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渥太华阻止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特鲁多和他的政府在兰万灵一案上妨碍司法公正
Ottawa blocks RCMP on SNC-Lavalin inquiry




在加拿大工程和建筑旗舰公司兰万灵(SNC-Lavalin)集团的丑闻中,加拿大皇家骑警一直在调查是否有人妨碍司法公正。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联邦政府以内阁保密规则为借口,拒绝向民众透露此案涉及的所有证人,令骑警的调查遭到阻碍。
给此案提供线索的人说,这意味着涉及此案的,那些受内阁保密规则制约的人不能与警方谈或分享此案的信息。环球邮报同意不提那些提供线索的人的名,从而他们可以向邮报介绍骑警的调查。

在加拿大,内阁保密规定允许部长们私下辩论某项政府决定。 除非获得豁免,涉及内阁的事务必须保密。 在兰万灵案件中,联邦自由党说,枢密院的秘书得出了总理办公室没有干涉兰万灵一案。枢密院的秘书是专门负责服务总理办公室的官僚机构。该秘书做出了禁止有关涉案人向皇家骑警或道德操守专员提供此案线索的决定。



最近刚被皇家骑警问话的人告诉环球报,警方正在调查在兰万灵案件中是否存在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刑法》规定,在案件调查过程中,任何试图“阻挠,歪曲或破坏司法程序”的行为,都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

由于联邦大选即将开始,皇家骑警将暂停对此案的调查。总理特鲁多已经于9月11日星期三前往丽都府,请求总督解散议会,并在10月21日投票。加拿大皇家骑警有一项政策,就是在竞选期间暂停一起与政治敏感有关的行动。

联邦司法部发言人麦克劳德(Ian McLeod)表示,不给予加拿大皇家骑警提供更广泛豁免的决定是由枢密院秘书做出的,他是内阁可信赖的监护人。特鲁多的通讯主管艾哈迈德(Cameron Ahmad)表示,总理办公室没有参与是否给豁免的决定。

今年早些时候,道德专员迪翁(Mario Dion)在调查兰万灵事件时,遭遇到与加拿大皇家骑警一样的问题。他在其最终的报告中指出,因为政府不允许证人作证时和盘托出,9名证人无法提供完整的证词。



迪翁的报告得出了特鲁多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的结论。 他的报告指出,总理和一些联邦高级官员向时任司法部长的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要求总检查长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撤销对兰万灵涉及贿赂和欺诈的指控。

9月10日周二,司法部证实,加拿大皇家骑警、道德委员会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均获得了“同样级别的只有内阁才能触及的信息”。

今年2月25日,一项枢密令(Order-in-Council)给了王州迪豁免权。该令允许她公开在其担任检察部长时任何与她谈过此案的人的谈话内容。此后,王州迪被调去当老兵服务部部长。但这一豁免只允许她在司法委员会和道德专员面前公开此案的有关内容。

道德操守专员的报告称,在没有王州迪在此的情况下,总理办公室成员,部长级工作人员和兰万灵官员之间曾多次讨论兰万灵的问题,而这些谈话内容因豁免权的无法公开。 这位前司法部长目前在温哥华-格兰维尔(Vancouver-Granville)选区作为独立议员候选人参加联邦大选。



加拿大皇家骑警尚未宣布开始调查特鲁多和他的政府干涉司法公正的刑事调查。 警方已经表示,“正在运用一切可用的信息仔细研究这个案件。”皇家骑警的全国分部将决定是否立案调查这个敏感的案子。

上个月,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表示,对于特鲁多的行为是否构成妨碍司法公正的调查是有“充分理由”的。

2017年退休的前皇家骑警总长鲍尔森(Bob Paulson)表示,除非政府完全放弃内阁守密的规定,否则骑警很难调查此案。

鲍尔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本身就有特权......如果(皇家骑警)对此案很重视,他们也许会从法院获得搜查令,但又有可能被法院驳回。 内阁有非常高的特权。 如果政府不愿意,皇家骑警获得与案件有关的内阁文件几乎不太可能。”

他补充说:“根据我的经验,内阁特权被过度滥用,其滥用的情况超出我们的想象。”



鲍尔森表示,他没有关于加拿大皇家骑警是否调查此案的信息。如果皇家骑警将调查目标定在妨碍司法公正上,这最合情合理。

鲍尔森说:“我觉得从妨碍司法公正上下手可以获得足够的信息。骑警只需按照《刑法》中规定的哪些行为属于妨碍司法公正,然后与那些已经公开的证据做比较,他们一定会找到突破口。”

鲍尔森表示,在2005-06年联邦大选期间,皇家骑警曾调查时任马丁(Paul Martin)政府的一起敏感案件,而此举可能导致了马丁政府的倒台和落选。在竞选期间,加拿大皇家骑警队致函新民主党,表示会对自由党向金融市场泄露有关如何处理收入信托税的指控进行刑事调查。

大选结束后,皇家骑警宣布,今后将避免在竞选期间进行政治敏感案件的刑事调查。

鲍尔森表示:“皇家骑警有一个对敏感案件调查的政策。该政策包括,如果调查被下令停止,尤其是在敏感时期,调查就必须停下来。此后,骑警不会再去调查,除非有令公众信服的理由使调查持续下去。当然,如果他们回头继续调查,明智的做法是不动声色地继续调查下去。“

2月7日,环球邮报发表了兰万灵丑闻的报告后,加拿大皇家骑警开始调查这一丑闻。邮报的报道揭露了总理办公室的官员轮番向原司法部长兼总检查长的王州迪施加压力,让她将该案件的起诉推迟,甚至撤诉,转而用经济惩罚手段来了结兰万灵的贿赂案。



道德操守专员迪翁在他的报告中指出,由于九名证人无法分享他们认为与此案相关的信息,因此他的调查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拦阻。他的报告说: “在目前的调查中,我收集了足够的事实证据做出对此案的调查结论。但是,由于我无法决定内阁的豁免权,让我去调查涉及此案的内阁,我只好声明,我无法按照法律来行事我的权利来完成我的调查工作。”

这九个迪翁没有点名的证人告诉他,向他透露这些信息会破坏内阁守密规定。 枢密院拒绝了迪翁要求给这9人保密豁免的请求。

特鲁多的一名律师告诉迪翁,总理在枢密院秘书舒加特(Ian Shugart)拒绝给予豁免要求的决定中没有担任任何角色。

但是特鲁多公开支持枢密院不豁免保密规定的决定。他在上个月表示: “除了内阁,枢密院决定不将保密的资料告诉那些与此案无关的人员,或者那些与客户有保密特权的律师的做法是为了维护联邦政府机构的完整性和确保政府顺利运作而不陷入麻烦的重要举措。”



鲍尔森表示,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员有权找任何证人问话,但如果政府拒绝放弃内阁守密规定,骑警是不能强迫人们回答他们的问题。

“这些证人要么声称可以和我们谈,要么拒绝与我们交谈。 我的理念就是锲而不舍地抓住手里有证据的人不放,然后让他们放弃不与我们交谈的任何理由,“他说。 “证人通常情况下会与警方合作,除非他们因有某种特权而不能回答警方的问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