃至谢尔和辛格进行了大量游说。此外,魁省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也在施压特鲁多代表该公司进行干预。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的办公室在本周日向《星报》证实,谢尔去年曾会见SNC-Lavalin公司的负责人,以讨论针对该公司的案件以及可能的补救协议。谢尔的发言人哈里森(Brock Harrison)并未回应问询电邮。
 
按照法律规定,总检察长可以就如何处理具体案件向检察长作出指示,但相关指示必须以书面形式公布于众。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