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特鲁多政府执政以来功和过都有哪些?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CTV新闻的报道,10月21日联邦大选投票日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投票之前,加国选民应该对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政府4年来那些有争议的政绩有个了解。

2015年10月22日,当年43岁的特鲁多组成新一届自由党多数政府,击败连续执政近10年的保守党政府。特鲁多当选后,英国镜报(The Mirror)曾把他称为最“火爆”政客。

在2015年,对于当时选民最为关心经济问题,特鲁多的竞选纲领契合了加国民众的心理。他主张联邦政府应进行更多的干预,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养老金、环境、收支平衡等方面。在现执政党保守党连续近10年的执政时间里,加国的经济出现了衰退,民众收支相抵变得越来越难,而其进一步扩大养老金的计划无疑对选民来说是巨大的吸引力。不仅如此,特鲁多的竞选活动也搞得有声有色。其竞选活动不仅在声势上压倒另一在野党新民主党,使得那些曾在2011年大选中支持新民主党的选民也转而支持自由党。特鲁多一句“加拿大是所有加拿大人的,不是哈珀的”竞选口号就为其赢得了少数族群的选票。还有其他一些特鲁多提出的口号也成为被媒体经常引用的“金句”。比如走“阳光之路(Sunny ways)” ,比如“加拿大回来了(Canada is back)” 。



那么执政近四年以来,特鲁多政府有哪些是被人指责的热点话题呢?

加中关系跌入低谷
根据环球邮报的评论,去年12月,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中国科技巨头华为技术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Meng Wanzhou)后,联邦政府一直没有针对中国制定明确的应对政策。在孟晚舟被捕后,加中关系急转直下。北京随即便拘禁了两名加拿大公民,指控他们二人涉及国家秘密犯罪的罪名。此外,中方还通过暂停从加拿大进口油菜籽及猪肉和牛肉对加方进行报复。
 
但迄今为止,特鲁多政府的应对措施只是抗议中方拘捕加拿大公民,以及寻求盟友的道义支持,这其中亦包括不靠谱的川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除此之外,渥京没有采取任何报复措施,这也使得加国民众纷纷指责特鲁多政府的懦弱。



数日前,在中加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联邦政府任命曾多年在麦肯锡咨询公司工作的商界人士鲍达民作为新的驻华大使,填补了自今年1月以来一直空缺的职位,期望他的上任能缓解中加两国之间矛盾。

女权主义
2015年,特鲁多宣布了一个由15名男性和15名女性组成的、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男性和女性平衡的联邦政府内阁。

近四年来,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通过立法保证联邦部门薪酬公平;使国歌性别中立;通过立法为跨性别人士提供保护;要求主要政策的制定需进行基于性别的分析。



自由党政府还承诺增加妇女健康方面的国际援助支出,并创建一个妇女和性别平等部(WAGE)来帮助提升女性的地位。

不过,自称为女权主义者的特鲁多,在他任期将满的最后一年受到质疑。今年初,在闹得沸沸扬扬的魁北克工程巨头兰万灵(SNC-Lavalin)丑闻期间,自由党两名女性资深内阁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和费普真(Jane Philpott)分别以对政府不信任为由辞职。其中主要的事件当事人王州迪曾任加拿大检察总长兼司法部长;费普真曾国库部部长。

兰万灵丑闻
8月中旬,加拿大联邦操守专员马里奥·迪翁(Mario Dion)宣布,指经过调查后,证实特鲁多违反了《利益冲突法》及道德操守,不正当地向前总检察长及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加压力,让兰万灵逃过联邦政府刑事诉讼。

今年2月7日,加拿大知名工程设计企业SNC兰万灵公司涉嫌曾以欺诈及行贿手段获取利比亚工程项目。加警方对该公司立案调查后,特鲁多政府在2018年推动修改刑法,允许违法的加拿大企业与公诉人之间签订延期起诉协议。媒体同时指称,总理办公室曾就此向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但因王州迪未作让步,她在今年1月中旬被“贬”为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兼国防部副部长。



事件发生后,特鲁多政府离职的共有四位高层。除了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国库部部长费普真(Jane Philpott)以外,还有首席秘书巴茨(Gerald Butts)和加拿大枢密院秘书长韦尼克(Michael Wernick)。

但特鲁多一直声称,担心刑事诉讼会对SNC-Lavalin员工、股东、客户和供应商产生广泛影响,并可能威胁到大公司的持续生存能力。

迪翁的报告一发布,联邦保守党党魁谢尔立刻发出指责,“特鲁多称他会负责任和守道德。相反,他利用总理办公室的力量奖励他的支持者并惩罚他的批评者。他是历史上唯一被裁定违反联邦道德法的总理。”联邦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则更直截了当,“特鲁多当不了加拿大总理。”

大麻合法化
2018年10月17日,娱乐用途的大麻在加拿大合法化,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可以合法销售大麻的国家。



为了迎合民意,特鲁多在2015年联邦大选期间,将个人使用大麻合法化作为自己的竞选纲领。把个人使用大麻从“受管制的药物和物品法”中取消。但新的法律将严惩那些向未成年人兜售大麻和吸大麻后驾车的人。

特鲁多政府认为,将大麻合法化最重要的是可以保护儿童和消除大麻黑市,事实上,他的这个观点无法得到多数民众的认同。而且,这新政策的实施并不顺利,有些地区出现高成本和低供应问题,加上各省和特区建立的系统不一致,导致一些批评家质疑这个大麻新系统在打击非法经销商方面的效力。

含有大麻的食品(edibles)将在联邦大选前4天合法化,并将在12月中旬上架。这是与传统吸服大麻不同的吃大麻方式,这种食品在今后会遇到什么问题还不得而知。



难民数量创纪录 大城市难以应对
2018年,加拿大安置难民的数量比其它任何国家都多。特鲁多的移民政策多次成为媒体报导的焦点。根据联合国的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提出申请难民人数高达140万,被安置的仅92,400。在全球接收并安置难民的25个国家中,加拿大占了超过30%的比例。

特鲁多在2017年1月发布推文,称对于那些逃离迫害、恐怖和战争的人来说,无论其信仰如何,都欢迎他们来加拿大。之后很快出现了大量非法过境者通过魁北克边境涌入加拿大,申请难民保护,使一些加拿大的城市难以应付,比如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将之称为“危机”状态。

去年夏天,联邦政府决定给魁省、安省和曼省提供5,000万元的资金,补助他们在帮助寻求庇护者需用的临时住房开支。今年1月又追加拨款1.147亿,仍然不能满足城市安置难民的资金需求。



安省省长曾叫板联邦政府,不愿再接受跨境难民。

这条总理的推文后来备受诟病,成为寻求庇护者越境涌入加拿大的催化剂,导致加拿大的难民系统难以招架,造成大量申请个案积压。

难民问题成为联邦反对党保守党抨击特鲁多政府的一个热点话题,该党领袖谢尔指责政府把非法越境申请难民这一不合法、不正常的难民申请渠道正常化;表示如果保守党当政,会修改与美国的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 STCA),堵住让非法越境者有机可乘的漏洞。

气候变化政策优先 全国半数省份反对碳税
从2015年执政开始,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已经是自由党政府的核心重点之一。当时麦肯纳(Catherine McKenna)被任命为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长,这是联邦政府内阁首次新增部门。



麦肯纳参加了巴黎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并与195个国家的代表一起签署了“巴黎协定”,该协定设定了一个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国际计划。之后,自由党政府在国内就减少排放达成了泛加拿大协议,后来还推出“污染价格”,即人们所称的碳税计划。

然而,这些举措都有争议,最突出的是联邦碳税,目前全国有一半的省份反对这碳税;环境评估和沿海保护措施也遇到反对及要求修改的压力;相关的监管机构怀疑当前的联邦计划没能力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另外,自由党政府购买了跨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并推动其上马,这恰好也是环保倡导者反对的项目。

安省执政保守党党魁福特一直指责碳税是非法税收,他认为该行为违反了宪法,因为它允许联邦政府侵入省级管辖权。为了对抗联邦碳税,福特上台后即宣布准备花3000万告联邦政府,直至今年6月底,安省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认定联邦政府的碳定价计划(俗称碳税)在宪法上是合理的。不仅如此,福特还准备强制省内所有加油站贴上反碳税贴纸。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