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又到政客作秀时




下个月加拿大又将举行联邦大选,各政党正摩拳擦掌,各派政客也会出来表演一番。执政联邦自由党小特鲁多已表示,不参加地方性的辩论会,只参加两场英法语的全国性电视辩论。情理上这也说得过去,因为反对党作为攻方需要多点机会和场所来发挥,而执政自由党作为守方需要藏拙、尽量回避被群起而攻之可能产生的不当应对和不测。说实在的,携执政党的便利自由党政府早已把牛肉干撒得满地都是,反对党再怎么比拼总要甩得出牛肉干才是。

自由、保守两党的长期轮流执政,其实乃不同的资本集团之博弈,或者说是本国东西部集团间的交手。本质上讲,保守党或自由党均代表了大资本集团在治理国家,过去由于有NDP 及绿党等左翼政党的钳制和监督,右翼政府才不至于走得过远。如今NDP 自杰克林顿去世以来,一路从官方反对党的地位下滑,其人气甚至被绿党甩在身后。离选举仅一个月的时间,在全国三百多个联邦选区,NDP大概才勉强凑了半数不到的候选人;尤其是一周前,14名NB省(新布朗斯威克)NDP候选人集体倒戈投向绿党,辛格先生的NDP营盘似有倾塌之虞。不过从另外的角度看,由绿党对左翼进行整合或取代NDP的位置,于本国政治生态的平衡具有合理和天然的属性。



辛格先生执掌联邦新民主党两年多来,从未访问过NB省,倒是很热衷于在安省宾顿等地的印度及旁遮普社区参加各类活动。而自由党和保守党的党领早已在各地游说,跑跑透。如今NDP的选举筹款量已远远被其他政党甩在后面,阿省和其他省份失地的收复无暇顾及,面对绿党在地方选举的逐渐开始斩获,NDP的地方骨干看不到方向,只能向理念相近的绿党靠拢。如果说辛格先生的统筹能力和勤政劲头不足,那两年前NDP选择他做党领,纯粹是想别出心裁或被一时的族裔热情所左右?辛格先生总不能以嘉年华式的蹦蹦跳跳或空泛的口号,与右翼的保守党及行左实右的自由党来抗衡吧。

4年前其实保守党的失位并不多,而自由党所赢取的正是新民主党所失却的。在政策和口号上自由党侵占了NDP的不少传统空间,于民众对哈帕保守党长期执政的疲倦情绪下才让自由党上位。如今NDP毫无顾忌地抛出 包括处方药及牙医等全免式彻底医保之主张,而自由党政府却已经在进行相关的研究和实施准备;在保守党领袖希尔对堕胎、大麻合法化及同性恋等议题闪避之时,自由党政府却会因为碳税而捞得钵满盘满,从而使财政强健;比较人民党对移民的负面情绪,自由党的移民政策尚可延续传统为民众所接受,且当年的大批中东难民不少已成为有投票权的公民;随着安省保守党福特省长的大肆紧缩砍减,以及才上台不久的阿省保守主义省长肯尼的紧缩预算,人们对联邦自由党政府在安省和多伦多一笔笔的交通基建及住房拨款的印象深刻;随着近期国家整体的就业情况的改善,补贴年轻人买房促房市回暖以及国家整体经济增长的良好数据,使得自由党原本与保守党在误差区间内的民调支持率会有靓丽的提升。小特鲁多赢得下月选举的希望递增,两党究竟谁能胜出还要看最后的冲刺,至于能否赢得多数政府,则未必如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